Jump to content
SSM - 鹹豆漿

免费安卓VPN💋稳定⚡️快🆓免费 👉👉👉点这里下载 ⏬⏬⏬

被哥哥们宠爱的那些年


Zurich
 Share

Recommended Posts

原作者:plmokn

 

(一)

这些事情都是我真实的经历,过去了这么多年,但还是总会想起来。尽管在别人看来可能是痛苦的,但我每每回忆起来,都是幸福的。

我们那里有所中学,地理位置在郊区,因为教学质量特别好,所以很多市区的学生也被家长送到这里读书。我父母都是这所学校的老师,家里也顺便办了一个学生宿舍,大多数都是他们的学生,除了提供食宿之外,还免费的辅导功课。

学生里有男生也有女生,因为怕在一起不方便,父母和女生们在一个房子里,我和男生们在另一个房子里,但都在一个院。那时候我上小学六年级,那些学生们上初二。

男生们的卧室是一个大房间,两排双人床,上下铺,而我在一个小房间,有自己独立的环境。因为他们比我大,我就管他们叫哥哥,有时候直接叫名字,他们就做出要打我的样子,实际上他们都很宠我。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们就都是好兄弟,就没有那么多故事了,所有事都是发生在那个下午。

那天下午,小学放假,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玩当时流行的方便面里的卡片,突然门被打开了,我就把卡片藏起来,因为父母不让玩,怕耽误学习。等到人进来我发现是张师铭,他是我们的寝室长,长得很高,也很帅,我一看他身上都是汗,肯定是刚打篮球回来。

他看到我在藏东西,就过来翻,边翻边说,“你小子是不是偷着看片呢?”我看到是他,就把卡片拿出来,实际上当时我也没有手机什么的,也不可能看片,而且当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片,就告诉他是卡片。

他看到是卡片就放桌子上。我问他:“你怎么不上课?”他说:“逃课出来的,打了会篮球。”然后扯着我坐到我的床上,把球衣脱下来,然后问我:“你热不热啊?热就把衣服脱下来。”我说我不热。他就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和我说:“你看我的乳头,长了一根毛。”我一看,真的是,他说:“我看看你的有没有?”我说没有。他又不说话了,又过了会,他说:“你说女人让小孩吃奶,她痒不痒?”我说:“不痒吧,要不然怎么没人说痒啊。”他说:“我感觉得痒,要不你吃我的,我看看痒不痒。”我不好意思,他说没事的,就捧着我的头凑过去,我也就听话的含住了他的乳头。

我一含住,他就“啊”的一声,我问他是不是痒啊,他说:“不…不痒。你用舌尖舔舔试试。”我照着舔了,感觉有点咸。舔了几下,他的乳头变硬了,我问他怎么硬了,他说:“刺激一下就硬了,你的也是,不信试试。”他说完就要舔我的,我也感到好奇,就把衣服脱了,让他舔,他舌头刚一碰上,我就觉得痒,就躲开了,但也没变硬。

他说:“不只这能变硬,你下边也能,这硬过吗?”他说着就用手摸我下边,实际上我早晨的时候,下边经常勃起,但是不好意思,就骗他说没有。他说:“肯定能硬,不信你把裤子脱了。”我不好意思,又躲开了。他说:“都是男生,你怕什么?你要是女生,就不用脱了。”他都这样说了,我也就让他脱了。

我穿的牛仔裤是松紧带的,不用腰带,一拽就下来了。他就用手摸我的鸡巴,开始用手掌揉,后来就攥住,上下地撸,过了一会,真就硬了。我感觉鸡巴胀得难受,不让他撸,他说一会就舒服了,撸了一会,突然感觉要尿尿,我说我不行了,要尿出来了,但是没尿出来,鸡巴一跳一跳的,精液射出来了,白色的,只有一点。那是我第一次射精。

我感觉有点害怕,因为从来没经历过。他说:“没事,我也这样,你试试。”说完就把球裤脱了,露出内裤,内裤鼓了一个大包,他拿着我的手放上去,感觉特别硬。他把内裤一脱,一根又粗又大的鸡巴跳了出来,龟头大得吓人,鸡巴上还有浓浓的毛。他抓着我的手放在他鸡巴上,上下地撸,撸了好长一会,也没射。他说:“你用嘴含着他,马上就出白浆了。”我嫌脏,死活不同意,他看我不同意,就拿矿泉水倒上边,洗了洗,说:“这回干净了,你用嘴试试,好弟弟。”他一哄我,我就同意了。

我张开嘴含住了,用舌头舔了舔龟头,像舔乳头一样,他两个手把住我的头,按在鸡巴上,我感觉鸡巴都要插进喉咙了,干呕了几回,眼泪都要出来了,而且阴毛蹭在脸上,还很痒。有时候,他把着我的头不动,下边的鸡巴往上顶,就这样顶了几下,感觉鸡巴不动了,然后就有东西喷出来,我连忙要躲开,他按着我的头不让动,结果精液都射进嘴里了。

射完了又插了几下,才放开我。白色的精液从我嘴里流出来,又腥又咸,都让我吐出来了。他用球服给我擦嘴擦脸,笑着问我舒不舒服,我说不舒服,他说晚上给你舒服的,又嘱咐我别告诉别人,就去换了件衣服,洗球服去了。

 

(二)

我嘴上说着不舒服,实际也不尽然,这种感觉很奇妙。如果以前听到这种事,肯定会很反感,但经历了,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现在回想起来,仍然会脸红心跳。后来其他的哥哥都回来了,大家说说笑笑,吃饭打闹,我却有点期待晚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当天晚上,我在床上等着,等了半天也没人来,慢慢就睡着了。后来突然感觉有只手伸进被窝,把我弄醒了,但我仍然装睡。那只手伸进我的内裤,揉捏我的鸡巴,我很快就硬了,他就知道我在装睡了,用力捏了我的龟头一下,我也知道被他识破了,就笑了出来,他连忙捂住我的嘴,“嘘”了一声,我点点头。

他只穿了一个内裤,钻进我的被窝,压在我身上,轻声问我:“想不想让哥哥给你点舒服的?”我心里是想的,但我不好意思说,他肯定也明白这回事。他的手开始在我身上乱摸,然后分别捏住我的两个乳头,轻轻地揉搓,然后又向下摸,把我的内裤扯下来,揉我的屁股,揉我的鸡巴。他用手掌盖住我的鸡巴,前后地揉,最后一点点向下,用中指抠我的屁眼。他开始用指肚轻轻地揉,很舒服,后来向里插,就有些不舒服了。

他来的时候,带来一个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后来知道就是套子。他撕开一个,套在鸡巴上,然后抬起我的两条腿,把鸡巴插进我的屁眼,刚一插进去,我就疼得喊了出来,很明显他也是第一次,他连忙捂住我的嘴,听听外面没什么动静才放开,他又要插,我就不让了。

他趴下来,抱着我,两条腿夹着我,对我说:“开始有点疼,慢慢就好了,以后就特别舒服,我不插你,你都要来找我。”我不信,但是现在他抱着我,又摸着我的屁股,让我感觉很舒服。他摸着我的屁股,慢慢又用手指抠我的屁眼。

过了一会,他说再试试吧,我点点头。他坐起来,吐了一口口水在手上,撸了撸自己的鸡巴,鸡巴已经翘得不行了,又在我屁眼上抹了一些。然后一点点插进去,很慢很慢,插得也不深,这次就不那么疼了,但也不舒服,可是我还是让他插,可能是生理上不舒服,心理上很舒服吧。

插了不一会,他就射了,他把套子摘下来,因为没开灯,看不清他射了多少,他让我摸,感觉温温的。又让我摸他的大鸡巴,还是特别硬,上面沾满了精液,他让我舔,我这时候也有点兴奋,就不嫌脏了,把头埋在他的两腿间,吞进去吐出来,他捧着我的头,一上一下地按在他的鸡巴上,不一会,又射了我满嘴。这次他让我吞下去,我吞了一点,就觉得又腥又黏,剩下的又都吐出来了。

铭哥的精力真是旺盛,射了两次,鸡巴还是硬的,他还想插屁眼,就又戴了一个套子。可这次我受不了了,插几下就疼得不行,可能是有点肿了吧,他也不忍心,就不插了,让我帮他用手撸,我给他撸了很长时间,他才射。这次射完他就要回自己的床了,把用过的套子和擦过的纸都收起来,把拿来的一盒避孕套藏起来,就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这一天,铭哥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不知道我是本来就有GAY的倾向,还是被他引领上了这条路,反正我成了一个GAY。而且有一点我是确定的,铭哥就是一个GAY,他家里有钱,长得又帅,很多女生追他,他都不同意,反而喜欢操我,肯定是GAY了。

就这样,我的性福生活开始了。铭哥只要想要,晚上就来我这里,他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姿势也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能体会到其中的快乐。从那时起,我就变成了一个欲求不满的小受,总是渴望铭哥的大鸡巴。这已经成了我们两个的秘密。可过了不久,这就不是我们两个的秘密了。

 

(三)

有一天,我在床上等着铭哥。他还没来,我就把手伸进内裤,自己慢慢地撸管。过了一会,我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了,但不止一个人。进到我的房间里来,我才发现,是两个人。一个是铭哥,另一个看不太清。

突然另一个说话了,“我就不信能有操逼爽。”我一听就知道了,是哲哥。他是出名的花花公子,长得又白又好看,都和他开玩笑说他是小白脸,以后要被富婆包养。因为长得帅,而且骚,不知道糟蹋过多少女生,但也不算糟蹋,女生都是心甘情愿。他经常和铭哥在一起玩,我和他关系只是一般。

“你试试就知道了”,铭哥说,“已经被我调教出来了。”他说完就坐在我床上,对我说:“今天我和你哲哥一起干你。”我一直都是和铭哥一个人玩,这次又来一个“生人”,特别不好意思,就躲在铭哥怀里。

哲哥看见了,走到我床边,把手伸进我被窝里,隔着内裤一把抓住我的鸡巴。“怎么的,不让我操啊?我想操谁还没有不听话的。”我任他抓着鸡巴,没说话,不是不愿意,是羞得不知道说什么。我看着铭哥。哲哥看我不说话,有点急了,把我的被子掀开,去扯我的内裤,边扯边说:“操你妈的,看我今天怎么干你。”

听到他骂我,心里还有一点刺激。他把我的内裤扯了下来,就开始用力的撸我的鸡巴。铭哥拦住他,说:“轻点,慢慢来。”哲哥松开手,把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脱掉,对铭哥说:“给他洗洗,我嫌脏。”铭哥让我把腿张开,拿矿泉水洗,下边用脸盆接着,外面洗干净了,就洗里面,哲哥在旁边揉自己的鸡巴,但一直是软的。

洗干净之后,哲哥让铭哥先上,他在旁边看着。铭哥脱了裤子,戴上套子,开始操我,可能因为第一次被人看吧,铭哥和我都不是太性奋,哲哥倒是有点性奋了,骑到我的身上,把鸡巴放在我的脸上,让我舔。我把他的鸡巴含住,马上就硬了。他捧着我的头,屁股一耸一耸,把他的大鸡巴插进我嘴里,我感觉大鸡巴已经插进喉咙了,马上干呕了一下。

铭哥心疼我,边插我边让哲哥轻点。哲哥兴致越来越高,还是很深地让我深喉,我不停地干呕。他的阴毛蹭在我的脸上,我对阴毛很感兴趣,因为那时我还没长。过了一会他从我身上下来,让铭哥拔出来,他要试试。因为他第一次,铭哥本来不情愿,但是让着他,就拔出来了。哲哥不愿意戴套子,吐了口口水在鸡巴上,撸了撸就插进去了,一下就插到最深处。我情不自禁哼了一声,他更性奋了,快速地抽插,每一次都插到最深。他的鸡巴没有铭哥的大,但是他很用力,两个睾丸不停地打着我,插了一会又吐口水,然后就听见插我的水声。

铭哥在旁边,让我给他撸,我隔着套子给他撸,不一会就射了。他把套子摘下来,扔在我的肚子上。哲哥把它捡起来,塞到我的嘴里。套子里的精液流出来,都被我喝了。哲哥越来越兴奋,也越来越用力,嘴里不住地呻吟起来。铭哥让他小点声,别把大房间的人吵醒。

哲哥似乎体会到操我的舒服,让我爬起来跪着,把屁股对着他。他骑上我,又开始用力地冲刺,边干我边对铭哥说:“在老师家住宿就是好,又方便又能玩他儿子。”铭哥问他有没有操逼爽,他说:“女的不耐操,一用力就要死要活的。”说完更加用力了,幸亏我已经被铭哥调教得又耐操,又能忍住不叫,要不然我也该要死要活的了。

哲哥抓住我的两个胳膊,让我呈一个飞机式。铭哥在旁边看着,鸡巴翘得老高,自己撸不过瘾,也上床来,坐在我面前,靠着床头,把我的头按在他的鸡巴上,哲哥在后边一挺,我的嘴就套在铭哥的鸡巴上。开始铭哥按我的头,后来就抓着我的头,用鸡巴往我嘴里顶。铭哥射过一次,这次就坚持的时间特别长,哲哥在后边要射了,就加快速度插我,在射的瞬间插到最深,然后射在了里面,我感到一股热流在屁股里,这还是第一次感觉,铭哥都是戴套的,以致于我后来一直喜欢不戴套操我,然后射里。

铭哥射完之后,接着插,屁股里的声音更大了,他边插边说:“太他妈爽了,就是不能叫。”我也想大声叫出来,可是那样就会被其他人听见,只好一直忍着。过了一会,哲哥又射进里面,然后把鸡巴拔出来,不插了,对我说,“明天还来干你,真他妈骚。”我心里想,哲哥才骚呢。哲哥要回去睡觉,铭哥还没射呢,就留下来。

哲哥走后,铭哥把我抱在怀里,躺着插,在我耳边问我,“我们两个操你哪个最爽?”我想了想,感觉哲哥更爽一点,但我没说,我说铭哥最厉害,他高兴了,捧着我的脸亲我,然后射进了我的屁股里。我的屁股里现在装满了精液,动一动就流出来,铭哥把纸搓成条状,转进去擦了擦。擦干净后又亲我又摸我,然后恋恋不舍地回去睡觉了。

今天是我最爽的一次,但仍然有些遗憾,一个是铭哥和我有些放不开,还有一个是单人床太小了,三个人施展不开。我在心里盘算着,他们两个下次来要怎么配合,但是当时我不知道,我想的真是太简单了。

 

(四)

第二天,中午吃完了饭,准备回我的房间睡一会。我听见在大寝室,哲哥在和几个人聊天,我听哲哥说什么比女的还爽,我一下子就知道了,他在说我。本来只有我和铭哥,铭哥告诉了他,原以为就我们三个人,谁知道哲哥竟然把这件事公开了。当时铭哥不在寝室,否则铭哥肯定不会让他说的。其他几个人在听他说,脸上都是不相信的表情。我从那经过,刚好看见我了。

“小宇不就在这吗?”那几个人中的东哥说,哲哥看见我忙把我拽过去,一把搂住我,手从我背后伸向两腿中间,问我:“昨天爽不爽?”我脸都羞红了,不敢说话。哲哥问我几遍我都没说话,他有点下不来台,用力把我的头按下去,按在他的裆上,边按边说:“操你妈的,给哥哥舔。”旁边的人连忙让哲哥松开,以为在欺负我。哲哥说:“他特么心里美着呢,人一多你就装纯了?忘了昨天怎么让我干的了?”他边说边把我的脸放在他的裆上蹭。他穿着球衣,我能感觉到,那根热乎乎的大鸡巴已经有些硬了,长长的一条就在两层布之下,并且越来越硬。

“快特么舔啊!又没外人,你怕啥?”他快把我的头塞到他的裤裆里了,可是这么多人,又是白天我真的不好意思,要是铭哥在这肯定会帮我的。我实在不知所措,就说:“等晚上再玩吧。”但没想到,就因为这句话,大家才相信哲哥开始说的是真的了,本来他们只是看看热闹,这次更加怂恿我舔了。我实在没办法,说:“一会我妈就来了。”
哲哥说:“你妈来了,我连她一起操。”说完他也心虚了,让朋哥去门口看着。我也彻底投降了,开始给他舔。

我伸出舌头从下开始舔,先是隔着球衣去舔他的睾丸,睾丸已经缩成一团了,我一点点凑进去咬,他说:“舔鸡巴”,我又舔鸡巴,从根舔到头,再从头舔到根,每次舔到头的时候,我都多停留一下,一点点含住,但是隔着球衣,只能含住一点。我舔了一会,他的裤子已经被我舔湿了,鸡巴的轮廓显露出来,我越舔越想舔,想把整个鸡巴吞进嘴里,就忍不住用手去扒他的裤子,他抓住我的手不让,说:“你要干什么呀?”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他又问我几遍,非要我说。我的浴火已经上来,止不住了,我也不管别人在看着,说:“我要吃鸡巴。”他说:“不是刚吃过饭吗,怎么还要吃?”我说:“没吃饱,要吃精液。”他看看别人,意思是我确实很骚,然后说:“不行,晚上没人的时候再给你吃。”原来他不好意思把鸡巴当着别人的面露出来,可是我已经骚得不行了,就强拽他的裤子,他笑嘻嘻地一下子躲开了。

这时候旁边的人也受不了了,东哥说:“舔我的。”边说边解腰带,然后脱下牛仔裤。我还跪在地上,他走过来把内裤对着我,我伸出舌头要去舔,他把内裤也脱下来,一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一下子弹出来,打在我的脸上,我就像婴儿完吃奶似的,一口把鸡巴含在嘴里,用力地吮吸着。东哥应该还没被别人口过,舒服的叫了出来,我刚吸了不一会,他就学着AV里的样子,捧着我的头,像操逼一样操我的嘴,我感觉像一根竹竿子一样在捅我,他马上就射了,射了我一嘴都是,中间受刺激拔出来,又有一部分射在我脸上。我把嘴里的都吃了,脸上的用手抹到嘴里,也都吃了。

旁边还有三个哥哥,看到东哥射了之后,连忙一起脱裤子,都想玩玩我,不一会就露出三个大鸡巴,都是高高翘起来的。哲哥也后悔了,刚才不好意思,现在大家都露出来,他也脱裤子。他的裤子容易脱,鸡巴立马就露出来,向我这里走过来,我跪着挪向他,含住他的鸡巴开始吸。那三个哥哥说:“你昨天都玩一天了,让我们玩一会。”哲哥边操我的嘴边说:“都别玩了,一会上学了。”说完还是在抽插,别人都笑了,走过来和他闹,把他抬起来,鸡巴也从我嘴里抽了出来,然后他们三个围着我,我挨个地吃,吃一根鸡巴,就用手撸另两根鸡巴,过一会哲哥和东哥也围过来,在门口看着的朋哥也过来,六个人围着我,喂我鸡巴。

他们现在都不害羞了,争着让我吃,不在我嘴里和手里的,就自己撸,有时候也互相撸,我们几个人已经完全沉迷到当时的幸福中了,都不去想老师来了怎么办,幸好他们围着我的时候没人来。过了一会,他们相继地射了,都是我含住了,射进嘴里,都被我咽了下去。他们都射完了,还让我舔干净,然后找纸擦了,穿好裤子。我也站起来,坐到床上,把脸上的精液擦了。他们互相说着笑着,笑谁射得早。

就在这时候,我妈突然进来了,我还擦着脸,她看着我问我:“你吃什么了?”我用手一摸嘴,才知道嘴角还有精液呢,我吓得不知道说什么,朋哥在旁边说:“酸奶”。我妈对我说:“不能抢哥哥们的东西吃。”我点点头,然后她叫我们上学,就出去了。出去之后,他们一齐笑出来,笑完了都看着我,我知道今天晚上肯定不好过了。

 


(五)

当天晚上,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铭哥也回来了,他不知道白天发生的事,偷偷地溜进来,很快处理完毕就开始操我。我现在被铭哥调教的,小穴操一会就会湿润,还会把肉棒向里吸。铭哥边操边摸我的鸡巴,我心里一直纳闷,那些人不应该这么安静啊,怎么不来找我?

我心里正想着,突然门被打开,一帮人挤了进来,灯也被打开了。他们看着我们笑个不停,铭哥被吓了一跳,鸡巴都软了,一群人嘴里喊着“捉奸了,捉奸了”,边喊边笑。东哥说:“你怎么吃独食啊?”铭哥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把鸡巴拔出来,从我身上下来。他看到人群中的哲哥,骂他一句:“我就不该带你来。”铭哥下来之后,几个人就上了我的床,把我的腿掰开,看我的肉穴,朋哥还用手指捅了几下。他们都只穿着内裤,都是硬邦邦的。上床上来好几个,可是谁也没脱,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哲哥说:“让我先来”。爬上床,套弄了几下我的鸡巴,把我的腿抬起来,然后看了看其他人。床太小了,他们施展不开,哲哥说:“到大寝室吧。”别人说对呀,大寝室床大,就一窝蜂去大寝室。他们只是把我当玩具一样,都没问我行不行,我也只能听哥哥的话。哲哥把我抱起来,我把腿盘在他的腰上,他们打篮球身材都好,我的屁股都感受到他的腹肌了。他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搂着我的屁股。我把胳膊搂住他的脖子。我看着他精致的脸,忍不住亲了他的嘴一下。哲哥笑了,说:“你他妈比谁都骚。”

到了大寝室,把我扔在大床上,哲哥就扑倒我身上,别人围了一圈看着。这时候铭哥已经有些生气了,躺在自己的床上,对他们说:“都他妈轻点,玩坏了看我找你们算账。”哲哥笑嘻嘻的脱了内裤,一根白嫩的大鸡巴挺了起来,他让我跪着,把屁股撅起来,我撅起来之后还嫌不够高,打我的屁股,我用尽力气把屁股撅到最高,他才骑上来,搂着我的腰,像骑马一样抽插。

别人看的都性奋了,都把内裤脱了,自己撸着鸡巴。哲哥说:“别让他的嘴闲着。”朋哥就过来了,在我面前坐下来,把腿张开,一根鸡巴已经一柱擎天了,白天的时候他玩的时间最少,他要补回来。我屁股抬的越高,头就越低,整个脸都埋在他的两腿中间。他把鸡巴插进我的嘴里,没插几下就射了,旁边人笑他,让他快点下来,换人。我把他精液吃了,鸡巴舔干净后,又换了一个人,是东哥。东哥是留级的,比他们成熟一点,鸡巴又粗龟头又大,把我的嘴都填满了,他操我嘴的时候,手也不闲着,摸我的头,脸,哪里都摸,过了一会,哲哥在后边大幅度的顶我,特别用力,之后就射了,都射在里面。他还能接着操,大家催他下来,换人。哲哥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就下来了。


(六)
哲哥下来之后,看了半天的小东要上来,小东和他们同龄,但是个子小,长个娃娃脸,地位和我差不多,因为他看起来和我差不多,我也不管他叫哥,只管他叫小东。小东自己刚才已经撸射一次了,他把精液放在手心,抓着我的鸡巴撸了一会,平时打打闹闹的,没想到这么饥渴。他刚想爬上来,东哥把鸡巴从我嘴里拔出来,把我抱起来放在他怀里,说:“我先玩。”别人嚷嚷着不让,但他不放开我,只好让他玩。我坐在他的怀里,其实就是坐在鸡巴上,他把腿盘住我,一挺一挺的干我,左手揉我的胸,用手指捏我的乳头,我也不知道他揉什么,我哪有胸啊,右手撸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已经被其他人玩了一会了,上边还有小东的精液,他只用食指和拇指,绕成一个环上下套弄我的鸡巴,很快我就射了。射出来被他用手接住,我的精液和小东的精液都在他的手上,接下来他特别用力的干我,我忍不住张开嘴叫了一声,他趁机把满手精液去捂我的嘴,我下意识的闭上嘴,只有少部分精液进到嘴里,然后他用手在我脸上胡乱的擦,把精液涂满我的脸。

周围看着的都觉得这样好玩,要射的时候上床上来,把鸡巴放我脸前,让我给撸,我撸了几下就像打开阀门,精液就喷射到我脸上,然后他们就把精液涂满脸。东哥经常玩女孩,干了我半天也没射,旁边的洋哥着急了,他挺着大鸡巴说:“快点吧,我要站着干他。”东哥说:“你先等会不行吗,我还没玩完呢。”大家又都催他,他把我放在来,按在床上,他跪起来,把我的屁股掰开,几乎是竖直向下的插进去,插了没一会,就射了,又把我的骚穴填满了。

东哥玩完了,洋哥伸开两个胳膊接我,要我下床,我跪着爬过去,东哥在后边踹了我一脚,我一下子摔过去,洋哥正好把我接住,趁势把我抱起来,我的腿也盘住他的腰。哲哥说:“操!这不是刚才我的姿势吗?”洋哥说:“谁让你不插了。”说完把鸡巴对准我的骚穴,用力一挺身,把整根鸡巴插了进去,我“啊”的叫了出来,哲哥到我屁股上拍了一下,说:“这骚逼!”洋哥一用力,就把我顶起来,因为重力我又下来,我的骚穴冲向他的鸡巴,又把他整根鸡巴包住,循环往复,每次都插到最深处,最后插进去就不动了,轻轻的一点点的挺,就都射里了。然后拔出来,他的鸡巴把我骚穴里的精液都带出来,精液从屁眼里流出来,洒了一地。

洋哥把我扔在床上,问:“到谁了?”小东说:“到我了到我了。”说着就扑过来,但是我一下子被后边的拽过去了,原来胖哥在床里面。我看到是他,有一点不愿意。我的这些哥哥,因为都是家里有钱的,才送到这里读书,平时都是公子哥一样,保养的好,锻炼的也好,都是长得帅身材好的,小东尽管身材矮小,但是长得可爱,我也很喜欢,只有胖哥又高又胖,笑眯眯的,也有人
说他长得可爱,可是那么胖我还是有点不愿意。他把我拽过去,也是把我放在他怀里。我感觉像是躺在水床上似的,他的肥肉都贴在我身上。他抓着我的腰按了下去,鸡巴插进了我的骚穴。插进去后就开始抽动,他不动,两手抓着我的腰上下的按。他那么大我这么小,我就像他的飞机杯一样,但是感觉很舒服,他的鸡巴不长,但是很粗,全身包着我,我才感到被胖子操也很舒服。他就用这一个姿势直到射,他的精液也多,骚穴都装不下。

胖哥玩完我之后,铭哥从床上下来,问:“还有谁没玩了?”小东说:“我和**阳,我先来。”说完就爬到我身上。这时候阳哥正在床上躺着呢,他只是在开始的时候看了一会,之后就一直躺在床上。小东商量着对我说:“小宇,你起来跪着呗,我想从后边干你。”我故意和他开玩笑:“我不跪。”小东有点着急了,说:“他们怎么玩都行,我怎么不行呢?”铭哥对我说:“别闹了,快点让他玩吧。”我听话地起来跪着,把屁股撅起来,小东骑上来,把鸡巴插进去,然后把住我的身体,像骑马一样,边插边喊:“驾!驾!驾!”幸亏他体重轻,要不然我都坚持不住了。他正骑着马,突然哲哥喊:“老师来了!”小东吓得从我身上摔到床上,向最里面躲,然后就听见大家哈哈大笑,原来是在逗他,我也吓的够呛。大家变笑边看着小东,发现他的鸡巴已经软了,然后一翘一翘的射了,大家又都笑了一遍。小东有点生气,从床上下去了。

哲哥对着躺在床上的阳哥说:“**阳,到你玩了。”阳哥说:“你们玩吧,我不玩。”东哥说:“来呀,比女的还好玩呢。”我也跟着稀里糊涂地说:“来呀。”阳哥说:“我不玩。”我心里是盼着阳哥来的,阳哥长得很清秀,像个女孩子一样,在他胯下肯定很舒服,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来玩我。大家看他不过来,也就算了。铭哥用纸擦擦我身上的精液,把我抱到他的床上,摸着我的屁股睡觉了。

 

(七)

第二天早上天刚刚亮,还没到起床的时间,我就被摸醒了。铭哥正用手指撸着我的已经晨勃的鸡巴,他看到我醒了,把我抱在怀里,在我脸上乱亲。我把手伸进被窝,发现他和我一样,也是什么都没穿,一根大鸡巴一柱擎天。他用手按按我的头,我明白了,我缩进被窝里,给他口交。我刚舔了一会,还意犹未尽呢,就听见哲哥在叫我过去,我钻出来看看铭哥,铭哥无奈地点点头,我就光着身子过去了。

还没走到哲哥的床,我就被朋哥拉住了,我说:“干嘛呀?”他让我站好了,我站好之后,硬硬的鸡巴竖着,贴在肚皮上,他用手拉过来,再松手,鸡巴就弹回去打在肚皮上,他玩的很高兴,这时候哲哥喊我:“快特么过来!”我又走到哲哥那里。他一把把我抱起来,放在被窝里,然后向下按,我就缩到被窝里面。他把内裤脱掉,趴在我身上,大鸡巴刚好插进我的嘴里,然后就像做爱一样,把我的嘴当成了逼,一下一下的插,我只感觉他的鸡巴,肚子,阴毛,睾丸一下一下的拍在我的脸上,我想让他慢一点,用力捧住他的屁股,结果他更快了,我没办法咽口水,也没办法说话,只能哼哼,口水都流出来了。突然他不动了,直接趴在我的脸上,我连哼哼也不能了。接着听见做饭的师傅来叫大家起床,哲哥也没有起来,只能趴着,我嘴里插着他的鸡巴,用鼻子呼吸,吸的都是他的阴毛的味道,当时心里有点害怕,怕被发现,但更多的是刺激,过了一会师傅走了,哲哥才敢坐起来,坐到了我的肚子上。他的屁股刚好坐在我的鸡巴上,我觉得好玩,就向上顶了一下,他感觉到了,觉得我在侵犯他,稍微用力的坐了一下,然后捏着我的脸,让我的嘴张开,把脸也凑过来,我以为他要亲我,没想到他吐了口口水在我嘴里,被我咽了下去。然后他就穿衣服起床了,我因为上课时间晚,就在他的被窝里多躺了一会,他们起来之后,都到我这里摸摸我拍拍我。我在哲哥的被窝里撸了一管,可能为了报复吧,把精液都射在他的被子上了。

之后大家吃饭的吃饭,上学的上学,新的一天开始了,对于我来说,新的生活也开始了,因为从那时开始,我就和哥哥们有了更亲近的关系。

我几乎只要在家,就会被哥哥们用各种方式宠爱。我爸妈很少到这个院子来,都是做饭的师傅管这些男生,而做饭的师傅只有在那个院子做好了饭才送过来,平时也不管我们,而且门是那种防盗门,从外面开不了,只能用钥匙,一般在外面敲敲门,屋里就会去开,这些就给哥哥们带来很多方便之处,不管在屋里怎么玩,只要稍微留意,就不会被人发现。

哥哥们总是玩的越来越刺激,把我当一个小玩具。我的裤子是带松紧带的,不用腰带,轻轻一拽就会下来。有时候我在寝室里走,忽然裤子就被扒下来,有人按住我的脖子,把屁股撅起来,一根大鸡巴就会插进来,有时候射完了,我才能回头看看是谁。偶尔吃饭的时候,他们把裤子脱掉,他们在上边吃饭,我在桌子下吃鸡巴,有时候也坐在他们怀里,鸡巴插着我,上边抱着我,他吃一口,喂我一口。有时候上厕所,他们就会叫上我,到卫生间里,我帮他脱裤子,帮他把鸡巴掏出来,把住了对准马桶,然后他们才尿。反正他们在一起总是研究各种花样来玩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就叫我来试。晚上也是如此,开始的时候他们恨不得每人都操我几次,后来就不这样了,每晚最多两三人,谁想玩了我就去谁的床上,玩完了再去下一个,然后在最后一个的床上睡,几乎每天屁股里都是精液。

我洗澡的时间也是固定的,是中午吃过午饭,洗澡的时候会有人来给我洗,他们每天换一个人,但洗是假的,射我一管才是真的。因为洗澡在中午,上午的时候屁股里是有精液的,内裤总是脏,所以他们要轮流给我洗内裤,这些都是铭哥规定的。

我每天就是这样被他们玩弄,白天玩晚上也玩,后来我只要一摸鸡巴就知道是谁了。他们每个人喜欢的也不太一样。铭哥喜欢他躺着,我坐在他的鸡巴上,然后双手十指交叉,不用我动,他在下边顶我。哲哥有性虐的倾向,喜欢边操我边骂我,打我屁股,还喜欢深喉射,我有几次都被精液呛到了。东哥操我的时候很用力,有时候在他被窝睡觉,他头朝南我朝北,让我用脚给他撸,他也用脚揉我的鸡鸡,还有时候用脚趾抠我小穴。洋哥喜欢舔我耳朵,更喜欢我舔他,全身都要舔,尤其是乳头和龟头,他也喜欢向我嘴里吐口水,可能是和哲哥学的。朋哥的胯特别灵活,就是普通的抽插也能玩出花来,操我的时候喜欢用手指插我的嘴,同时还喜欢让我抠他的屁眼。胖哥一直都是把我抱在怀里,我躺在他身上,边摸我鸡巴边插我。小东就是骑着我,像骑马一样,他在射完之后,还要用两根手指,很快速的插我小穴。阳哥一直都没操我,就算我主动要吃他的鸡巴他都没有同意,我一直以为他对男孩子实在没兴趣,直到那天才让我大吃一惊。


(八)

有一次放假,我忘了是什么假,反正放了好几天,哥哥们都走了,就剩我自己在寝室,无聊死了。放假第二天中午,我躺在床上睡觉,我睡觉的时候习惯什么都不穿,因为这样方便哥哥们操我。我突然感觉小屁股被捏了一下,把我捏醒了,我一看原来是阳哥。

阳哥长得很清秀,皮肤很白,哲哥也是这样,但哲哥有点坏坏的感觉。我一直都特别想让阳哥操,却一直都没实现,哥哥们一起玩弄我的时候,阳哥也不参加,这也让我感到阳哥很纯洁很好。但是他怎么回来这么早?

“你怎么刚放假就回来了?”我问他。“在家也是自己,很无聊。”“哈哈,正好回来陪我,我都无聊死了。”我说着坐起来要阳哥抱。阳哥抱抱我,拍拍我的小屁股,然后盯着我的鸡鸡看。我的鸡鸡被他盯的一点点变硬了,他用手抓了一把,笑着说:“是不是这两天没人操你才无聊的呀?”我说是啊,他又抓了一把,然后慢慢的套弄起来,我感到好舒服,调整好姿势让他撸,但是他不撸了,说:“今天好热,我去洗洗澡,你去不去。”我当然求之不得,就光着屁股先跑进卫生间。

阳哥脱到剩个内裤走进来了,他的皮肤不但白,还和我的一样嫩。内裤也是白色的,并且鼓了一个大包。他打开花洒,水冲到我们两的身上,他的内裤很快被淋湿了,变得很透明,一条大鸡巴的轮廓若隐若现,我的口水都要出来了。我说,阳哥你怎么不把内裤脱掉啊?他说,哦,忘了。我说我帮你吧,然后弯下腰把脸贴的很近,为了能很近的感受到。我把内裤用力一拉下来,那根大鸡吧竟然抽在我的脸上。我顿时春心泛滥了,情不自禁把它含住,阳哥也没有拒绝,任由我吸吮。

我一边吸,一边轻轻的呻吟。这么长时间了,终于能吃到阳哥的鸡巴,我感到好幸福。他这次回来这么早,而且又提出和我一起洗澡,肯定是想占有我,一想到等会我就要在阳哥的胯下娇喘,就兴奋的不得了。

我卖力的吸着,舔着,握着阳哥的大鸡吧,让龟头在我嘴唇上打转,恨不得很快把它榨干。这时候阳哥突然把鸡巴从我嘴里拔出来,我担心阳哥不想玩了,瞪着眼睛看着他,他说:给哥哥舔得好舒服,我说:哥哥想怎么舒服就让我怎么做,他说:我天天看你吃大家的鸡巴,都感到心疼,我说:没关系啦,哥哥们舒服就好啊,他说:那我今天就替其他哥哥补偿你吧,也让你舒服舒服。他说完把我抱起来,放在马桶盖上,把我两条腿打开。我的鸡巴一直硬着,这时候直挺挺的对着阳哥,阳哥突然把脸凑过来,含住了我的鸡巴。“啊…”我情不自禁喊了一声,这还是我第一次被人口交呢,太爽了。我感觉整个鸡巴都被热乎乎的包围,舌头到处的舔,舔在龟头上,浑身就像过电一样,而且有种想尿尿的感觉,还想射却射不出来,真是太刺激了。

阳哥的嘴吞吐着我的鸡巴,我也一耸一耸的配合他,他抓着我的手放在他身上,我摸到他的胸肌和乳头,乳头硬邦邦的,我用两个手指揉搓它,还在他身上胡乱的摸。过了一会我感觉要射了,就告诉阳哥,尽管我每天嘴里都会被射进精液,但我还是不敢射在哥哥嘴里。阳哥听见了也没停止,反而更快的用嘴唇撸我的鸡巴,不一会我就射了,好像从来没射过这么多精液。我看到阳哥的喉咙来回的动,原来都被他吞了。他吞掉之后抬起头,对着我微笑,实在是太迷人了,我看见他嘴角还有一点精液,我就亲了他的嘴唇,把那点精液舔掉,也把他的嘴唇舔干净。

我射完之后,鸡巴还是硬邦邦的,因为我知道,接下来阳哥要操我了,要进入我的身体,并把种子留在我体内。我从马桶盖上下来,趴在上面,把小屁股撅起来,等着阳哥干我。阳哥用手指在我小穴上划过,说:你忘了吗?我说今天让你舒服,来操我吧。什么?我没听错吧,阳哥让我操他!

 


(九)

我完全不知所措,楞在那里。阳哥又张嘴含住我的鸡巴,在上面留下很多口水,吐出来之后在龟头上亲了一下。然后他转过去,背对着我,弯下腰把屁股撅起来,吐了些口水抹在后面,对我说:“上来吧,要好好享受哦。”

我已经无数次被哥哥们操,但第一次操哥哥却不会了,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上面都是阳哥的口水,还在往下滴,拉出很细的细丝。阳哥的小穴粉嫩嫩的,还一开一合,在等着我插入呢。我在那一瞬间好像突然明白了,我问阳哥:“阳哥,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是个小受啊?”阳哥在那撅着,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对我说:“你能帮我保密吧?”我突然变得很高兴,可能是因为有一个和我一样的人吧,也可能是因为知道了阳哥也不是那么纯洁的人,可以和我做羞羞的事情。“当然能了,那我操完你,你能操我吗?”我兴奋的问他。他说:“可以呀,上来吧。”

我站在马桶盖上,抓着他的腰,骑上了他。但是这样骑着没有插进去,我又从他身上下来,先把鸡鸡插进去。我只稍稍用点力,阳哥的小穴就把它整根含住了,我感觉鸡鸡热乎乎的,小穴还在一点一点的向里吞。我拔出来又插进去,抽插起来,越来越快,阳哥伸手拍了拍我的大腿,示意我用力。我把鸡鸡拔出来,猛的一用力,整根插了进去。阳哥大声的呻吟了一声,我持续的用力,拍的他屁股啪啪响。他把两个胳膊伸向后边,我抓住他的手,每次都插到他的花心。阳哥开始娇喘,我听到他的声音,骨头都酥了。

阳哥说:“好弟弟,把哥哥干得好爽。”他的声音好好听,我想快点射,然后让他操。我加快速度,手也去摸阳哥的大鸡巴。阳哥嘴里“啊…啊…”个不停,我受不了了,抓住他的屁股,一下子射了出来。精液全都射进小穴里,阳哥的小穴一张一合的吮吸我的鸡巴。我拔出来的时候,小穴紧紧的夹住它,把最后一点精液也都吸进去了。

这是我第一次操哥哥,我知道和哥哥们比我表现的一点都不好,但阳哥还是很满足,站起来把我抱住。他的鸡巴蹭着我的鸡巴,脸贴着我的脸,在我耳边说:“把小屁股翘起来,哥哥要爱你了!”

 

(十)

我马上转过去,把小屁股高高地翘起来,并且来回地摇晃。阳哥挺着大鸡巴说:“小骚货,这么饥渴啊。”我的屁股摇晃的更厉害了:“哥哥要喂饱我哦!”阳哥把中指插进我的小穴,在里面乱搅,说:“那么多哥哥都喂不饱你啊?”我舒服的娇喘起来,屁股随着手指摇动,强忍着说:“快干我吧,阳哥。”

阳哥把手指抽出来,一脚踩着马桶盖,一脚踩着地板,把我放在他的胯下。白嫩的鸡巴上都是黏液,一挺就插进来了,我兴奋的小穴都在抖,做梦都想要的阳哥的鸡巴终于进到我的身体了。我的屁股迎合着阳哥的鸡巴,在阳哥的胯下摇晃。阳哥一下一下的抽插,我一声一声的娇喘。阳哥两条胳膊抱着我,手指搓捻着我的乳头,我感觉全身像是有电流一样酥麻,还是铭哥第一次操我的时候才有这么强烈。

阳哥只用这一个姿势,可能是因为他做攻的经验也不是很丰富吧,就像我做攻一样。但是阳哥每一次抽插,都让我全身都舒服,我好想再骚一点,再骚一点,让阳哥满足。阳哥抽插的越来越快,左手捏着我的乳头,右手抓住我的鸡巴,先是用手指搓我的龟头,后来整根抓住,快速的撸弄。他在我耳边说:“高潮了告诉我。”

他插的越来越快,撸的也越来越快,很快我就不行了。我大声地呻吟,手伸向后边抓阳哥的屁股,阳哥明白我快射了,更快的插我。他把鸡巴整根拔出来,再猛地整根插到底,几次之后,狠狠地插进去,一直向前挺。我们两个一起大声的呻吟,也一起射了。

我射的时候,被阳哥用手挡住,精液都射在他的手心,都被他舔进嘴里吃掉了。我要站起来,被阳哥按住,他蹲下来把嘴唇贴在我的小穴上,先舔了几下,然后吮吸,把小穴里的精液都吸出来了,在嘴里含着。他把我拉起来,捧着我的脸吻我的嘴。精液在我们两个的嘴里,被两个舌头搅着,最后一人一半都吃了。我笑着问阳哥:“哥哥,你是不是也爱吃精液啊?”阳哥捏了一下我的鼻尖,说:“我还爱吃你的口水呢!”说完捧着我的脸又吻我。

我们两个玩完了,就打开花洒洗澡。阳哥帮我洗,把全身都洗的干干净净,小穴也用手指洗干净,比其他哥哥洗的用心多了。其他哥哥在帮我洗的时候,都是在操我。我洗干净之后帮阳哥洗,顺便又吃了一次他的鸡巴。阳哥说下次用舌头帮我洗,想想都兴奋呢!

当天晚上,其它哥哥也没有回来,我就在阳哥的床上睡。不用说,阳哥又让我操他,阳哥也是个小骚货,哈哈。操完他,我当然也让阳哥操我,射完之后,阳哥没有拔出来,鸡巴插在我的小穴里,然后抱着我和我聊天。

原来阳哥小学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GAY,还是受。在以前的学校,阳哥甚至还交过男朋友,不知怎么,全校都知道了。因为风言风语太多,阳哥才到这个学校来。也是因为太敏感了,哥哥们操我的时候,他也不参加,还嘱咐我不要把今天的事和别人讲。我多想阳哥也和其他哥哥一起操我,看来我们两个只能偷偷地玩了。阳哥还告诉我他喜欢的姿势和敏感的地方,还告诉我他喜欢看乱伦的片子,想看我乱伦,让我爸操我或者我操我妈。我没想到他清纯的外表下还有这样的爱好。

我趴在阳哥的身上,看着阳哥好看的脸,总是忍不住亲他。我突然产生一个念头,阳哥射在我身体里,我想给他生孩子。但是怎么可能呢。

 

(十一)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发生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小东哥转学。因为家里的变故,小东哥被带到外地读书,在临走的前一晚,我在他床上被他干了好几次,当做给他送行。他射过几次后,鸡巴已经硬不起来了,让我钻进被窝给他口,给他口射一次,他彻底不行了,他还用手指操我好半天,真是充分的利用我的价值。第二天早上大家给他买了礼物,就这样送他走了。

他走了之后他的床位就空了,大家想再让一个学生来,就商量让谁来。因为我不了解他们班的人,也插不上话,我只说挑一个最帅的吧,大家纷纷嘲笑我骚。东哥说要不让**霆来吧,长得帅,身材也好,还是跳爵士舞的。大家都说好,让铭哥找机会和霆哥说,一定要劝他来。

第二件事就是霆哥来我们宿舍。我那天放学回家,在路上就开始激动,到家之后没看到他,我就到处找,胖哥问我:“找什么呢?”我嘿嘿地笑了一下,胖哥领着我进屋,喊:“霆!”话音刚落,一个在吃饭的男生抬起头来。我一看见他,全身都酥了,真是太帅了,比阳哥还帅。其他哥哥也都过来,朋哥对霆哥介绍说:“这就是老师家的公子。”霆哥走过来,捏了捏我的脸,说:“是小宇吧,真可爱。”他那几根修长的手指捏着我,我都要忍不住把他手指含在嘴里了。我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大家都笑我,然后拥着我去吃饭了。

当天下午放学,我就不太紧张了,总凑到霆哥身边玩,霆哥也很喜欢我,还抱着我和我闹。我在一旁的时候,眼睛盯着他的身体,尤其是裆部,其他哥哥也都注意到了。在霆哥出去的时候,洋哥偷偷问我:“怎么样?”我尴尬的脸都红了,点点头,然后躲进洋哥怀里,洋哥说:“鸡鸡是不是硬了?”然后把手伸进我裤裆摸我鸡鸡,他这样一摸,本来没硬现在也硬了。这时候霆哥回来了,洋哥赶紧把手抽出来,在我耳边悄悄说:“晚上有你好受。”

 

(十二)

当天晚上,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暗流涌动。因为大家都很期待霆哥来的第一个晚上会怎样开始,我更是如此。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照例要到大寝室睡。我洗完澡,擦干净,光着身子走进大寝室。如果是每天的话,肯定是被哥哥们抢着骑在胯下,但今天大家都没动。我也不知道大家是怎么计划的,一时不知所措,不知道去哪个被窝。这时候哲哥对我开玩笑说:“你霆哥第一天来,你就光着身子,是不是勾引人家呢?”我说:“我勾引他你也管不着!”哲哥说:“怎么今天胆大了,敢这么和我说话,是不是欠干了?”我说:“那你下来干我呀。”我说完就后悔了,万一哲哥真的下来干我,霆哥肯定震惊得下巴都掉了。幸好哲哥没有下来。

铭哥说:“你回小寝室睡吧,霆哥来了没你地方睡了。”他这样说就是为了让霆哥不好意思。我说:“我不敢自己睡。”霆哥真的不好意思了,说:“要不你到我这里睡?”他刚说完,我几步跳上他的床,钻进他被窝。我钻进去后,他也要出来,估计是要到我那里去睡吧。我说:“我自己一个被窝也不敢。”他楞了一下,然后又钻回被窝,无奈地说:“那你今晚就陪哥哥睡吧。”

我高兴坏了,双手搂着他的腰,双腿缠住他的腿。他的皮肤又白又细腻,摸上去很光滑,因为他是学跳舞的,身材又特别好,既有胸肌又有腹肌,腿还很长。我夹着他的腿,把我早就硬起来的肉棒伸向他两腿中间,他感觉到了,把手伸进被窝,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肉棒。我的肉棒顿时更硬了,我轻轻地顶了顶胯,让肉棒在他手里撸动,他松开手,拍了我屁股一下,问我:“羞不羞?”

实际上霆哥比我还羞,他的脸涨得通红。我看到他害羞的脸,比平时更好看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好想被人用力操一顿。我管不了自己,用手快速的撸我的肉棒,同时喊向旁边的朋哥,“朋哥,我受不了了,快来干我。”朋哥因为有新人在这,不好意思,说了一声“乖”就不出声了。我还在撸着,旁边的霆哥不知所措,大张着眼睛看着我。

这时候哲哥从他床上下来,全身一丝不挂,一根大鸡巴高昂着头,说:“这骚逼,一天不干就发骚。过来!”他说完抓住我的脚,把我从霆哥被窝拽到床边。我趴在床边,等着大鸡巴蹂躏我。哲哥说:“把屁股撅高点!”我抬了抬屁股。他用力在每边屁股上打了两下,命令道:“撅高点!”我只好用力把屁股撅到最高。哲哥用手指扒开我的小穴,“都湿成这样了,小婊子。”说完把大鸡巴挺进我的小穴里,直没到根部。我娇喘一声,抬头看见霆哥,他已经惊讶得无以复加。哲哥抽插的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我叫的也越来越大声。霆哥惊讶的半天没说话,这时候说:“别欺负他!”

结果大家都笑了,东哥说:“没人欺负他,你要是不操他,他还求你操呢。他比谁都愿意玩。”霆哥说:“那你们…”东哥说:“我们都玩,除了**阳”霆哥说:“老师知道吗?”东哥说:“当然不知道了。”哲哥喘着说:“她要是知道,我连她都操!”哲哥操了半天,越来越快,要射了。铭哥说:“别射里面。”哲哥说:“我知道,等会让霆玩干净的。”霆哥连忙摆手说:“我不玩,我不玩。”哲哥突然把鸡巴拔出来,我知道要射了,从床上翻过来,把嘴张开,哲哥骑着我,把鸡巴对准我的嘴,全射进来了。我满嘴粘稠的精液,一点点都吞进去了。哲哥说:“下一个。”

 

(十三)

东哥在和霆哥说话的时候,一直撸着自己的鸡巴,一听到哲哥说下一个,就怂恿霆哥:“你上吧。”霆哥连忙摆手:“不了,不了。”东哥说:“你不上,我上了。”说完向我这里过来。这时候朋哥已经骑上我了,被东哥一把扯下来,说:“我先来,我先来,受不了了。”朋哥用力拍了一下东哥的屁股,说了一声“骚逼”。东哥说这个才是骚逼呢,同时用直挺挺的鸡巴指指我。

东哥一过来,我就自觉的把两条腿抬起,把洞口对着他。他用手抓着我的两个脚踝,抬的高高的,然后扛在肩膀上。硕大的龟头对准我的小穴,只在洞口磨,把我搞得受不了。我一点一点的往下去,想让他的鸡巴插进来,他却一点一点的向后退,在我已经下去很多的时候,他一挺腰,把整根大鸡巴插进我的骚逼,我顿时失声喊了出来。他把鸡巴整根插进去后,又整根拔出来,我的小穴顿时空虚了,然后他又猛的插进来,这样来回干了很多次,把我弄的想死的心都有了。我说:“东哥,求求你,干我吧。”东哥说:“我不一直在干你吗?”我说:“不是这样干。”东哥说:“那是怎样干?”我说:“就是那样。”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东哥笑了,不打算折磨我了,调整姿势,开始抽插。我突然感到舒服,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东哥说:“把他的嘴堵上。”朋哥跳上床,骑在我的头上,把鸡巴插进我的嘴,但是这样插,我还能哼哼出来。他就趴在我身上,鸡巴那里压着我的脸,鸡巴正好插进我的嘴,这样插了几秒,我就喘不上气了,并且要干呕,他就撅起屁股,把鸡巴抬起来点,我喘几口气,他再插进去,这样下来,我想呻吟也呻吟不了了。

东哥越插越快,越插越用力,他边插边和霆哥说话。他对霆哥说:“你知道我们有时管他叫什么吗?”霆哥说不知道,东哥说:“肉肉,你知道什么意思吗?”霆哥说不知道,哲哥抢着说:“肉便器。”霆哥问什么意思,结果哥哥们都开始解释,乱七八糟的也没说明白,霆哥也不再问了,到我肯定他是知道的。东哥插了一会,就要射了,他把鸡巴拔出来,射在手心上。朋哥也从我身上下来,撸自己的鸡巴。我看见东哥手心的精液,就凑过去要喝。东哥却没有给我喝,拍在我的脸上,然后抹个均匀。朋哥也要射了,他抓着我的头按在他的鸡巴上,然后深喉射,差点呛到我,咳嗽了几下。

铭哥对我说:“去洗洗吧,等会侍候你霆哥。”我高兴坏了,跑去洗脸。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哥哥们嘻嘻哈哈地按着霆哥,霆哥的脸通红,嘴里说着不要。他们拉扯了一会,胖哥从后面紧紧抱住霆哥,霆哥的胳膊动不了了,东哥一把把霆哥的内裤扯下来,一根邦邦硬的肉棒弹了出来。哥哥们哄笑,霆哥的脸更红了。铭哥对我说:“给你霆哥吹箫。”我看着那根又白又硬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十四)

我爬上床,一点一点地爬到霆哥身上,把脸埋在霆哥的两腿之间。我没有给他吹箫,而是含住了霆哥的蛋。我感觉霆哥整个身子耸了一下,鸡巴也向肚子挺了挺,我知道他肯定是爽了,但他还在挣扎着。哥哥们按着他,我把两个蛋都含了一会,开始在两个蛋中间,沿着大肉棒向上舔。很慢很慢的舔,花了半天时间才舔到龟头,舌尖触到冠状沟的时候,看到霆哥的腹肌突然绷紧了一下,然后又放开。我的舌头从龟头又向下移动,一直舔到菊花,用舌尖轻轻的钻菊花。霆哥的菊花突然就收紧了,我加大力度,用力地舔用力地钻,霆哥的菊花稍一放松,我的舌头就钻进去了点,但霆哥又夹紧了,把我的舌头滑了出来。

霆哥刚才嘴上还喊着别闹,现在也不喊了,开始哼哼,四肢虽然也在挣扎,但远不如刚才那么强烈。哥哥们也不再用心按了,都在看着我伺候霆哥。

我舔了一会霆哥的菊花,又向上滑移。舔到霆哥的龟头的时候,舌尖一下一下的点他的龟头,他的鸡巴就随着我的舌头一下一下的摇晃。接着我固定好他的鸡巴,然后舌尖在他的龟头上绕,一圈一圈地舔。顺时针舔几圈,再逆时针舔几圈。霆哥的呻吟声比刚才大了很多,并且已经有节奏了。我在他龟头上绕了一会后,就用舌头拍他的龟头。我的口水流满了他的鸡巴,每拍一下就会响一声。这时候霆哥的鸡巴已经绷的很硬很硬了,随时都有可能会射。我拍了一会就用舌尖去揉霆哥的马眼,马眼里一直都在流出透明的液体。就在我看到霆哥的胯开始扭动的时候,我突然把他的龟头整颗含住,然后把他的鸡巴向里吞,让他的龟头碰到我的喉咙。我刚深喉不到两秒,霆哥突然叫了一声,与此同时,我的嘴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霆哥的鸡巴里喷出来,直射在我的喉咙里。我赶紧要把鸡巴从嘴里拔出来,怕被精液呛到,可是一双手按住了我的头,是霆哥的手。他按住我的头,胯部向前一顶,鸡巴直接插进喉咙深处,然后不停的喷射。我用力一挣,才把鸡巴吐出来,然后干呕了一下。我嘴里都是霆哥的精液,一点一点的被我吞进肚子里。霆哥的鸡巴上也都是精液,还有我的口水,我又趴下去把它们都舔干净。

这个时候霆哥已经丝毫不反抗了,反而坦然的享受,要不然他也不会用手按我的头。但是当时我特别担心一件事,就是怕其他哥哥嘲讽他,比如说他开始那么正经,现在怎么怎么样。那样的话霆哥说不准一害羞就不玩了,幸亏哥哥们都没说。后来我发现这个担心是多余的,以他当时的性欲,就算哥哥们拦着他,他也会把我操翻的。

霆哥射了一管后,鸡巴丝毫没有软下去,反而更硬了。其实我还没尝够霆哥的鸡巴,但哥哥们等不及看我被霆哥干了。一个哥哥在身后把胳膊伸到我身前,两只手把住我的大腿把我抱起来。我的小穴完全被打开,粉嫩嫩的已经湿润了。另一个哥哥抓住霆哥的鸡巴,让它直立着,对准我的小穴。身后的哥哥慢慢往下放,小穴刚好套上霆哥的鸡巴,我感受到龟头插进了我的小穴,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这时候哲哥轻轻的给我一耳光,说:“真鸡巴骚,还没操就开始叫。”哲哥没有用力,但我还是躲了一下,我这样稍微一躲,就坐下去了,霆哥的鸡巴直挺进我的花心。我爽的叫了出来,霆哥也叫了出来,但看他的表情,不像是舒服,好像弄疼他了。大家说霆哥第一次,还不太适应,要搞点润滑油。朋哥去我的小寝室去拿,我也被从鸡巴上抱下来,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铭哥。铭哥很少参与群体游戏,这次竟然破天荒的玩我,让我很兴奋。

朋哥把润滑油拿过来,东哥接过去,倒点在手上,然后握住霆哥的大肉棒。其实在肉棒上撸几下就抹匀了,但东哥撸了半天,好像舍不得放手。直到霆哥推东哥的胳膊,东哥才恋恋不舍的松开。铭哥又把我抱起来,放在霆哥的鸡巴上,这次很滑,很容易就插到底,霆哥也舒服了,胯部向上顶,在我的骚逼里进进出出。

铭哥抱了我一会也累了,就把我放下去,这正合我意,我顺势趴在霆哥身上,用嘴去吸霆哥的乳头。霆哥的乳头是粉色的,硬成了一个小豆。我含住乳头,轻轻一吸,霆哥痒的躲开了。哥哥们都笑,霆哥羞的满脸通红。他为了掩饰尴尬,就要折磨我。他抓住我的手,胯部用力一顶,把我顶的向后仰,但我的手被他抓着,还倒不下去,就在半空中承受他鸡巴的折磨。

霆哥刚才被我口射一次,第二次就坚持的时间较长。他这样顶了一会,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扛起我的腿,半跪着干我。我的屁股被抬的很高,直接承受鸡巴的冲击,屁股被拍的啪啪响。旁边的哥哥们看着我被操,都在撸着鸡巴,谁要射了就对着我的脸射,我张开嘴接着,他们还故意不射进嘴里,射在脸上。朋哥撸着撸着问霆哥:“爽不爽?是不是比操女的还爽?”没等霆哥回答,胖哥就打了他一下,然后说:“你他妈操过女的吗?”哥哥们一起哄笑,朋哥也感到尴尬了,过了一会反应过来,对着胖哥的大肚子拍了一下,说:“你他妈也没操过女的吧!”大家又都笑。这些哥哥们当时有和女生做爱的经历的,也就是铭哥、哲哥吧,东哥可能有但不确定,阳哥不知道,霆哥也不知道(但后来知道霆哥玩过的女生比我玩过的男生还要多,好吧,是比玩过我的男生还要多),其他的肯定都没有。

霆哥操着我,又射了一次,射完还是邦邦硬的,就接着操。大家在旁边看,总是要指指点点,以过来人的身份给霆哥建议。哲哥说:“你往他嘴里吐口水,骚逼最喜欢吃了。”霆哥听完就要吐口水,但是这个姿势吐不进来。他一点点站起身,也把我立起来,我的屁股和头几乎在一个竖线上,只是屁股在上边,这样霆哥居高临下就能吐进来了。我张着嘴,接着霆哥的口水,第一口吐歪了,吐在了我下巴上,我用舌头向下伸,能舔到一点,第二口口水刚好吐在我的舌头上,我一收回舌头,口水就进嘴里了,然后慢慢的咽下去。

吐完口水,霆哥也没打算换个姿势,就这样让鸡巴向下插我的小穴,插了一会又要射了,这个姿势不方便射,他就拔出来,让我吃。我坐起来刚含住霆哥的大鸡巴,霆哥就捧住我的头。他把我的头按向他的鸡巴,同时鸡巴向我嘴里顶,每下都深喉,频率特别快,就像把我的嘴当飞机杯一样。刚插几下还好,多插一会我就受不了了,幸好霆哥也射了,射在我嘴里,又让我美美的吃了一口。

霆哥玩完我,其他饥渴难耐的哥哥们立马扑过来,差点把我生吞活剥。轮番干了一圈,把我累的动弹不得。最后又把我塞进霆哥的被窝,好吧,是我自己爬进去的。霆哥让我缩进被窝给他口,一直口到变软,口到霆哥睡着。即便这样,我也舍不得吐出来,不过没关系,接下来一个多星期,每晚都要被霆哥干到几近虚脱。

 


(十五)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每晚都在霆哥的胯下娇喘。霆哥的阳具像是永不疲劳的机器,总是把我的小穴操得水灵灵的。其他哥哥为了“照顾”霆哥,都是让霆哥先玩,等到霆哥玩完了,才一拥而上。那段时间是我最辛苦,也是最快乐的时光。

其他哥哥只是把我当做发泄的玩具,而霆哥却是把我当一个女孩子一样的玩,又不像铭哥那样疼爱,是挑逗,是宠溺,反正说不出来的感觉。还有一点和其他哥哥不一样,其他哥哥都是骑着我就操,或者折磨我,霆哥每次都有前戏,先把我弄的欲罢不能,然后再享用我。他有时用手指在我穴口处轻轻揉弄,然后插进去来回搅动,把我痒的全身都酥麻,真想一下子坐在他手指上,让他手指用力插进去,把我的骚穴插烂,但是霆哥还是轻轻的揉。我躺在床上,或者跪在床上,就会骚痒的全身扭动,不受控制的说一些骚话,求霆哥操我。霆哥用手玩够了,开始用脚。他先让我舔他的脚,然后把脚贴着我的脸,慢慢的下移,用脚趾揉揉我的乳头,腹部,然后是鸡巴。这时候我的鸡巴已经硬邦邦了,他用脚趾拨动它,或者把鸡巴和蛋踩在脚底上来回揉,最后用脚趾抠我的骚穴。有时候还没开始操我,用脚就把我玩射了。等到用脚玩完了,才开始操我。

他插我也是先慢慢的来,用龟头在我穴口处蹭,然后再直捣黄龙。还会边插我边抱着我,用手摸我的胸,然后吮吸乳头,甚至还会咬我的耳朵,吻我的嘴,吸我的舌头。他的舌头灵活的像蛇一样,在我的嘴里翻涌着,我连娇喘都喘不出来了。我想要是这个舌头钻进我的小穴该有多爽,但是感觉那样又玷污了霆哥这个美少年,还是我的舌头钻进他的小穴吧。

霆哥来了几天后,不像最开始那样一晚就把我操的一滩烂泥,而是射两次后就不再操了,应该是怕伤害身体吧,我也不知道。但两次怎么满足我呢?尽管后边还有那些哥哥等着干我,但我还是希望瘫软在霆哥胯下。

霆哥是跳舞的,还在市级的比赛上获过二等奖。周末的时候,他就教我跳舞,都是一些基本功,让身体更灵活的那种,大家都说这是在调教我,让我更耐操。晚上在操我前,大家坐在床上聊天,有时候叫霆哥跳个舞给大家看,他总是不同意,只跳过两次,而且都是随便跳跳。有一次东哥提议让霆哥光着身子跳,因为大家都光着身子,霆哥的身子我们也都看过,但他死活都不同意。谁都不知道的是,只有我看过。

大家洗澡的时候,偶尔就会叫上我,因为白天光天化日的,操我很危险,万一被我父母看到就死定了,所以只有在洗澡或者尿尿的时候爽一下,霆哥也不例外。有一次他叫我一起洗,他在上面搓泡泡,我跪在地上吃他的鸡巴,我突然想到在这可不可以让他跳舞,正好别人都看不见,于是就求他,他还是不答应,我软磨硬泡他才答应,但要我先给他舔菊花,我当然愿意了。他把屁股对着我,稍微的撅起来,我先舔了舔他的屁股,然后把屁股扒开,霆哥的菊花比我的还嫩,因为我的已经被轮奸无数次了。我含住他的菊花轻轻的吮吸,偶尔用舌头舔,或者用舌头向里钻,手也从两腿之间伸到前边,握住那根粗大的鸡巴,不停的撸。霆哥爽的哼哼叫,最后我把舌头伸进他的小穴,他的小穴突然夹住我的舌头,前边的鸡巴就射了。等我挪到前边去吃精液,霆哥已经射完了,都射在墙上的白瓷砖上,我跪着过去,把瓷砖上的精液都舔干净。

但霆哥还没爽够,他让我躺在地上,他双脚站在我的头的两边,他蹲下来,小穴刚好在我嘴边,就像他坐在我的脸上一样。我又含住小穴吮吸,他自己撸自己的鸡巴,我也撸我的鸡巴,过了一会我射了,他还没射。最后他腿都累了,也还坚挺着没射。他站起来要操我,我说你先跳舞吧,霆哥答应了。霆哥跳了一个性感的,洗手间空间不大,有些动作伸展不开,但我根本没关心,我的眼睛一直盯着霆哥的腹肌和鸡巴。他的鸡巴甩来甩去,而且是硬邦邦的甩,我边看边撸,在我射出来的时候,霆哥不跳了,他把我的屁股放在他鸡巴前,用手把我的脖子按下去,成一个深鞠躬得姿势,鸡巴狠狠的插进来,用力挺了几十下,霆哥的精液就填满我的骚逼了。

那段时间,每天被霆哥宠爱,我恨不得生活在霆哥的胯下。但是不久之后,发生了第三件事。

 

(十六)

第三件事要分为两件事,都是那段时间最不愉快的事情。

其实早就预兆了,当时哥哥们商量叫谁来的时候,东哥就强烈建议霆哥,后来也是,东哥总是靠的霆哥比较近,可谁能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呢?那天晚上,霆哥骑着我,我把双腿缠住他的腰,他的大鸡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插我的骚穴。我正闭着眼睛沉醉其中,缓缓的呻吟着,突然霆哥一下子插到底,我叫了一声,我以为他又要用什么方法折磨我,但是他接着从我身上下来,回头喊:“干什么!”

后来我才知道,东哥一直想操霆哥,当时霆哥操我的时候,东哥忍不住了,扑倒霆哥身上要操他。东哥胯部一顶,霆哥才把我插的叫出声。接着两个人开始吵架。东哥想操他,觉得霆哥一直操我,所以让别人操也应该,但霆哥是说什么都不愿意的,两人吵了几句要动手,被哥哥们劝开,然后就都回自己的床睡觉了,我也钻进铭哥被窝让他抱着睡。

第二天霆哥就要走,大家都不希望他走,尤其是我。有的哥哥说不值得因为东哥一个人就和大家分开,但是无论大家怎么劝,霆哥还是走了。临走的时候,霆哥告诉我,想他了就托哥哥们转告他,他会接我出去玩。霆哥就这样走了,我忘了过多久,霆哥又转校了,不在哥哥们的班级了。后来我想他,也找不到他。

我总是想,霆哥为什么非要走呢?那件事也不算什么啊,又没插进去,又没怎么样,实在不值得离开。后来想,一定是因为霆哥自尊心太强了吧,要不然也不至于那么决绝的离开。他是生气的离开,还是羞怯的离开,我也不知道了。只是希望这件事不要给他留下阴影,希望他永远干净帅气,希望他实现梦想,当上舞蹈家。

另一方面,我又恨死了东哥,要不是因为他,霆哥也不会走。东哥喜欢SM,以前总能把我玩的很刺激,但这件事之后我就不怎么理他,他操我的时候,我也不怎么配合(别喷我,尽管我生气,但还是不敢拒绝他)。因为我总黏着霆哥,又在霆哥胯下发骚,东哥也迁怒于我,比以前玩的更狠,把我玩的全身都疼。

有一天,还不到晚上呢,有的哥哥上床了,有的还在外面。突然听见东哥喊:“操你妈的骚逼,过来。”我知道他在喊我,他在床上,我只好过去。我走到他床边,他刚把内裤脱下来,一条软的大鸡巴垂在两腿中间。他说:“自己扶鸡巴。”我拿起他的鸡巴,用嘴含住,刚吞吐几下,鸡巴就射出来,我以为东哥的精液,但马上反应过来,那是他的尿。我感觉嘴里又腥又咸,马上要吐,被他用手捂住嘴,不让吐。他说:“吐到卫生间,回来再接。”原来他要尿尿,让我用嘴接。我感到委屈,但也不敢反抗,就含着尿往卫生间去。刚走几步,哲哥过来了,他看明白了怎么回事,把我推回去,对我说:“吐他床上!”我不敢,哲哥捏我的脸,我只好吐出来,有的吐在地上,有的吐在他的床上。东哥好像不敢直接针对哲哥,就指着我骂我,边骂还边过来,像是要打我的样子,他离我很近的时候,哲哥一脚把他踹回床上,东哥刚要起来,哲哥就扑上去,两人扭打起来。哲哥出其不意,本该占上风的,但是东哥年纪大一点,两人不分胜负,在床上互相用拳头打。在寝室的几个哥哥过来劝架,劝来劝去,哲哥占上风了,扇了东哥两个耳光,我也趁这个时间去漱了漱口。

我再回来的时候,铭哥也回来了,他让大家住手,问清原因之后,对东哥说:“明天收拾收拾东西,你也走吧。”铭哥让他走,他只好走了,要不然肯定没有好日子过。果然第二天,他和我爸妈,就是他的老师提出来不在这里了,理由也是他自己编的。

那时候哥哥们上初三,我也上初中了。哥哥们即将毕业,没想到最后这段时间,竟然满足了阳哥想让我乱伦的愿望。

 

(十七)

一个周末的下午,有的哥哥出去玩了,有的还待在寝室,我也在寝室里,怪无聊的。哲哥白天就想要我,他坐在床上,把牛仔裤的拉链拉开,让鸡巴从内裤下边钻出来,自己用手撸着玩。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自觉地走到他面前给他做口活。他把上身穿的T恤衫盖在我头上,如果进来人,我可以瞬间把头抬起来,鸡巴也会被衣服盖住,不会露馅。口了一会,洋哥过来了,一下子把我裤子扒下来。哲哥说:你别闹,给他穿上。洋哥说:这小婊子就不能穿裤子,不但不给他穿,我还操他呢。说完掏出他的鸡巴要干我,哲哥说:大白天的让人看见,晚上再玩。洋哥说:大白天的,你咋玩呢?哲哥也不说什么了。洋哥边抽插边说:有啥见不得人的?有啥见不得人的?他妈进来我一起操了,边操边摸咪咪。

他刚说完,哲哥把我头一推,身子也挪了一下。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懵逼着站起身,洋哥也没明白,站起身开始整理裤子。我回头一看(这张床正对着卧室门),一个高个子陌生人站在门口看着我们,我刚想问他是谁,爸爸从后边进来了,对我说:看看这是谁?还认不认识了?我还处于懵逼的状态,擦擦嘴上的液体,摇了摇头。爸爸说:这是你表叔啊,你怎么忘了?你小时候他还带着你去KTV唱歌了呢,那不是你第一次去的吗?我真的忘了,但还是礼貌的打招呼:表叔好。表叔笑了笑说:你好。爸爸说:你表叔刚大学毕业,回来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在这住几天。顺便辅导辅导你们功课。他上初中的时候就在这住的,也是爸爸的学生。这次他在你的房间睡,你到大寝室的空床上睡吧。我点头答应着,反正我天天都和哥哥们睡。我听着爸爸说话的同时,一直看着这位表叔。他的个子大约有185,长得和铭哥一个风格,运动系的那种,穿着紧身的T恤和短裤,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他的胸肌、腹肌和粗壮的大腿,尤其是裆部的一大坨,看得我都呆了。心里想,这个大种马,一定要勾引到手。

我心里想着美事,爸爸已经带他去我的房间收拾东西了。我扑到哲哥怀里撒娇,不用我说,哥哥们就知道我这是让他给我出主意,但哲哥却瞪着洋哥,怪他非要操我,差点让人看见,而且表叔可能已经看见了。看不看见我才不管呢,爸爸没看见就行,但表叔是一定要品尝的。

表叔放好他的东西,就要去找老朋友们玩,说是打篮球,问我去不去。我很想去,去看表叔打篮球,裆里的大鸡巴肯定一晃一晃的,但是我自己去还有点胆怯,多希望哲哥也去,可又不知道哲哥愿不愿意去,想了一想就算了。表叔刚要走,我突然想起来,说:表叔你穿着这个打球不舒服吧,我们有球衣,你在这里换上吧。表叔说:不了,就打一小会,然后还要去吃饭。我遗憾的说:好吧,表叔早点回来。

表叔一走,我就开始问哥哥们怎么勾引他。阳哥过来说:晚上他不是在你床上睡嘛,等他睡了,你就过去,说你在这边睡不着,必须要在自己床上才能睡着,这样不就进他被窝了。之后的事就慢慢来,这是第一步。大家都说这个办法好,我记在心里,就等晚上了。

 

(十八)

晚上表叔回来了,洗完澡躺在我的小床上。我躺在大床上焦急的不行,又有点不敢去。哥哥们说我:想不想让你叔操你?想让他操你就得去。我当然想了,于是给自己鼓了鼓气,抱着枕头回到我的房间。

我一拉门,门被锁上了,于是敲了敲,然后听见里面表叔从床上下来,穿上拖鞋,打开灯,走过来给我开门。因为我个子矮,门一打开我就正对着表叔下身,表叔全身只穿了个内裤,被里面的一大坨东西撑的紧绷绷的,我真想扑上去把脸埋在表叔胯下,但我当然不敢了。表叔看我拿着枕头,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在那边睡不着,我要在自己床上睡。表叔说:啊,我把你床占了,你回来睡吧,我到那边睡。我一听表叔要去那边睡,赶忙说:不行不行!爸爸如果知道我把你赶走了的话,肯定会骂我的。表叔笑着说:我不会说的。他说完便要去拿床上的枕头,我赶忙冲上去抱住表叔,身体贴紧他的屁股,说:不行不行!表叔看着我无奈地笑了,摸摸我的头说,上床吧,今晚叔叔抱着你睡。我高兴坏了,关上门,把枕头扔到床上,钻进了被窝。

表叔把灯关了,也进了被窝。我的床本来就小,表叔体格又大,两个人显得很急。正常的话也不会很挤,因为我一直紧紧贴着表叔,搂着表叔的腰,脸埋在他的胸肌上。表叔说:你都多大了,还抱着人睡。我说,和叔叔比,我就是小孩子啊。表叔笑着说,真拿你没办法,自来熟。我抱着表叔,想含住他的乳头,但是不敢。我问表叔,大学好玩吗?表叔说,好玩啊,想干嘛干嘛,没人管。我说,真的?干什么都行?表叔说,杀人放火当然不行了,等你上大学就知道好不好玩了。我问他,你经常打篮球吗?他说,嗯,我是系篮球队的,经常比赛,但是没得过奖。我说,他们打篮球的都有腹肌,你怎么没有啊?他说,我也有啊,不过这两年太能吃,腹肌藏在里面了,你摸。表叔抓着我的手放在他肚子上,他屏足一口气,果然有棱角分明的腹肌,很硬,只不过外面有一层薄薄的脂肪,看起来不太清楚。表叔肚子上有腹毛,一直延伸到内裤里,我想顺着毛摸下去就能摸到阴毛,然后就是叔叔的大肉棒,但我还是不敢。

和叔叔又聊了一会,他还说了我小时候的事,我都不记得了。聊完就准备睡觉了,我背对着表叔,让我的屁股对着表叔的裆部。过了一会,我觉得表叔应该睡着了,我就轻轻的挪动身体,假装不经意碰到叔叔的肉棒,一碰到就能感觉到叔叔硕大的肉棒。碰了几下,表叔也没有反应,可能真的睡着了。我的小内裤被哥哥们扯的,已经很松了,我蹭了几下后就掉了,光着小屁股贴着叔叔的肉棒。过了一会表叔还没有反应,一定是睡着了。我转过来,一个手提起叔叔的内裤,另一个手伸进去,一下子握住了叔叔的大肉棒,尽管是软的,但也又粗又长,我的小手根本攥不住。我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摸到了叔叔的鸡巴,有点得意忘形了,竟然慢慢的撸动起来。过了一会,我感到叔叔的鸡巴变硬了,最后勃起了,更粗更长了,上边的血管都能摸到。我想可能是叔叔梦中感觉到了,接下来撸的幅度稍微大了一点,又过了一会,我发现叔叔的鸡巴在配合我,我不动,肉棒也在我手里抽插,原来叔叔没睡着,他在用胯顶我。

我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如果我现在把手拿出来,叔叔一定会知道我是故意的,我现在装睡的话,就让他以为我在梦游吧。想到这我就不动了,闭着眼睛假装睡觉,但手还握着叔叔的肉棒。叔叔看我不动了,就笑着说,怎么不动了,宝贝?我不敢应声,继续装睡,还打起了呼噜。叔叔说,从我来这你就对我不怀好意,终于让你得逞了是不是?我还在装睡,叔叔突然攥住我在他肉棒上的手,快速撸了起来,尽管他的肉棒很粗,中间又有我的小手,但他的手更大,一把全部攥住,不停的撸,屁股还配合着手,顶着鸡巴。我还是一动不动,叔叔有点不耐烦了,说,臭小子,还在装。说着把我抱起来,抱在他怀里,我的小内裤本来已经退到大腿根了,被他一把扯下去,大手抓住我的鸡鸡,这时候不用说当然是硬邦邦的,他捏了捏我的龟头,然后开始撸。躺在叔叔的怀里,又被他玩弄鸡鸡,舒服的我忍不住哼哼起来,但还在装睡。叔叔越撸越快,我打算他把我撸射了之后再清醒过来吧,于是享受着叔叔的惩罚。撸了一会,叔叔突然问我:白天我来的时候你在干嘛?我一听吓得出了冷汗,完了,是不是被叔叔看见了。我因为紧张,忘了装睡,张嘴问叔叔:你看见洋哥操我了?

叔叔笑了:哈哈,你不装睡了?我不但看见你被人操,还看见你吃人家的鸡巴了。我吓得顿时软了,连忙说,叔叔千万要保密啊,不能说出去。叔叔说,你被人家欺负,明天我教训他们。我说不是这样的,是我愿意的。叔叔开始不信,于是我把我和哥哥们的事情都给叔叔说了,再加上我一整天都在打算揩叔叔的油,叔叔才相信我确实是个欠操的小骚货。

叔叔了解了以后没有说什么,好像在想事情,我对叔叔说,叔叔,我想吃你的鸡巴。叔叔说,吃吧,把我搞硬了,你得解决。我像得了圣旨一样,钻下去,叔叔把腿支起来,内裤脱到膝盖,我把脸埋进叔叔的裆部,用力闻了一下叔叔的味道,然后含住叔叔的肉棒吞吐起来。叔叔的鸡巴太大了,比任何一个哥哥的都大,我的小嘴根本装不下,还没吃到根就已经插到喉咙了。含了一会,叔叔就受不了了,情不自禁的用腿夹住我,还把我的头往他鸡巴上按,说着,太舒服了,小骚货口活真好。过了一会又说,转过来吃,屁股对着我,叔叔看一下。于是我嘴里含着肉棒,身体旋转180°,骑着叔叔的肚子。我说,叔叔玩吧,我已经洗干净了。叔叔说,真乖,让叔叔给你检查身体。他摸了摸我的鸡鸡,然后用大拇指按住我的小穴,直到大拇指插进去,然后用中指查,又用中指和食指一起插,边插边说,太嫩了,真是极品!叔叔每插一下,我都呻吟一声,不断变换花样吃叔叔的鸡巴。

过了一会,叔叔要射了,他突然翻身把我压在床上,大鸡吧直接捅进喉咙,腰胯不断的砸在我的脸上,我一动也不能动,被叔叔干了十几下,最后一下压住不动,精液喷涌而出,直接送进胃里。射完后叔叔把屁股抬起来,鸡巴吊在我的嘴上边,我抬起头把叔叔的鸡巴舔干净,叔叔这才躺下来,把我抱在怀里。叔叔说,有没有弄疼你?我说没有,很刺激。叔叔说,你那些哥哥真会调教,把你玩得这么骚。我说干我的时候我会更骚,说着倒骑在他身上摇屁股,叔叔拍了我屁股一下,说,下来吧,你的花样还不少。我很纳闷,一般情况接下来就该操我了啊,我说,叔叔不操我了吗?叔叔说,今天就别了吧,其实叔叔不太喜欢操小男孩,更喜欢操小女孩。我很失望,不知道算不算勾引失败了。叔叔接着说,可惜你没有姐姐妹妹,要不然来给叔叔解解乏。我说,叔叔你不想操我的话,就给我撸一管吧,叔叔说这个当然可以。我躺下来叔叔给我撸,撸了几下叔叔说,你起来,跪在床上。我照做了,叔叔把手蜷成一个圈,放在我鸡鸡前,说,操叔叔的手吧。我还没玩过这个,我把鸡鸡插进去,顶着胯,和被人撸不一样的舒服。可能是第一次这样玩的原因吧,很快就射了,都射在叔叔的胸上。我趴上去舔,顺便含住叔叔的乳头吮吸了一会。

都结束后,我躺在叔叔的怀里,摸着他的大胸肌。叔叔问我,你那些哥哥玩你你受得了吗?我说当然受得了了,几个人一起来,轮流来,我都受得了,有的哥哥把我当性奴的,很刺激的。叔叔说,真是个小骚货,要不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吧。我说哪啊?叔叔想了想说,唉,还是算了吧,你太小了。叔叔这样说,我更好奇了,肯定是个刺激的地方,于是求叔叔:我要去,我要去。叔叔想了一会说,你真要去?我肯定地点头。叔叔说,在那我说了可不算,你被人玩死都得忍着,确定要去?我坚定地说:要去!
 

  • Like 8
  • Haha 1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 10 months later...

免费安卓VPN💋稳定⚡️快🆓免费 👉👉👉点这里下载 ⏬⏬⏬

  • 3 months later...
  • 3 weeks later...
  • 3 months later...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Restore formatting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hare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