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巨屌健身房


fun
 Share

Recommended Posts

巨屌健身房

一、陈志远的愿望

    虽然陈志远因为工作调动刚刚搬到江滨国际这一带来还没多久,但是对于这片地区他早有耳闻。前些日子很火的一个新闻讲的一个夜跑的大学生被三个壮男半路劫色就发生在这个充斥着摩天高楼和七彩霓虹灯的街区。

    不过陈志远不但不担心这些,反而对此还隐隐有些期待。

    因为陈志远是纯1,再加上他训练多年的好身材,无数的骚0想要主动跪舔他的大鸡吧。而对陈志远来说,那些主动上门的骚货始终缺少一种味道,那就是强奸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的征服的快感。所以他心想要是哪天真能遇到这种事情就刺激了,他实在是看够了G片里的强奸桥段,那些男优就算演技再好也演不出来真的强奸的感觉。

    一想到新闻中报道的情节,夜跑大学生穿着紧身运动衣和运动裤,在夏天的江边夜跑,然后被路上杀出的三个满身肌肉的壮汉拖进了附近的公园小树林。大学生一边不肯就范一边又不得不用自己粉嫩的菊花去承受三个壮汉硕大的鸡巴轮草,他肯定一边说不愿意,一边还吃着一根青筋爆出的粗大鸡巴口水直流。

    陈志远光是想到那些壮男硕大的胸肌,3根充血到异常巨大的鸡巴,射了大学生一身的精液,还有大学生像狗一样被操得合不拢的菊花就浑身燥热,他加快了手上套弄的速度。

    “操,骚货!”

    随着一声低吼,陈志远18cm的鸡巴连着射出6股白色的精液,统统射在了对面的墙上。他还沉浸在刚刚那个淫乱的画面中,想象着自己也能有朝一日亲身参与一次就是这一生最大的愿望了。

    收拾好撸完的残局,电话就响起来了。

    陈志远看了看是健身房的教练打来的,催他该去上私教课程了。

    陈志远一直听朋友说健身房里的私人教练说穿了就是个卖的,只要你够有钱,想怎么玩想玩几次都行。不过这些教练里大多都是直男,一般也不会为了几个钱去和同志玩,但是为了生存,也得适应健身房里G多的事实,所以也会和那些对他有意思的男学员玩玩暧昧,最多打个飞机赚点外快。

    这个催他的教练叫韩锐,是星空健身房里的明星教练,叫台柱也不为过。韩锐个头出众有185,块头大而不壮得过分,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他宽肩窄腰,八块腹肌块块分明,特别是胸前那一对大胸肌,好像两座山丘一样挺立在胸前,每次韩锐穿着紧身教练衣巡场的时候,那硕大的胸肌都好像要从衣服里爆出来一样,吸引来无数的口水和那些骚0的逼水,四周一双双恨不得吃人的火热眼神直勾勾得盯着他的胸前和胯下大肆揩油。

    想到今晚又能见到这个极品教练了,陈志远刚刚软下去的18cm大鸡巴又有勃起的迹象,他一直想把这个韩锐给办了,但接触了这么久还是没什么进展,好像这个韩锐是油盐不进,无论自己怎么暗示都只是一笑而过,只和自己保持着暧昧。这让觊觎韩锐很久的他不由得怒火中烧,心想要是真的这么不听话就去找人弄点迷药来上演出现实版的“迷奸健身教练”。一想到韩锐用硕大的胸肌把自己粗壮的鸡巴一点点磨硬,想到韩锐帅气的脸庞被自己18cm的大鸡巴甩打到啪啪作响,想到韩锐结实有力的翘臀在自己跨下沉沦,想到韩锐低沉磁性的呻吟,陈志远的鸡巴几乎要硬得爆炸了。

    “妈的,这韩锐暂时是搞不定了,得先找个骚货给自己降降火。”

    说着,陈志远一边撸着自己硕大的鸡巴,一边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炮友的号码。

二、教练韩锐

当健身房教练,要么上面很有料,要么下面很有料,韩锐属于两者兼顾型。

他刚毅的脸庞配上一双小眼睛和精心蓄的小胡子,让人一看就充满了野性的欲望。1米85 的高个加上一身盔甲一样的坚硬硕大的肌肉,没有一个骚0看了他身材不直流口水的。

如果光是这样,韩锐还不能够算呼风唤雨。让他能够混的风生水起,随意驱使那些贱受和骚0,甚至让一大帮所谓的纯1都拜倒在自己脚下跪舔的,是他那天赋异禀的22CM大屌。

韩锐对自己的身材自信,对自己的大屌更是自信,那些在网上信誓旦旦得说自己多么猛多么粗大,多么操得小受无法自拔的大鸟猛1、肌肉纯1,一个个在看到自己的大屌的时候全都被打击得无以复加。到最后还不是乖乖得撅起屁股任自己蹂躏拍打,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如果把G圈比喻成食物链的话,韩锐就是那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王者,所有的人都要臣服在他的脚下,只要他韩锐一个电话,那些骚0贱货都得乖乖得撅起屁股送上门来给自己爆操,以至于他玩到后来口味越来越刁钻。

现在的韩锐对0已经失去兴趣,他现在唯一有兴趣的就是征服那些叱咤G圈的猛1,看着一个个肌肉饱满的猛男前一秒还把某个小受操得死去活来,后一秒却在自己的胯下为了承受自己的巨屌而痛苦嚎叫,看着那些所谓的纯1前一秒还在小受面前显摆自己的大鸡巴,后一秒却因为被自己的巨屌爆操而兴奋得甩来甩去。

征服的纯1性子越烈,韩锐越是能从中获取快感。而他现在的目标就是自己手上的一个学员。

这个学员叫陈志远,张得不错,粗狂的脸庞中带着一丝斯文气息,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身高虽然比自己矮点,但是也有178,那一身肌肉至少练了也有五六年以上,胸肌饱满,背部挺拔,尤其是那翘臀,又白又挺。

其实韩锐在刚接到陈志远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学员的打算了,因为以陈志远的训练水平是完全是不用再上私教课程的,而他还偏偏选了自己做教练用意岂不是太明显。不过既然是自己送上门的猎物,韩锐当然不会拒绝,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打算,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显得太廉价,而自己的大屌岂是这么容易见到。

所以好几次陈志远明里暗里给了韩锐暗示,他都一笑了之当做不知道,始终和陈志远保持着暧昧的距离。

比如卧推的时候故意过去保护而让陈志远能够仰视到自己壮硕的胸肌,深蹲的时候从背后给予支持,装作不经意得让自己的巨屌碰到陈志远白嫩的臀部,帮助拉伸的时候用自己粗大的手掌从脚踝一路按到陈志远的大腿根部,种种行为都是为了能够挑逗起这个肌肉壮男的性趣,欲情故纵。等到性趣积攒得越来越多,直到即将爆发的那一刻再征服这个猛男,让他心甘情愿臣服在自己的胯下。

今天晚上就是这个爆发的时刻,所以韩锐早早得就给陈志远打好电话预约,准备给这个肌肉猛男一场空前的大鸟盛宴,让这个肌肉纯1成为自己胯下又一个骚0。

韩锐22cm的巨屌此刻已经饥渴难耐了。

三、酒店3P(一)

        陈志远联系的炮友叫做徐峰,人称峰哥,是他的固炮。

        峰哥在遇到陈志远之前一直是做1的,也操过无数的小受,但是自从被陈志远操过之后就彻底被征服了,不过峰哥只为陈志远做0,在别人面前,他依然是那个高傲的肌肉猛1。

        在简单联系了几句之后,两人就商量好在江滨国际开个房,找个骚0好好得爽一把。

        峰哥对0的要求很高,一是身高必须在175之上,二是年纪不能大于25,三是必须有肌肉而且要骚,四是JB不能短于15cm,只有满足这四个条件的优质男人才够资格被他峰哥玩。

        当然峰哥的要求高是因为他自身的条件也高。

        峰哥虎背熊腰,180的身高配上结实饱满的胸肌,粗犷的体毛从胸前一直延伸到大鸟,下面挂着的东西,平时软的时候就很吓人,完全勃起更是能有惊人的18,粗度、长度、硬度统统顶级,难怪让优质肌肉受趋之若鹜,一个个对他的大鸟爱不释手。再加上一个条件完全不输给峰哥,甚至在其之上的陈志远,哪里还有什么骚0能够抵挡得住两个肌肉纯1同时进攻的诱惑,纷纷表示愿意马上被操。

        峰哥在这众多应招被操的优质男人里选了一个自己看得顺眼的,而陈志远根本不关心这个受张什么样子,因为他只要操峰哥就可以了,至于骚0,实在是没什么征服的快感,随便玩玩就好。

        当陈志远到的时候,峰哥和骚0已经在床上激战了。

        陈志远看到徐峰张开双腿站立在床上,180cm的身高加上宽阔的肩背几乎都要把从后背窗户上透过来的光线完全遮挡住,他方正的胸肌上一撮性感的胸毛一路沿着六块腹肌延生到胯下的大屌,一根软着的粗大肥屌耷拉在胯下晃动,马眼处还有几滴淫水闪烁,那是因为兴奋而分泌的前列腺液。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荡人心魄的淫靡气息。

        徐峰胯下的骚O没有察觉到陈志远的到来,他正穿着黑色笔挺的西装跪在徐峰的一双大脚之下全神贯注得仰望着面前的大屌。

        骚O凝望了许久,饥渴得想要伸出舌头去品尝面前这根大黑茄子一样的庞然巨物,刚要触碰到JB的时候,却被徐峰一下用JB甩打在了他英俊白嫩的脸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骚货,想吃爸爸的大鸡巴了吗?”

        徐峰扶着自己粗黑的大屌沉声问道。

        “想!爸爸快给我,我要吃爸爸的大鸡巴!”

        骚O因为兴奋激动,说话声都有些颤抖。因为他早已被徐峰的阳刚帅气所折服,心想终于能够吃到这个肌肉猛1的巨大男根了。

        徐峰看了眼站在门口的陈志远,想起上次自己被他的巨屌在阳台上站着爆操到喷射的情节,手中的JB一下子就硬了起来,于是急不可耐得把自己的肥屌插入到胯下骚O饥渴的嘴里面。

       “唔···好大····”

       “唔···爸爸的JB好大···”

        骚O被徐峰的巨根一下插爆了自己的嘴,他感到自己有些无法驾驭口中的巨物了。

       “好爽!”

        徐峰兴奋得吼道。

        他用一双肌肉发达的双手死死得按住胯下骚O的头,一个劲得在骚O的嘴中横冲直撞,好像发疯的公牛一样只知道尽情宣泄。

        “唔···太大了···唔···爸爸的JB太大了!”

        骚O此刻已经被口爆得头晕目眩,他只能使出浑身的力气才从徐峰疯狂的抽插中找到一丝空隙让自己得以逃脱庞然巨物的攻击。

        徐峰哪里管的了这么多,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他只知道骚O越是嚎叫自己就越是兴奋,那些骚O因为吞吐自己巨屌而不住流淌的口水,那些骚O被自己巨根深喉时止不住留下的眼泪,都是自己征服他们的证明。他要全世界的骚O都知道自己就是他们的主人,他徐峰就是那些骚O一直在寻找的最强猛1,要他们所有人都拜倒自己的巨屌之下甘心诚服。

        四、酒店3P(二)

        陈志远此刻已经被眼前的画面撩拨得全身燥热难耐,胯下的一根巨屌几乎要把裤子的裆部都给撑爆。

        他迅速把门关上,拉开拉链,好让自己的巨物出来透透气。

        徐峰还沉浸在爆操骚O的快感中无法自拔,却看到陈志远一个转身,那根自己又爱又恨,熟悉又恐怖的可怕巨屌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陈志远粗黑的JB上根根青筋暴起,尤其是那个拳头般大小的巨大龟头,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出黑亮的光泽,像是有无穷的魔力一样,让徐峰看得目不转睛,口水直流,后穴瘙痒。

        身下的骚O听到动静原本想要转过头去看个究竟,却被徐峰一把狠狠得按在胯下动弹不得。

        骚O只觉得口中的JB比刚刚又胀大了几分,好像一根新鲜出炉的特大号美国热狗,巨大而滚烫,在自己的嘴中爆插不停。因为徐峰的JB实在太粗太大,骚0只觉得整个嘴都被塞满,只能发出唔唔的声响。

        “唔!唔!”

        随着徐峰又一阵用力搅动,骚0只觉得口中的巨棒坚硬无比,灼热难耐,好像巨棒里所有的血液都要沸腾跃出一样,它的每一次跳动都撩拨到骚0最饥渴的欲望。他只觉得口中的巨棒此刻就是力量的化身,就是至高的存在,世上再没有东西能跟口中这个巨物相比,只要能含着他,自己就甘愿为这根JB的主人为奴,甘愿诚服在JB主人的胯下无尽的沉沦。

        骚0感到自己包裹在西裤里的肉棒此刻已经到了喷射的边缘,16cm的JB因为极度的兴奋已经开始不断颤抖。

        就在骚0几乎快要喷射的时候,他看到又一双大脚站在了自己的旁边。

        因为头被徐峰按着,骚0看不清楚大脚主人的模样,却看到那对肌肉虬结的粗壮大腿间竖着一根比自己口中肉棒还要粗壮还要巨大的JB,这根粗黑的JB淫光闪烁,光是看着它就让人感到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将你压垮。

        骚0此刻只觉得一枚炸弹在自己脑海中炸响,“轰”的一下,全身上下都剧烈得颤动起来,他的双眼迷醉,思维一片空白,好像一个溺水的人失去方向一样,慌忙得伸出双手在空中乱抓乱晃,企图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左手却正好抓在陈志远滚烫的巨根上。

        “唔!!!”

        虽然嘴巴被肉棒塞满,骚0还是难以抑制得发出一声巨大的呻吟。

        这呻吟和他之前任何一次被其他猛男操射时都不相同,虽然只是被插嘴,但插嘴都能插到自己不由自主得喷射,这样被征服的快感比之前任何一次被操PI'YAN操射都要强烈,这是一种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巨大快感,就像是一根被堵了很久的橡皮水管,出水口因为长时间被堵住已经膨胀到变形,而此刻终于得到宣泄。剧烈的快感中甚至带着疼痛。

        徐峰的双眼刚刚还直勾勾得盯在陈志远的巨屌上意淫,突然感到胯下骚0的一阵骚动。低头一看,发现骚0的裆部如同机关枪发射一样不断颤抖,把他的西裤顶得一跳一跳,裆口那片湿润也迅速扩大,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胯下的骚狗被自己口爆插射了。

        “妈的,真没用,还说是什么肌肉耐0,才吃了两口老子的JB就不行了。”

        徐峰用他的大屌甩了甩胯下骚0的脸说道。

        陈志远也没料到这个骚狗居然这么不中用,看着满身肌肉,JB也不小,却这么两下就被徐峰给插射了,还只是插嘴,难怪徐峰会得意洋洋。

        看着如同刚刚获胜的战神一样的徐峰正甩着他的大屌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得征服小受,陈志远就跟吃了伟哥一样兴奋起来,一种强烈的征服欲望已经填满了他全部的大脑,此刻他只想着如何把面前这个肌肉猛1压在身下狂操,直到把他操哭、把他操射!!

五、酒店3P(三)

    陈志远一个巴掌拍在徐峰的脸上,怒道:“妈的,骚货见到老子还不过来跪舔大鸡巴,在那边搞什么JB玩意!”

    徐峰原本还沉浸在口爆插射骚0的快感中,却被陈志远一个巴掌拍得头晕目眩,陈志远的霸道让他一下就有被征服的感觉。

    徐峰看着这个把自己操射让自己日思夜想的男神现在就自己面前,一个巨屌愤怒得挺立着,饱满的胸肌上面是一张帅气惊人的脸庞,尤其是那一对不怒自威的双眼,让人不自觉得就想诚服在这个男人的面前。

    “扑通”一声,徐峰挣扎了一下就跪在了床上,像条狗一样缓缓爬到陈志远的巨根面前,颤抖着用双手想要抓住巨根塞到自己的嘴里,却不料陈志远把他18cm的巨屌往自己腹肌上一拨,巨屌一个反弹打在了徐峰的脸上,留下一条红红的肉印。

    因为陈志远的JB过于粗大,那力道让徐峰觉得自己的脸上好像是被一根烧红的铁棍用力得甩了一下,他一边吃痛一边又有一股难言的快感在腹中集聚,兴奋得肉棒也分泌出几滴淫水来。

    “贱狗,还没吃到JB就这么兴奋!”

    陈志远看着胯下徐峰饥渴的模样,一股快感油然而生。

    “骚货,想吃爸爸的大鸡巴吗!”

    陈志远扶着自己粗黑的大屌继续甩打在徐峰脸上问道。

    徐峰只觉得一股强大的耻辱感让他张不开嘴,因为他不久前才刚刚以同样的手法用自己胯下骄傲的大屌调教着骚0。而此时此刻,在同一张床上,在被自己调教的骚0面前,被调教的人却换成了肌肉发达的自己,换成了叱咤G圈的猛男,换成了无数骚0眼中可望不可及的超级纯1。

    这种巨大的身份反差一下击中了徐峰心中的G点,那个他一直渴望却不敢面对的场景,此刻、现在,他只想放空大脑,让自己坠入无底深渊尽情沉沦。

   “贱狗就是贱狗,还没吃到JB就留了那么多水。”

    陈志远笑骂道。

    徐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胯下,果不其然,自己粗黑的龟头上一阵闪亮,那是从马眼里流出了大量的前列腺液湿润所致。他只觉得此刻已经完全被面前的男人所征服,心中的奴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释放,连带着胯下的JB都硬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程度,一根大屌几乎无缝贴合在六块腹肌上,上翘的龟头简直要把自己的肚脐都给顶穿。

    徐峰的快感实在太强烈了,他感觉自己一下就到了喷射的边缘,就像刚刚被自己口爆插射的骚0一样,仅仅是看到陈志远的JB,他就抑制不住射精的冲动了。

    “我要吃爸爸的大鸡巴。”

    徐峰终究抵挡不了自己无穷的欲望,低声得开口说道。

    六、徐峰的沦陷(一)

    陈志远一个巴掌打在徐峰脸上。

    “大声点,想吃什么!”

    “我要吃爸爸的大鸡巴!”

    徐峰决定抛掉所有耻辱,大声得说道。

    陈志远又一个巴掌打在徐峰脸上。

    “你算什么东西,敢自称我。”

    徐峰只感到自己得脸上火辣辣得疼,他的右脸连吃了三个耳光,又被陈志远粗壮的JB甩打了不知道多少下,已经微微有些红肿,但是这种疼痛反倒越加刺激得他兴奋不已,他只觉得能征服他的男人就应该这样霸道。

    “贱狗想吃主人的大鸡巴!”

    陈志远的嘴角翘起,心想终于调教好胯下这个肌肉骚奴,一手捏开徐峰的嘴,扶着自己的肉屌就是一个深喉。

    “唔!!!”

    徐峰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想要呕吐却被陈志远的大肉屌塞满了整个嘴,只能痛苦得呻吟。

    “贱狗,主人的JB大吗?好吃吗?”

    “唔!唔!”

    徐峰哪里还能说得出话,只能支吾着回应陈志远的问话和他的巨屌的冲击。

    一旁的骚0看到刚刚爆插自己的肌肉纯1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被另一个猛男尽情调教和羞辱,他刚刚射过的JB再一次挺立起来。

    陈志远也注意到了骚0的变化,一个邪恶的念头在他脑海中形成,他今天要彻底征服胯下的徐峰,让他永远成为自己胯下的骚狗,而最关键的就是如何彻底击垮徐峰内心那最后一道尊严的防线,只要这最后一点尊严被自己撕碎,徐峰以后就再也不是什么肌肉纯1,而是一条人人可以操他骚穴的肌肉骚狗。

    一想到这里,陈志远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感到征服的欲望在不断吞噬自己。

    “你,现在就把JB插到这个贱狗的骚穴里去!”

    陈志远对着骚0说道。

    骚0一阵惊讶,他虽然也做过1,但是却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还能享用像徐峰这样阳刚健壮的男人的后穴,特别是自己刚刚才被徐峰所征服,一转眼,徐峰却撅着屁股,含着JB,骚浪得呻吟着等待肉棒滋润他的后穴,这种角色转换的快感让骚0的JB又硬上了几分,16cm的JB充血到几乎要爆裂。

    徐峰听到陈志远要骚0插自己的后穴也是一阵纠结,脸色不停变换,无奈口中被插着巨大的肉棒,想要反抗双肩却被陈志远一双粗壮的手臂狠狠得按在床上动弹不得。他的身体一低,反倒把翘臀抬得更高,他只感到一阵清凉在PI'YAN处流转,菊花暴露在空气中一张一合,分外诱惑。

    这种被强奸一样的异样感受让他想反抗的心思一下子淡了许多,心底反而还隐隐生出一丝期待,渴望着自己能成为口中巨根主人的奴隶,渴望着有一根滚烫的肉棒填满自己冰凉饥渴的骚穴,渴望自己像条狗一样被别人按在身下爆操,让自己尽情呼喊、无所顾忌。

    骚0拍了拍徐峰撅起的翘臀,扶着自己涨到不行的JB对着他的骚穴就是狠狠的一个撞击。

    “啊!”

    只听到徐峰一声嚎叫,这个曾经不断显摆自己傲人大屌的肌肉猛1就这样在陈志远的调教下成为了骚0都可以随意驰骋的贱狗,这种被彻底羞辱、彻底征服所带来的心理上的巨大冲击一下子就击溃了徐峰最后一点骄傲和尊严,他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随着后穴大屌的长驱直入被完全撕碎,意识崩溃的徐峰只能凭着身体的本能反应去迎合大屌的冲击,去追求原始的快感。

    “啊!操我!!!”

    徐峰吐出口中的巨屌疯狂得喊道。

        七、徐峰的沉沦(二)

        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空气不断被急促的呼吸升温。

        徐峰喘着粗重的气息吞吐着口中手腕粗细的肉屌,虽然他的JB和陈志远的JB一样都是18cm,但是粗细却整整差了一圈。不是徐峰的屌太细,只能怪陈志远的巨屌太粗,足有手腕大小,任何被陈志远的巨屌爆操过的骚0对别的小JB都再无兴趣。

        徐峰还记得第一次被这个巨屌开苞时的场景,那种钻心的疼痛,一连几天PI'YAN都无法合拢的痛苦回忆,那是一种生理和心理上的全方位征服,以至于他之后无论爆操了多少极品肌肉男,还是对这种后穴的骚爽念念不忘。

        徐峰一边感受着后穴的撞击,一边不断吞吐着口中的巨物口水直流。他只觉得骚0的JB撞击得越深,越是有一股撩人的骚痒集聚在他的小腹难以驱散,所以他只能更加卖力得吮吸口中肥硕的肉屌,从而缓解自己的饥渴难耐。

        “变得能舔了,贱狗。”

        陈志远感受着龟头处传来的阵阵快感夸赞道。

        听到陈志远的夸奖,徐峰更是卖力得吮吸起来,他恨不得用尽所有招数来讨好面前这根巨屌的主人。

        突然,徐峰感到自己的奶头一紧,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原来是陈志远的一双大手按耐不住在他巨大饱满的胸肌上来回摩擦。快感的不断升级让徐峰忍不住呻吟起来,吮吸JB的口水因为呻吟而流了一床单。

        “贱狗的大胸肌摸起来就是爽!”

        陈志远用他巨大的手掌在徐峰壮硕的方形胸肌上来回揉捏,他的手掌因为长期健身长出的茧此刻却成为了最好的催情道具,无情得摩擦着徐峰那对巨大隆起的山丘,时而摩擦过奶头的部位,引来徐峰不由自主的喘息呻吟和阵阵颤抖。

        一时间,徐峰的脸上、胸肌上、翘臀上全都泛起了血红。他的脸上因为不断吮吸陈志远的巨屌而兴奋潮红,他的胸肌被陈志远尽情得揉捏而异常充血,他的翘臀被身后骚0的16cm大JB不断撞击和手掌拍打而泛着红光。

        徐峰此刻就像一个喝醉酒的人,在洁白的床单上被陈志远和骚0肆意玩弄。他的肌肉越是发达有力越是让人有征服的快感,他的巨根越是粗长,被撞击得跳动起来也越是让人感到无比羞耻。他只能以本能的快感和欲望去驱动自己的身体迎接这前后夹击,全让忘了自己曾经是一个桀骜不驯、不可一世的肌肉猛1,操射过无数肌肉男的大屌猛1。

        徐峰已经彻底沉沦在这快感之中,甘心成为一条任人玩弄的贱狗,甚至曾经胯下的骚0都能够将他按在身下肆意操弄。

        嘴里的温度,胸肌的揉捏,口中的撞击,后穴的撞击,再加上从纯1到贱狗的身份转变,让所有快感成几何倍数的升级,当这种强烈超过上限,就像一个高压锅不得不轰鸣放气一样,随着徐峰声嘶力竭的一声吼叫,一道金黄的液体从他的马眼中怒射着喷出,喷到了他的腹肌上,喷到了他的乳头上,甚至喷到了他的脖子上。

        “啊!!!”

        徐峰突然身嘶力竭得一声大叫,陈志远低头一看,发现原来是胯下的贱狗被操尿了。

        徐峰这个身高180,一身壮硕肌肉的汉子,就这样在陈志远和骚0的操弄下被操尿了,他的体液浸润了他身下的整个床单,他全身的发达肌肉都因为潮喷而颤栗抖动。

        八、徐峰的沉沦(三)

        此刻徐峰背部发达的肌肉都近乎痉挛得夹在一起,原本粗壮的双手也因为高潮而不能够承受他巨大的身体重量,手劲一松便让他的一对巨大胸肌贴在了床单上,整个人像是泄了气一样跪趴在床上,只有那张刚毅的脸深埋在陈志远的跨间大口喘息着。

        看着胯下的徐峰像条狗一样被操弄到潮喷,感受着徐峰急促的鼻息像一道道火焰一样冲击着胯下的巨屌,陈志远只感到一阵兴奋,这种征服肌肉猛男的优越感和快感简直比射精都来得更为强烈,后者只是JB上的爽,持续不过几秒,而前者却是心理上的享受,快感深入骨髓。

        身后的骚0只感到徐峰的菊花一阵猛烈的收缩,那原本就很紧翘的巨臀此刻更加诱惑,菊花收缩的巨大力道像是要把他的JB夹断一样,又像一张诱人的小嘴,紧紧得包裹着他的JB不肯放松,不断挑拨。

        骚0因为快感的阵阵来袭,才不管身下的徐峰还能不能挨操,继续用他16cm的JB进攻着这个肌肉猛男的湿润后穴。

        徐峰之前哪里受到过这样的爆操,从来只有他把骚0操尿操射,不想今天却是自己跪趴在下面被操弄到潮喷,从来都只有他像主人一样肆意玩弄胯下的贱狗,问他们要不要自己的大JB继续,不想今天却是自己被后入式操尿之后继续苦苦哀求JB的插入,生怕自己的骚穴不能够被填满。

        “贱狗就是贱狗,恐怕这根小JB是满足不了你了。”

        陈志远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只大脚就把徐峰健壮的身体踩翻转过来。

        骚0识趣得拔出JB退到一旁,看着陈志远把徐峰的双脚像螃蟹腿一样分开,一根青筋暴起的粗壮巨屌在徐峰的骚穴处来回摩擦。

        原本就无法满足的徐峰此刻更是感到空虚,仿佛骚0JB的抽出把他的魂都抽出了一样,只是饥渴得望着满身肌肉充血的陈志远,喘息着等待着他巨根的插入,眼中有一丝畏惧,更多的却是期待。

        陈志远此刻大头小头都已经充血到沸腾,他的大肉棒更是饥渴难耐,来回摩擦了几下之后,他的巨大龟头对着徐峰骚湿的后穴就是一个挺进。

        “啊!!!痛!!!”

        徐峰又是一声巨大的哀嚎。他此刻只觉得整个肛门都要被撕裂一样,一根硬得发烫的铁棍像是在自己的后穴施展酷刑一般,让他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按理说在经过了骚0的16cmJB开垦之后,一般的大鸡巴都可以轻松无痛的进入了,无奈陈志远身怀异禀,一根手腕粗细的巨根哪里是常人可以轻易接受的,何况徐峰终究是1,被操得次数屈指可数,菊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贯通了。

        陈志远操人有个原则,就是绝不心慈手软,他不会因为被操的人受不了自己的巨屌就缓慢进入,他要所有被他操过的猛男都知道,在他陈志远的巨屌面前,任你肌肉再大,大屌再猛也只有乖乖挨操的命。而且叫的越是大声,陈志远越是兴奋,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巨屌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

        就像现在正在承受巨屌冲击的徐峰一样,每一次插入都像是被开苞一样疼痛,但是疼痛过后那种无与伦比的巨大充实感让他刚刚潮喷过的疲软大屌一下就被插硬了。

九、操射徐峰

“啊!啊!”

徐峰的嘴巴终于不再有大鸡巴堵住,可以尽情得呼喊叫唤出来。

他因为刚刚才潮喷过,身体有些发软,但是骚穴中传来的一拨又一波快感让他疲软下去的JB又一点一点得硬了起来。

陈志远感觉自己胯下的巨根就像一个打气筒一样,每次全力插入,在身下迎合的徐峰的大肉屌就颤抖一下,然后一点一点得硬起来、鼓起来。他插得越快越用力,这根肉屌就勃起得更快,直到这根肉屌足够粗、足够硬、足够鼓,鼓到再也打不进去气为止。

这种视觉上的奇妙享受让陈志远原本就很粗壮的JB又硬生生得涨大了一圈,他就喜欢看着猛男在自己胯下沉沦,看着他们巨大的胸肌随着自己的抽插而抖动,看着他们的大鸡巴被自己插得一柱擎天。

“贱狗,怎么被插了还这么硬,嗯?”

陈志远一只手在徐峰硕大坚硬的胸肌上来回摩擦,另一只手叉住徐峰的脖子,兴奋得问道。

徐峰只感到陈志远的手劲巨大,想要扭动脖子却怎么也做不到,虽然还能呼吸,但是菊花的充实混合窒息的快感让他整张脸都红透了,他只能拼命扭动身体回答道:“主人操得我爽!”

“妈的,你不是纯1吗!”

陈志远一个巴掌问道。

“我不是纯1,我是贱狗。”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是主人的贱狗,我想被操!”

“妈的,这么骚!”

陈志远又是一个巴掌。

徐峰的回答让陈志远血脉喷张,他看着身下这个180cm大汉此刻竭尽全力在用身体迎合自己的抽插,看着他坚毅俊朗的脸庞此刻是如此淫靡不堪,看着他满身的肌肉都因为兴奋而充血到红肿,看着他两块硕大胸肌上的乳头不停颤栗抖动,看着他不逊色于自己的18cm傲人大屌来回甩动、淫液四溅,看着他被自己的大肉棒从纯1插成贱狗,陈志远只觉得浑身血液加速,一身怒吼,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徐峰此刻只觉得全身发热、发软、意识也是迷糊不清、神魂颠倒,他只知道陈志远的一根滚烫巨棒还在自己的骚穴中不断抽插。

不同于之前的快感,徐峰慢慢感到有一股强烈的尿意在自己腹中集聚,这种尿意来得突然而又猛烈,好像陈志远的巨屌像是一只巨大的灌水管道,每次抽插都带来一大波的尿意冲进自己的腹中,随着巨屌的全根拔出再全根没入,这种尿意就像被加压一样,从腹中一点一点得往自己尿道中推送。

尿意越来越强烈,徐峰只感觉小腹都要被撑爆一般,他只能绷紧身体,两只大手使尽全力死死得抓在两侧的传单上,头往后仰,快速大口得呼吸着,意识近乎全部涣散,像一个受刑的囚犯一样,只等着巨屌最后的审判。

“不行,好像已经到马眼了!”

这是徐峰最后的意识。

陈志远也感到自己的巨屌已经硬到了极限,如果可以拔出来看得话,他想自己的龟头此刻一定肿得像个拳头一样,整个都通红着,但显然他一秒也不想停下,只想任由大鸡巴在徐峰的骚穴里肆意贯通,任由这种快感支配着自己的身体不断加速,像一个发疯的野兽一样,鲜红着双眼,要把身下的猎物都给撕碎。

陈志远终于到了喷射的边缘。

他只感到浑身肌肉一紧,手上跟着用力,宽大的手掌一下把徐峰的嘴死死得盖住,另一只手用力得抓在徐峰的胸肌上久久不能放开。

“噢,贱狗,主人要射了!!”

“唔!!”

徐峰只能呻吟着回应。

“噢!!!噢!!!”“唔!!!唔!!!”

陈志远和徐峰同时发出一阵身嘶力竭的嘶吼。

陈志远的动作戛然而止,一股浓稠的JING'YE从他马眼喷射而出,他舒服得直接闭上了双眼,尽情享受着胜利的战果,接着第二股JING'YE喷出,陈志远健壮的躯体一阵抖动,然后又是一股JING'YE喷出一阵抖动··又是一股···又是一股···

徐峰胯下的大屌也终于承受不了尿意,一股炽热而浓稠的白色JING'YE怒吼着从马眼喷射而出,直直得冲着天花板而去。他的18cm巨屌此刻就像一个炮台一样,不断得将重型火药全力发射而出。这极致的快感让他极力想要发出宣泄,可是他的嘴此刻正被陈志远死死按住发不出声音,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呜呜”的闷响。这种快感无法得到宣泄的憋闷又像一个循环一样,重新汇成一股暖流咆哮着冲回胯下,原本就要停止的火力此刻就像重新被点燃一样,又是一阵连环发射,巨屌像是一口气要把这辈子的弹药都喷完一样,没有节制的、不由自主的、无法反抗的将那粘稠的白色JING'YE怒喷到空中,直到这JING'YE变稀、变淡,直到这巨屌无力发射,直到徐峰再也不能动弹。

他此刻已经彻底痉挛。

陈志远只感到胯下的贱狗不停得在抖动,好像这辈子都没射过一样,有些好奇得睁开眼,发现徐峰已经有些虚脱,大腿根部连带着臀肌有些微微抽搐,似乎是痉挛的迹象。他身上高潮过后的潮红还没有褪去,只看到一大股一大股的JING'YE散落在他的头发上、脸上、胸肌上、腹肌上···

陈志远有些恋恋不舍得将自己的大屌从徐峰后穴中抽出,身体向前跨了一步,把半软着的大屌送到徐峰刚毅的脸庞面前。

徐峰只感到意识刚刚恢复,就闻到一股浓重刺鼻的JING'YE味道,他没有力气睁开双眼,却感觉到一根肥硕的肉屌在他面前,那个硕大的龟头已经抵在了他的唇间。他吃力得张开双唇

伸出舌头将这个半软着的巨物吞进口中,然后像是品尝美味一样一点点将大肉棒舔舐干净。

陈志远享受着徐峰温暖的服务,看到跪在一旁刚刚又自己打射了一次的骚0,粗壮的手臂伸出,一把揪在了骚0的头发上,按着骚0的头就贴在了徐峰的肚子上。

“贱货,把你峰哥身上的JING'YE都给舔干净了。”

骚0只觉得陈志远的语气是那么无可置疑,好像在这个房间里无论他说什么自己都会不由自主得乖乖照做,无法生出一点违抗的念头。于是他俯下身子,乖乖得用自己的舌头为力竭的肌肉猛男好好服务。

一场激烈的3P大战就这样进入了扫尾阶段。

十、猛男克星

江滨国际1F大厅的星巴克里,两个肌肉帅哥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聊天。

他们一个是高大阳光的年轻帅哥,一身运动系打扮格外活力,那双露在外面的粗壮手臂也格外吸引眼球,一对隆起的二头和三头肌则彰显着手臂主人强健的身材。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年龄稍大的成熟帅男。年纪约在30上下,那一对深邃的眼睛和迷人的胡须,再配上一身西装都几乎无法包裹的硕大胸肌,让路过的男男女女都舍不得移开双眼。

这对坐在星巴克的极品帅哥自然就是刚刚结束3P大战的陈志远和徐峰。

“这么说来,你刚刚用的就是这个药?”

陈志远有些惊讶的问道。

“没错,这个东西叫做‘猛男克星’,不是毒品,却有着相似的效果,应该是致幻剂的一种,但是副作用几乎没有。”

徐峰淡淡得笑道。

“难怪你他妈的今天这么骚,老子还没怎么操呢,就又是潮吹又是操射的。”

陈志远得意得说。

“我他妈才用了一点点,完全不敢多用。”

“哦?那你今天还流了那么多淫水,看看你刚才那贱狗的样子。”

陈志远玩味得说道,有些不太相信。

“哈哈,还不是阿远你的大鸡巴勾引的”徐峰爽朗得说道,“要是老子今天把这药全给用了,怕是几个你都不够啊。”

“真这么有效?”

“你小子还不信了是吧,有胆子你自己试试看?”

“免了吧,我今晚就有用处。”

“哦?这么快就想好目标了?”

“没错,那个家伙整天就跟老子玩暧昧不来实际的,我早就想让他跪在地上好好尝尝老子的大屌了,今天既然有你这东西,他是绝对跑不了了,怎么,峰哥,你也有兴趣?”

徐峰笑了笑道:“当然有兴趣了,可惜我晚上有事走不开,不然绝对要会一会这个连你阿远都搞不定的家伙。”

“放心吧,等调教好了下次我们一起操。”

陈志远说道。

“是你说的啊,我他妈下次就找你了。”

“放心,我先走了。”

陈志远接了个电话就出门去了。

徐峰看着陈志远宽阔的背影和挺拔的身材,心想着总有一天也要让这个桀骜不驯的猛男跪倒在自己胯下。

他一闭上眼睛就想到一个无比比刺激的画面:在一个狭小的房间内,陈志远跪倒在地上,他的运动裤被撕扯开来,一对白嫩的翘臀暴露在外面,翘臀上面有两个红红的掌印,显然是刚刚被人用力拍打过。而徐峰自己则跨步站在陈志远的身前,让陈志远的脸正对着自己那对肌肉发达的大腿,还有大腿中间那根异常粗壮的肉屌。肉屌勃起着却还没有全部硬起来,徐峰扶着它甩打在陈志远原本俊逸阳光的脸上,一声怒喝道:“乖乖过来舔老子的JB,然后撅起屁股求老子操你!”

徐峰只是想象着这样的画面就感觉胸中一阵欲火升腾,他的胯下又有些隆起,感到憋得难受。

正想把这故事继续下去的时候,他的电话响起来了。

“晚上10点来我这里,一切按计划进行。”

电话那头传来声音。

“这次就你和我?阿达不来?”

徐峰挑了挑眉毛道。

“今晚就我们两个,阿达说他加班没空,反正我们还是按照老套路,今天这个绝对极品,保证你操过忘不了。”

“哦?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徐峰被电话那头的人说得来了兴致,因为那个人眼光向来高傲,一般的货色他是看不上的,既然这次能给予这么高的评价,那么他们今天的猎物绝对不是凡品。

徐峰挂掉了电话,心痒得期待着夜晚的早点到来,因为那也意味着他们狩猎的开始。

陈志远此刻要是还在场的话他绝对会惊讶无比,因为徐峰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而屏幕还没有完全暗下去,屏幕上方的通话栏上赫然显示着两个大字“韩锐”!

十一、陈志远的计划

当陈志远赶到健身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这个时候的健身房器械训练区已经没有多少人,刚刚热火朝天的各路猛男秀肌肉的场景也已经消失,会员们都在更衣室进进出出,准备收场。

陈志远到更衣室找到自己的储物柜,刚脱下身上的外套,胸前那对巨大的胸肌就好像已经不受衣服控制一样跳了出来。仅剩的运动紧身衣把胸肌勾勒出饱满的曲线,两座山丘挺立在胸前让人看了热血沸腾。

只是这一个动作,陈志远就感到周围无数热切的目光。

而当他把自己的长裤脱下,露出被运动裤仅仅包裹着的胯下时,周围更是一阵骚动,仿佛都有人留下了口水。

“好大!”

“妈的,怎么那么大!”

“好想吃!”

周围的人都在盯着陈志远裆部那坨隆起暗自发出感叹。如果陈志远可以听到他们内心中的想法的话,他一定会被四周这些饥渴贪婪的欲望给瞬间淹没,不过即便他没有这种特异功能,他一样可以知道周围这群肌肉男在想些什么,他们那充满欲望的饥渴眼神一个个都在告诉陈志远他们就是肌肉骚货,他们想要疯狂得舔舐自己的大鸡巴,而在陈志远的眼中,此刻周围那些猛男不过是一条条肌肉发达的狗而已,凭着自己胯下的大肉棒自己想操哪个就操哪个,没有任何挑战可言。

尽管陈志远已经无数次享受过这种健身房帝王般的待遇,但是每次来他还是对此十分享受,因为这满足着他征服的欲望,满足着他大屌纯1的骄傲。

就在陈志远刚刚换衣服的这几分钟里,他已经扫视到好几个身材长相都堪称极品的贱狗在目不转睛得盯着自己胯下的大鸟看,当陈志远高傲的眼神扫视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无一不是充满了惊喜和强烈的渴望,那种想要0距离跪在自己脚下舔舐自己肉棒的渴望,这种对大屌的崇拜已经让他们之中的几个下体勃起了。

要是放在平时,陈志远还会考虑一下要不要给他们机会吞吐一下自己胯下傲人的巨物,考虑一下满足他们饥渴的骚穴,但是今天,他完全提不起兴趣来,因为今晚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健身房的另一个肌肉霸主、纯1猛男——韩锐!

陈志远看了看口袋中的一小包粉末,幻想着韩锐在喝下这种“猛男克星”之后的骚贱模样。

那一定非常有趣!

陈志远得意得笑着,他此刻已经迫不及待得想要看看这个一身肌肉、平时高傲无比的极品猛男会怎样沦为自己胯下的一条贱狗,想看看韩锐撅着结实有力的臀部跪在地上任自己拍打到红肿,想看看这个肌肉猛1在吞吐自己胯下巨屌的时候会怎样淫靡不堪,想看看自己用大脚拨弄这个肌肉狗的狗JB的时候会不会忍不住喷射耸动。

这些淫靡无比的画满像现场一样一幅幅一幕幕在陈志远的脑海间闪过,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连带着他18cm的肉屌也跟着微微勃起,让原本就只能勉强包裹住肉屌的胯下又是一阵隆起,看上去肥硕异常。

“操,这家伙的JB是有多大!”

“妈的,看的老子都想射了!”

“太大了,怎么会怎么大,好想被他插死!”

随着陈志远裆部的鼓起,整个更衣室里都蒙上了一层淫靡的气息,一个个全都欲火焚身,燥热不已。

十二、恶魔韩锐

正当这个时候,韩锐走进更衣室了。

他的脸上挂着惯常的职业微笑,微笑中有些痞痞的坏意,让人看了总是欲罢不能。

“你小子你今天怎么回事,换个衣服换了这么久。”

韩锐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移到了陈志远微微勃起的胯部,笑容更加痞气起来。

陈志远也不觉得尴尬,反倒被韩锐看得有些兴奋,他一看到面前这个高大挺拔的肌肉猛男,一股征服他的欲望就充斥了自己整个大脑,几乎要把大脑给塞爆了。

韩锐和陈志远来到训练大厅,此刻的大厅里已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气氛顿时暧昧起来。

“先来做个拉伸热热身。”

韩锐说着就走到陈志远的后面,从后背处架起陈志远的双手向外伸展。

因为韩锐比陈志远高一些,所以他很顺利得就完成了架起陈志远的动作,而他胯下的巨物则装作不经意得贴合在陈志远紧翘的臀部上。

虽然隔着一层运动衣,但是陈志远还是能够感受到韩锐胯下巨物的庞大轮廓和火热温度。他只觉得韩锐的大屌好像是故意在挑拨自己一样,随着拉伸的动作一会贴合又一会松开,若即若离十分诱惑。

陈志远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瞎子一样,任由韩锐摆布着自己的身体。

他的臀部不断传来触感,一会是韩锐大屌那硕大的龟头,棱角分明;一会是大屌的躯干,虽然软着却异常肥硕;一会是两个蛋蛋,巨大而沉重。

这种猜谜语一样的快感让陈志远的心中也生出一种难言的感受,好像觉得被巨屌摩擦挑逗也有一种别样的快感,一种和以前调教爆插贱狗不一样的味道。他觉得这好就像开奖,每一次碰触都有种兴奋的快感,又迟迟等不到开出大奖的快乐,但越是开不出就越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陈志远转念一想就为自己这种下贱的想法感到无比羞耻,脸上一阵火热,因为这是以前被自己调教爆插的贱狗才会有的想法,而自己一个超级猛1怎么可以有这种下贱的念头。

“绝对不行!”

陈志远摇了摇头,想要挣扎着从韩锐手中脱开,但是他浑身的勇猛和力气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使不出分毫,只觉得全身绵软无力,身后那巨物每一次摩擦都像是撩拨到了他内心的最深处的瘙痒,他只能咽了下口水,任由这种异样的快感持续发酵。

韩锐将陈志远的这些变化都看在眼中,他的身高优势让他能够俯视到陈志远胯下巨屌的不断隆起,自己每挑拨一次,陈志远的裆部就鼓胀一分,这种尽在掌握的绝对控制让韩锐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的征服欲望此刻也已经全部被点燃。

他兴奋得看着身前这个肌肉猛男被自己随意挑逗而全无还手之力,心想着一切尽然是如此顺利。他要陈志远这个自己垂涎已久的猛男今晚成为自己胯下的骚货,一条被自己巨根贯穿的贱狗,他要看着陈志远不断沉沦,看他在尊严骄傲和大肉棒中纠结取舍,看他为了舔舐自己的巨根而被迫下跪,看他阳光俊逸的脸庞被自己的JING'YE所掩埋。

想到这些,韩锐紧裹的裆部终于再也囚禁不住里面那条猛兽,肉屌像吹气球一样迅速膨胀起来,变大变硬。

突然硬起来的大屌硬生生得戳在了陈志远结实有力的翘臀上,这个突然的棒状巨物终于让陈志远的意识清醒了起来,他不想沦为身后壮男的贱狗,他想起今天的目的来,他是为了征服这条肌肉狗而来。但是潜意识里的想法却不由自主得跳到了脑海:好像韩锐胯下的东西分量不轻,十分巨大!

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让陈志远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同时涌上一阵燥热。

十三、韩锐的手段

“怎么了?”

韩锐明知故问道,还是一贯的邪恶痞气笑容。

“没事,我们接下来做什么项目?”

陈志远故作镇定得回答。

“今天是胸部练习,先从下斜平板卧推开始吧。”

说着,二人来到了卧推架前。

陈志远准备先用小重量的杠铃热热身,刚刚在斜板上躺好,就看到一对粗壮的大腿横在了斜板的前面。

虽然这样的画面陈志远已经看了无数遍,但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清晰得看到韩锐的大腿肌肉和线条。特别是在大腿中间还竖着一根被紧身运动裤紧紧包裹着的轮廓分明的粗壮巨屌,只是看了一眼,陈志远的眼睛就再也不能移开。

“靠,居然比我的还要大!”

陈志远的心中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了。

韩锐满意得看着陈志远脸上的表情变化。他一早就料到陈志远的反应,因为这是自己第一次把胯下巨屌的轮廓完全展示在陈志远的面前,之前的私教课程中,他一直都是穿着宽松的运动裤进行课程的,为的就是能够在今天将陈志远一击击垮。

显然,韩锐的目的达到了。

陈志远原本就是仰躺在斜板上气血逆流,现在看着这样粗壮的巨屌就在自己的面前,特别是那巨屌上暴起的青筋都被紧裹着的裤子给勾勒出来,这种强大的视觉体验再混合上脑袋里的缺氧,陈志远只觉得浑身发热发虚。

他的喉结动了一下,又咽了下口水。

韩锐把这画面看得明明白白,心底止不住的得意,暗想着再不用多久,这条肌肉狗就算彻底征服了。他一边想着,一边佯装着要帮忙扶一把杠铃而故意将身体下蹲。

韩锐的蹲姿让他的巨屌几乎贴在了陈志远的脸上,韩锐只觉得陈志远的鼻息无比粗重火热,一道道都喷在了自己的巨根上。

“没出息的东西,才这么两下就发骚了”

韩锐冷冷得想着,内心的得意越加浓厚。

陈志远只感到韩锐身上好像有一股特别的气味,说不上来是什么又格外得吸引自己。尤其是他中间那根粗壮到不能再粗壮的惊人巨屌,深深得震撼着自己的心灵。

“这哪里是人能拥有的巨屌,分明就是怪物!”

他觉得那个巨屌比自己胯下的肉棒更加粗、更加长、更加充满力量,估摸着应该在20cm以上。它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棒在陈志远的脸旁散发出阵阵热量。陈志远一边这样看着,一边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好像要不受控制得冲出去好好舔一舔这根庞然巨物,因为它实在太巨大、太诱惑、太让人情不自禁了。

陈志远只觉得胸中有一股邪火在燃烧,他努力想将这种想法压抑在心中却又憋得难受,在欲望的斗争中,仅仅做了几组就觉得气力不支,主动要求休息一下。

“我有点渴,去你办公室喝口水。”

陈志远迅速爬起来冲进办公室,几乎是落荒而逃。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但是心中的欲望却一点也消退不下去,只感觉浑身燥热难耐。

私教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冷静下来的陈志远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十分异常,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抵挡不了韩锐的诱惑,他只要看着韩锐的巨大胸肌和那根无与伦比的超长巨屌就感到无比难熬,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不断压垮自己。

他对这种挑逗和诱惑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同样的手段他曾经无数次使用在那些被自己爆插的贱狗身上。他知道只要自己的大肉棒挺立在贱狗身前,那些贱狗就算再骄傲再有尊严也会抵挡不了欲望的侵蚀而心甘情愿趴下来撅起屁股求自己操他们,而刚刚的自己几乎已经到了这最后的一步,险些就万劫不复了。

陈志远知道,只要韩锐再略施手段,自己肯定会斗争不过内心的欲望而跪在地上求着韩锐践踏自己,就像那些曾经被自己征服的肌肉猛男一样,成为可以随意凌辱的一条贱狗,成为发泄欲望的奴隶。到时候自己发达的肌肉会被韩锐踩在地上,自己骄傲的大屌会成为嘲笑的对象,因为这根大屌再也不是什么纯1的象征,而会被韩锐羞耻得把玩,被韩锐的巨屌操硬,甚至和那些被玩弄到近乎残废的贱狗一样被操尿操射。

陈志远还是无法直面这种情况的到来。他始终认定自己只能是纯1,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操贱狗,怎么可能有人可以将他征服。这种观念在陈志远的脑海中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他绝对不允许今天拜倒在韩锐的脚下,即便韩锐的JB是如此巨大,如此充满力量,如此让人无法抵挡。

虽然陈志远如此坚定的想要扳回战局,但是刚刚那些被韩锐当做贱狗一样调教的淫乱画面始终在他脑海挥之不去。他绝望得发现自己傲人的大屌早已可耻得硬到几乎颤抖,龟头的淫液把紧紧包裹着的运动裤都打湿了一片。陈志远觉得自己心理快将完全溃败乐趣,只有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口袋里那包小小的粉末上,趁着韩锐不注意,陈志远将这包猛男克星偷偷倒入了韩锐的水杯中·

  • Like 1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免费安卓VPN💋稳定⚡️快🆓免费 👉👉👉点这里下载 ⏬⏬⏬

  • 1 month later...
  • 11 months later...
2020/3/11 AM3點03分,fun說:

巨屌健身房

一、陈志远的愿望
    虽然陈志远因为工作调动刚刚搬到江滨国际这一带来还没多久,但是对于这片地区他早有耳闻。前些日子很火的一个新闻讲的一个夜跑的大学生被三个壮男半路劫色就发生在这个充斥着摩天高楼和七彩霓虹灯的街区。
    不过陈志远不但不担心这些,反而对此还隐隐有些期待。
    因为陈志远是纯1,再加上他训练多年的好身材,无数的骚0想要主动跪舔他的大鸡吧。而对陈志远来说,那些主动上门的骚货始终缺少一种味道,那就是强奸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的征服的快感。所以他心想要是哪天真能遇到这种事情就刺激了,他实在是看够了G片里的强奸桥段,那些男优就算演技再好也演不出来真的强奸的感觉。
    一想到新闻中报道的情节,夜跑大学生穿着紧身运动衣和运动裤,在夏天的江边夜跑,然后被路上杀出的三个满身肌肉的壮汉拖进了附近的公园小树林。大学生一边不肯就范一边又不得不用自己粉嫩的菊花去承受三个壮汉硕大的鸡巴轮草,他肯定一边说不愿意,一边还吃着一根青筋爆出的粗大鸡巴口水直流。
    陈志远光是想到那些壮男硕大的胸肌,3根充血到异常巨大的鸡巴,射了大学生一身的精液,还有大学生像狗一样被操得合不拢的菊花就浑身燥热,他加快了手上套弄的速度。
    “操,骚货!”
    随着一声低吼,陈志远18cm的鸡巴连着射出6股白色的精液,统统射在了对面的墙上。他还沉浸在刚刚那个淫乱的画面中,想象着自己也能有朝一日亲身参与一次就是这一生最大的愿望了。
    收拾好撸完的残局,电话就响起来了。
    陈志远看了看是健身房的教练打来的,催他该去上私教课程了。
    陈志远一直听朋友说健身房里的私人教练说穿了就是个卖的,只要你够有钱,想怎么玩想玩几次都行。不过这些教练里大多都是直男,一般也不会为了几个钱去和同志玩,但是为了生存,也得适应健身房里G多的事实,所以也会和那些对他有意思的男学员玩玩暧昧,最多打个飞机赚点外快。
    这个催他的教练叫韩锐,是星空健身房里的明星教练,叫台柱也不为过。韩锐个头出众有185,块头大而不壮得过分,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他宽肩窄腰,八块腹肌块块分明,特别是胸前那一对大胸肌,好像两座山丘一样挺立在胸前,每次韩锐穿着紧身教练衣巡场的时候,那硕大的胸肌都好像要从衣服里爆出来一样,吸引来无数的口水和那些骚0的逼水,四周一双双恨不得吃人的火热眼神直勾勾得盯着他的胸前和胯下大肆揩油。
    想到今晚又能见到这个极品教练了,陈志远刚刚软下去的18cm大鸡巴又有勃起的迹象,他一直想把这个韩锐给办了,但接触了这么久还是没什么进展,好像这个韩锐是油盐不进,无论自己怎么暗示都只是一笑而过,只和自己保持着暧昧。这让觊觎韩锐很久的他不由得怒火中烧,心想要是真的这么不听话就去找人弄点迷药来上演出现实版的“迷奸健身教练”。一想到韩锐用硕大的胸肌把自己粗壮的鸡巴一点点磨硬,想到韩锐帅气的脸庞被自己18cm的大鸡巴甩打到啪啪作响,想到韩锐结实有力的翘臀在自己跨下沉沦,想到韩锐低沉磁性的呻吟,陈志远的鸡巴几乎要硬得爆炸了。
    “妈的,这韩锐暂时是搞不定了,得先找个骚货给自己降降火。”
    说着,陈志远一边撸着自己硕大的鸡巴,一边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炮友的号码。

二、教练韩锐
当健身房教练,要么上面很有料,要么下面很有料,韩锐属于两者兼顾型。
他刚毅的脸庞配上一双小眼睛和精心蓄的小胡子,让人一看就充满了野性的欲望。1米85 的高个加上一身盔甲一样的坚硬硕大的肌肉,没有一个骚0看了他身材不直流口水的。
如果光是这样,韩锐还不能够算呼风唤雨。让他能够混的风生水起,随意驱使那些贱受和骚0,甚至让一大帮所谓的纯1都拜倒在自己脚下跪舔的,是他那天赋异禀的22CM大屌。
韩锐对自己的身材自信,对自己的大屌更是自信,那些在网上信誓旦旦得说自己多么猛多么粗大,多么操得小受无法自拔的大鸟猛1、肌肉纯1,一个个在看到自己的大屌的时候全都被打击得无以复加。到最后还不是乖乖得撅起屁股任自己蹂躏拍打,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如果把G圈比喻成食物链的话,韩锐就是那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王者,所有的人都要臣服在他的脚下,只要他韩锐一个电话,那些骚0贱货都得乖乖得撅起屁股送上门来给自己爆操,以至于他玩到后来口味越来越刁钻。
现在的韩锐对0已经失去兴趣,他现在唯一有兴趣的就是征服那些叱咤G圈的猛1,看着一个个肌肉饱满的猛男前一秒还把某个小受操得死去活来,后一秒却在自己的胯下为了承受自己的巨屌而痛苦嚎叫,看着那些所谓的纯1前一秒还在小受面前显摆自己的大鸡巴,后一秒却因为被自己的巨屌爆操而兴奋得甩来甩去。
征服的纯1性子越烈,韩锐越是能从中获取快感。而他现在的目标就是自己手上的一个学员。
这个学员叫陈志远,张得不错,粗狂的脸庞中带着一丝斯文气息,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身高虽然比自己矮点,但是也有178,那一身肌肉至少练了也有五六年以上,胸肌饱满,背部挺拔,尤其是那翘臀,又白又挺。
其实韩锐在刚接到陈志远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学员的打算了,因为以陈志远的训练水平是完全是不用再上私教课程的,而他还偏偏选了自己做教练用意岂不是太明显。不过既然是自己送上门的猎物,韩锐当然不会拒绝,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打算,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显得太廉价,而自己的大屌岂是这么容易见到。
所以好几次陈志远明里暗里给了韩锐暗示,他都一笑了之当做不知道,始终和陈志远保持着暧昧的距离。
比如卧推的时候故意过去保护而让陈志远能够仰视到自己壮硕的胸肌,深蹲的时候从背后给予支持,装作不经意得让自己的巨屌碰到陈志远白嫩的臀部,帮助拉伸的时候用自己粗大的手掌从脚踝一路按到陈志远的大腿根部,种种行为都是为了能够挑逗起这个肌肉壮男的性趣,欲情故纵。等到性趣积攒得越来越多,直到即将爆发的那一刻再征服这个猛男,让他心甘情愿臣服在自己的胯下。
今天晚上就是这个爆发的时刻,所以韩锐早早得就给陈志远打好电话预约,准备给这个肌肉猛男一场空前的大鸟盛宴,让这个肌肉纯1成为自己胯下又一个骚0。
韩锐22cm的巨屌此刻已经饥渴难耐了。

三、酒店3P(一)
        陈志远联系的炮友叫做徐峰,人称峰哥,是他的固炮。
        峰哥在遇到陈志远之前一直是做1的,也操过无数的小受,但是自从被陈志远操过之后就彻底被征服了,不过峰哥只为陈志远做0,在别人面前,他依然是那个高傲的肌肉猛1。
        在简单联系了几句之后,两人就商量好在江滨国际开个房,找个骚0好好得爽一把。
        峰哥对0的要求很高,一是身高必须在175之上,二是年纪不能大于25,三是必须有肌肉而且要骚,四是JB不能短于15cm,只有满足这四个条件的优质男人才够资格被他峰哥玩。
        当然峰哥的要求高是因为他自身的条件也高。
        峰哥虎背熊腰,180的身高配上结实饱满的胸肌,粗犷的体毛从胸前一直延伸到大鸟,下面挂着的东西,平时软的时候就很吓人,完全勃起更是能有惊人的18,粗度、长度、硬度统统顶级,难怪让优质肌肉受趋之若鹜,一个个对他的大鸟爱不释手。再加上一个条件完全不输给峰哥,甚至在其之上的陈志远,哪里还有什么骚0能够抵挡得住两个肌肉纯1同时进攻的诱惑,纷纷表示愿意马上被操。
        峰哥在这众多应招被操的优质男人里选了一个自己看得顺眼的,而陈志远根本不关心这个受张什么样子,因为他只要操峰哥就可以了,至于骚0,实在是没什么征服的快感,随便玩玩就好。
        当陈志远到的时候,峰哥和骚0已经在床上激战了。
        陈志远看到徐峰张开双腿站立在床上,180cm的身高加上宽阔的肩背几乎都要把从后背窗户上透过来的光线完全遮挡住,他方正的胸肌上一撮性感的胸毛一路沿着六块腹肌延生到胯下的大屌,一根软着的粗大肥屌耷拉在胯下晃动,马眼处还有几滴淫水闪烁,那是因为兴奋而分泌的前列腺液。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荡人心魄的淫靡气息。
        徐峰胯下的骚O没有察觉到陈志远的到来,他正穿着黑色笔挺的西装跪在徐峰的一双大脚之下全神贯注得仰望着面前的大屌。
        骚O凝望了许久,饥渴得想要伸出舌头去品尝面前这根大黑茄子一样的庞然巨物,刚要触碰到JB的时候,却被徐峰一下用JB甩打在了他英俊白嫩的脸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骚货,想吃爸爸的大JI'BA了吗?”
        徐峰扶着自己粗黑的大屌沉声问道。
        “想!爸爸快给我,我要吃爸爸的大JI'BA!”
        骚O因为兴奋激动,说话声都有些颤抖。因为他早已被徐峰的阳刚帅气所折服,心想终于能够吃到这个肌肉猛1的巨大男根了。
        徐峰看了眼站在门口的陈志远,想起上次自己被他的巨屌在阳台上站着爆操到喷射的情节,手中的JB一下子就硬了起来,于是急不可耐得把自己的肥屌插入到胯下骚O饥渴的嘴里面。
       “唔···好大····”
       “唔···爸爸的JB好大···”
        骚O被徐峰的巨根一下插爆了自己的嘴,他感到自己有些无法驾驭口中的巨物了。
       “好爽!”
        徐峰兴奋得吼道。
        他用一双肌肉发达的双手死死得按住胯下骚O的头,一个劲得在骚O的嘴中横冲直撞,好像发疯的公牛一样只知道尽情宣泄。
        “唔···太大了···唔···爸爸的JB太大了!”
        骚O此刻已经被口爆得头晕目眩,他只能使出浑身的力气才从徐峰疯狂的抽插中找到一丝空隙让自己得以逃脱庞然巨物的攻击。
        徐峰哪里管的了这么多,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他只知道骚O越是嚎叫自己就越是兴奋,那些骚O因为吞吐自己巨屌而不住流淌的口水,那些骚O被自己巨根深喉时止不住留下的眼泪,都是自己征服他们的证明。他要全世界的骚O都知道自己就是他们的主人,他徐峰就是那些骚O一直在寻找的最强猛1,要他们所有人都拜倒自己的巨屌之下甘心诚服。

        四、酒店3P(二)
        陈志远此刻已经被眼前的画面撩拨得全身燥热难耐,胯下的一根巨屌几乎要把裤子的裆部都给撑爆。
        他迅速把门关上,拉开拉链,好让自己的巨物出来透透气。
        徐峰还沉浸在爆操骚O的快感中无法自拔,却看到陈志远一个转身,那根自己又爱又恨,熟悉又恐怖的可怕巨屌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陈志远粗黑的JB上根根青筋暴起,尤其是那个拳头般大小的巨大龟头,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出黑亮的光泽,像是有无穷的魔力一样,让徐峰看得目不转睛,口水直流,后穴瘙痒。
        身下的骚O听到动静原本想要转过头去看个究竟,却被徐峰一把狠狠得按在胯下动弹不得。
        骚O只觉得口中的JB比刚刚又胀大了几分,好像一根新鲜出炉的特大号美国热狗,巨大而滚烫,在自己的嘴中爆插不停。因为徐峰的JB实在太粗太大,骚0只觉得整个嘴都被塞满,只能发出唔唔的声响。
        “唔!唔!”
        随着徐峰又一阵用力搅动,骚0只觉得口中的巨棒坚硬无比,灼热难耐,好像巨棒里所有的血液都要沸腾跃出一样,它的每一次跳动都撩拨到骚0最饥渴的欲望。他只觉得口中的巨棒此刻就是力量的化身,就是至高的存在,世上再没有东西能跟口中这个巨物相比,只要能含着他,自己就甘愿为这根JB的主人为奴,甘愿诚服在JB主人的胯下无尽的沉沦。
        骚0感到自己包裹在西裤里的肉棒此刻已经到了喷射的边缘,16cm的JB因为极度的兴奋已经开始不断颤抖。
        就在骚0几乎快要喷射的时候,他看到又一双大脚站在了自己的旁边。
        因为头被徐峰按着,骚0看不清楚大脚主人的模样,却看到那对肌肉虬结的粗壮大腿间竖着一根比自己口中肉棒还要粗壮还要巨大的JB,这根粗黑的JB淫光闪烁,光是看着它就让人感到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将你压垮。
        骚0此刻只觉得一枚炸弹在自己脑海中炸响,“轰”的一下,全身上下都剧烈得颤动起来,他的双眼迷醉,思维一片空白,好像一个溺水的人失去方向一样,慌忙得伸出双手在空中乱抓乱晃,企图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左手却正好抓在陈志远滚烫的巨根上。
        “唔!!!”
        虽然嘴巴被肉棒塞满,骚0还是难以抑制得发出一声巨大的呻吟。
        这呻吟和他之前任何一次被其他猛男操射时都不相同,虽然只是被插嘴,但插嘴都能插到自己不由自主得喷射,这样被征服的快感比之前任何一次被操PI'YAN操射都要强烈,这是一种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巨大快感,就像是一根被堵了很久的橡皮水管,出水口因为长时间被堵住已经膨胀到变形,而此刻终于得到宣泄。剧烈的快感中甚至带着疼痛。
        徐峰的双眼刚刚还直勾勾得盯在陈志远的巨屌上意淫,突然感到胯下骚0的一阵骚动。低头一看,发现骚0的裆部如同机关枪发射一样不断颤抖,把他的西裤顶得一跳一跳,裆口那片湿润也迅速扩大,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胯下的骚狗被自己口爆插射了。
        “妈的,真没用,还说是什么肌肉耐0,才吃了两口老子的JB就不行了。”
        徐峰用他的大屌甩了甩胯下骚0的脸说道。
        陈志远也没料到这个骚狗居然这么不中用,看着满身肌肉,JB也不小,却这么两下就被徐峰给插射了,还只是插嘴,难怪徐峰会得意洋洋。
        看着如同刚刚获胜的战神一样的徐峰正甩着他的大屌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得征服小受,陈志远就跟吃了伟哥一样兴奋起来,一种强烈的征服欲望已经填满了他全部的大脑,此刻他只想着如何把面前这个肌肉猛1压在身下狂操,直到把他操哭、把他操射!!

五、酒店3P(三)
    陈志远一个巴掌拍在徐峰的脸上,怒道:“妈的,骚货见到老子还不过来跪舔大JI'BA,在那边搞什么JB玩意!”
    徐峰原本还沉浸在口爆插射骚0的快感中,却被陈志远一个巴掌拍得头晕目眩,陈志远的霸道让他一下就有被征服的感觉。
    徐峰看着这个把自己操射让自己日思夜想的男神现在就自己面前,一个巨屌愤怒得挺立着,饱满的胸肌上面是一张帅气惊人的脸庞,尤其是那一对不怒自威的双眼,让人不自觉得就想诚服在这个男人的面前。
    “扑通”一声,徐峰挣扎了一下就跪在了床上,像条狗一样缓缓爬到陈志远的巨根面前,颤抖着用双手想要抓住巨根塞到自己的嘴里,却不料陈志远把他18cm的巨屌往自己腹肌上一拨,巨屌一个反弹打在了徐峰的脸上,留下一条红红的肉印。
    因为陈志远的JB过于粗大,那力道让徐峰觉得自己的脸上好像是被一根烧红的铁棍用力得甩了一下,他一边吃痛一边又有一股难言的快感在腹中集聚,兴奋得肉棒也分泌出几滴淫水来。
    “贱狗,还没吃到JB就这么兴奋!”
    陈志远看着胯下徐峰饥渴的模样,一股快感油然而生。
    “骚货,想吃爸爸的大JI'BA吗!”
    陈志远扶着自己粗黑的大屌继续甩打在徐峰脸上问道。
    徐峰只觉得一股强大的耻辱感让他张不开嘴,因为他不久前才刚刚以同样的手法用自己胯下骄傲的大屌调教着骚0。而此时此刻,在同一张床上,在被自己调教的骚0面前,被调教的人却换成了肌肉发达的自己,换成了叱咤G圈的猛男,换成了无数骚0眼中可望不可及的超级纯1。
    这种巨大的身份反差一下击中了徐峰心中的G点,那个他一直渴望却不敢面对的场景,此刻、现在,他只想放空大脑,让自己坠入无底深渊尽情沉沦。
   “贱狗就是贱狗,还没吃到JB就留了那么多水。”
    陈志远笑骂道。
    徐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胯下,果不其然,自己粗黑的龟头上一阵闪亮,那是从马眼里流出了大量的前列腺液湿润所致。他只觉得此刻已经完全被面前的男人所征服,心中的奴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释放,连带着胯下的JB都硬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程度,一根大屌几乎无缝贴合在六块腹肌上,上翘的龟头简直要把自己的肚脐都给顶穿。
    徐峰的快感实在太强烈了,他感觉自己一下就到了喷射的边缘,就像刚刚被自己口爆插射的骚0一样,仅仅是看到陈志远的JB,他就抑制不住射精的冲动了。
    “我要吃爸爸的大JI'BA。”
    徐峰终究抵挡不了自己无穷的欲望,低声得开口说道。

    六、徐峰的沦陷(一)
    陈志远一个巴掌打在徐峰脸上。
    “大声点,想吃什么!”
    “我要吃爸爸的大JI'BA!”
    徐峰决定抛掉所有耻辱,大声得说道。
    陈志远又一个巴掌打在徐峰脸上。
    “你算什么东西,敢自称我。”
    徐峰只感到自己得脸上火辣辣得疼,他的右脸连吃了三个耳光,又被陈志远粗壮的JB甩打了不知道多少下,已经微微有些红肿,但是这种疼痛反倒越加刺激得他兴奋不已,他只觉得能征服他的男人就应该这样霸道。
    “贱狗想吃主人的大JI'BA!”
    陈志远的嘴角翘起,心想终于调教好胯下这个肌肉骚奴,一手捏开徐峰的嘴,扶着自己的肉屌就是一个深喉。
    “唔!!!”
    徐峰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想要呕吐却被陈志远的大肉屌塞满了整个嘴,只能痛苦得呻吟。
    “贱狗,主人的JB大吗?好吃吗?”
    “唔!唔!”
    徐峰哪里还能说得出话,只能支吾着回应陈志远的问话和他的巨屌的冲击。
    一旁的骚0看到刚刚爆插自己的肌肉纯1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被另一个猛男尽情调教和羞辱,他刚刚射过的JB再一次挺立起来。
    陈志远也注意到了骚0的变化,一个邪恶的念头在他脑海中形成,他今天要彻底征服胯下的徐峰,让他永远成为自己胯下的骚狗,而最关键的就是如何彻底击垮徐峰内心那最后一道尊严的防线,只要这最后一点尊严被自己撕碎,徐峰以后就再也不是什么肌肉纯1,而是一条人人可以操他骚穴的肌肉骚狗。
    一想到这里,陈志远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感到征服的欲望在不断吞噬自己。
    “你,现在就把JB插到这个贱狗的骚穴里去!”
    陈志远对着骚0说道。
    骚0一阵惊讶,他虽然也做过1,但是却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还能享用像徐峰这样阳刚健壮的男人的后穴,特别是自己刚刚才被徐峰所征服,一转眼,徐峰却撅着屁股,含着JB,骚浪得呻吟着等待肉棒滋润他的后穴,这种角色转换的快感让骚0的JB又硬上了几分,16cm的JB充血到几乎要爆裂。
    徐峰听到陈志远要骚0插自己的后穴也是一阵纠结,脸色不停变换,无奈口中被插着巨大的肉棒,想要反抗双肩却被陈志远一双粗壮的手臂狠狠得按在床上动弹不得。他的身体一低,反倒把翘臀抬得更高,他只感到一阵清凉在PI'YAN处流转,菊花暴露在空气中一张一合,分外诱惑。
    这种被强奸一样的异样感受让他想反抗的心思一下子淡了许多,心底反而还隐隐生出一丝期待,渴望着自己能成为口中巨根主人的奴隶,渴望着有一根滚烫的肉棒填满自己冰凉饥渴的骚穴,渴望自己像条狗一样被别人按在身下爆操,让自己尽情呼喊、无所顾忌。
    骚0拍了拍徐峰撅起的翘臀,扶着自己涨到不行的JB对着他的骚穴就是狠狠的一个撞击。
    “啊!”
    只听到徐峰一声嚎叫,这个曾经不断显摆自己傲人大屌的肌肉猛1就这样在陈志远的调教下成为了骚0都可以随意驰骋的贱狗,这种被彻底羞辱、彻底征服所带来的心理上的巨大冲击一下子就击溃了徐峰最后一点骄傲和尊严,他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随着后穴大屌的长驱直入被完全撕碎,意识崩溃的徐峰只能凭着身体的本能反应去迎合大屌的冲击,去追求原始的快感。
    “啊!操我!!!”
    徐峰吐出口中的巨屌疯狂得喊道。

        七、徐峰的沉沦(二)
        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空气不断被急促的呼吸升温。
        徐峰喘着粗重的气息吞吐着口中手腕粗细的肉屌,虽然他的JB和陈志远的JB一样都是18cm,但是粗细却整整差了一圈。不是徐峰的屌太细,只能怪陈志远的巨屌太粗,足有手腕大小,任何被陈志远的巨屌爆操过的骚0对别的小JB都再无兴趣。
        徐峰还记得第一次被这个巨屌开苞时的场景,那种钻心的疼痛,一连几天PI'YAN都无法合拢的痛苦回忆,那是一种生理和心理上的全方位征服,以至于他之后无论爆操了多少极品肌肉男,还是对这种后穴的骚爽念念不忘。
        徐峰一边感受着后穴的撞击,一边不断吞吐着口中的巨物口水直流。他只觉得骚0的JB撞击得越深,越是有一股撩人的骚痒集聚在他的小腹难以驱散,所以他只能更加卖力得吮吸口中肥硕的肉屌,从而缓解自己的饥渴难耐。
        “变得能舔了,贱狗。”
        陈志远感受着龟头处传来的阵阵快感夸赞道。
        听到陈志远的夸奖,徐峰更是卖力得吮吸起来,他恨不得用尽所有招数来讨好面前这根巨屌的主人。
        突然,徐峰感到自己的奶头一紧,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原来是陈志远的一双大手按耐不住在他巨大饱满的胸肌上来回摩擦。快感的不断升级让徐峰忍不住呻吟起来,吮吸JB的口水因为呻吟而流了一床单。
        “贱狗的大胸肌摸起来就是爽!”
        陈志远用他巨大的手掌在徐峰壮硕的方形胸肌上来回揉捏,他的手掌因为长期健身长出的茧此刻却成为了最好的催情道具,无情得摩擦着徐峰那对巨大隆起的山丘,时而摩擦过奶头的部位,引来徐峰不由自主的喘息呻吟和阵阵颤抖。
        一时间,徐峰的脸上、胸肌上、翘臀上全都泛起了血红。他的脸上因为不断吮吸陈志远的巨屌而兴奋潮红,他的胸肌被陈志远尽情得揉捏而异常充血,他的翘臀被身后骚0的16cm大JB不断撞击和手掌拍打而泛着红光。
        徐峰此刻就像一个喝醉酒的人,在洁白的床单上被陈志远和骚0肆意玩弄。他的肌肉越是发达有力越是让人有征服的快感,他的巨根越是粗长,被撞击得跳动起来也越是让人感到无比羞耻。他只能以本能的快感和欲望去驱动自己的身体迎接这前后夹击,全让忘了自己曾经是一个桀骜不驯、不可一世的肌肉猛1,操射过无数肌肉男的大屌猛1。
        徐峰已经彻底沉沦在这快感之中,甘心成为一条任人玩弄的贱狗,甚至曾经胯下的骚0都能够将他按在身下肆意操弄。
        嘴里的温度,胸肌的揉捏,口中的撞击,后穴的撞击,再加上从纯1到贱狗的身份转变,让所有快感成几何倍数的升级,当这种强烈超过上限,就像一个高压锅不得不轰鸣放气一样,随着徐峰声嘶力竭的一声吼叫,一道金黄的液体从他的马眼中怒射着喷出,喷到了他的腹肌上,喷到了他的乳头上,甚至喷到了他的脖子上。
        “啊!!!”
        徐峰突然身嘶力竭得一声大叫,陈志远低头一看,发现原来是胯下的贱狗被操尿了。
        徐峰这个身高180,一身壮硕肌肉的汉子,就这样在陈志远和骚0的操弄下被操尿了,他的体液浸润了他身下的整个床单,他全身的发达肌肉都因为潮喷而颤栗抖动。

        八、徐峰的沉沦(三)
        此刻徐峰背部发达的肌肉都近乎痉挛得夹在一起,原本粗壮的双手也因为高潮而不能够承受他巨大的身体重量,手劲一松便让他的一对巨大胸肌贴在了床单上,整个人像是泄了气一样跪趴在床上,只有那张刚毅的脸深埋在陈志远的跨间大口喘息着。
        看着胯下的徐峰像条狗一样被操弄到潮喷,感受着徐峰急促的鼻息像一道道火焰一样冲击着胯下的巨屌,陈志远只感到一阵兴奋,这种征服肌肉猛男的优越感和快感简直比射精都来得更为强烈,后者只是JB上的爽,持续不过几秒,而前者却是心理上的享受,快感深入骨髓。
        身后的骚0只感到徐峰的菊花一阵猛烈的收缩,那原本就很紧翘的巨臀此刻更加诱惑,菊花收缩的巨大力道像是要把他的JB夹断一样,又像一张诱人的小嘴,紧紧得包裹着他的JB不肯放松,不断挑拨。
        骚0因为快感的阵阵来袭,才不管身下的徐峰还能不能挨操,继续用他16cm的JB进攻着这个肌肉猛男的湿润后穴。
        徐峰之前哪里受到过这样的爆操,从来只有他把骚0操尿操射,不想今天却是自己跪趴在下面被操弄到潮喷,从来都只有他像主人一样肆意玩弄胯下的贱狗,问他们要不要自己的大JB继续,不想今天却是自己被后入式操尿之后继续苦苦哀求JB的插入,生怕自己的骚穴不能够被填满。
        “贱狗就是贱狗,恐怕这根小JB是满足不了你了。”
        陈志远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只大脚就把徐峰健壮的身体踩翻转过来。
        骚0识趣得拔出JB退到一旁,看着陈志远把徐峰的双脚像螃蟹腿一样分开,一根青筋暴起的粗壮巨屌在徐峰的骚穴处来回摩擦。
        原本就无法满足的徐峰此刻更是感到空虚,仿佛骚0JB的抽出把他的魂都抽出了一样,只是饥渴得望着满身肌肉充血的陈志远,喘息着等待着他巨根的插入,眼中有一丝畏惧,更多的却是期待。
        陈志远此刻大头小头都已经充血到沸腾,他的大肉棒更是饥渴难耐,来回摩擦了几下之后,他的巨大龟头对着徐峰骚湿的后穴就是一个挺进。
        “啊!!!痛!!!”
        徐峰又是一声巨大的哀嚎。他此刻只觉得整个肛门都要被撕裂一样,一根硬得发烫的铁棍像是在自己的后穴施展酷刑一般,让他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按理说在经过了骚0的16cmJB开垦之后,一般的大JI'BA都可以轻松无痛的进入了,无奈陈志远身怀异禀,一根手腕粗细的巨根哪里是常人可以轻易接受的,何况徐峰终究是1,被操得次数屈指可数,菊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贯通了。
        陈志远操人有个原则,就是绝不心慈手软,他不会因为被操的人受不了自己的巨屌就缓慢进入,他要所有被他操过的猛男都知道,在他陈志远的巨屌面前,任你肌肉再大,大屌再猛也只有乖乖挨操的命。而且叫的越是大声,陈志远越是兴奋,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巨屌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
        就像现在正在承受巨屌冲击的徐峰一样,每一次插入都像是被开苞一样疼痛,但是疼痛过后那种无与伦比的巨大充实感让他刚刚潮喷过的疲软大屌一下就被插硬了。

九、操射徐峰

“啊!啊!”

徐峰的嘴巴终于不再有大JI'BA堵住,可以尽情得呼喊叫唤出来。

他因为刚刚才潮喷过,身体有些发软,但是骚穴中传来的一拨又一波快感让他疲软下去的JB又一点一点得硬了起来。

陈志远感觉自己胯下的巨根就像一个打气筒一样,每次全力插入,在身下迎合的徐峰的大肉屌就颤抖一下,然后一点一点得硬起来、鼓起来。他插得越快越用力,这根肉屌就勃起得更快,直到这根肉屌足够粗、足够硬、足够鼓,鼓到再也打不进去气为止。

这种视觉上的奇妙享受让陈志远原本就很粗壮的JB又硬生生得涨大了一圈,他就喜欢看着猛男在自己胯下沉沦,看着他们巨大的胸肌随着自己的抽插而抖动,看着他们的大JI'BA被自己插得一柱擎天。

“贱狗,怎么被插了还这么硬,嗯?”

陈志远一只手在徐峰硕大坚硬的胸肌上来回摩擦,另一只手叉住徐峰的脖子,兴奋得问道。

徐峰只感到陈志远的手劲巨大,想要扭动脖子却怎么也做不到,虽然还能呼吸,但是菊花的充实混合窒息的快感让他整张脸都红透了,他只能拼命扭动身体回答道:“主人操得我爽!”

“妈的,你不是纯1吗!”

陈志远一个巴掌问道。

“我不是纯1,我是贱狗。”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是主人的贱狗,我想被操!”

“妈的,这么骚!”

陈志远又是一个巴掌。

徐峰的回答让陈志远血脉喷张,他看着身下这个180cm大汉此刻竭尽全力在用身体迎合自己的抽插,看着他坚毅俊朗的脸庞此刻是如此淫靡不堪,看着他满身的肌肉都因为兴奋而充血到红肿,看着他两块硕大胸肌上的乳头不停颤栗抖动,看着他不逊色于自己的18cm傲人大屌来回甩动、淫液四溅,看着他被自己的大肉棒从纯1插成贱狗,陈志远只觉得浑身血液加速,一身怒吼,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徐峰此刻只觉得全身发热、发软、意识也是迷糊不清、神魂颠倒,他只知道陈志远的一根滚烫巨棒还在自己的骚穴中不断抽插。

不同于之前的快感,徐峰慢慢感到有一股强烈的尿意在自己腹中集聚,这种尿意来得突然而又猛烈,好像陈志远的巨屌像是一只巨大的灌水管道,每次抽插都带来一大波的尿意冲进自己的腹中,随着巨屌的全根拔出再全根没入,这种尿意就像被加压一样,从腹中一点一点得往自己尿道中推送。

尿意越来越强烈,徐峰只感觉小腹都要被撑爆一般,他只能绷紧身体,两只大手使尽全力死死得抓在两侧的传单上,头往后仰,快速大口得呼吸着,意识近乎全部涣散,像一个受刑的囚犯一样,只等着巨屌最后的审判。

“不行,好像已经到马眼了!”

这是徐峰最后的意识。

陈志远也感到自己的巨屌已经硬到了极限,如果可以拔出来看得话,他想自己的龟头此刻一定肿得像个拳头一样,整个都通红着,但显然他一秒也不想停下,只想任由大JI'BA在徐峰的骚穴里肆意贯通,任由这种快感支配着自己的身体不断加速,像一个发疯的野兽一样,鲜红着双眼,要把身下的猎物都给撕碎。

陈志远终于到了喷射的边缘。

他只感到浑身肌肉一紧,手上跟着用力,宽大的手掌一下把徐峰的嘴死死得盖住,另一只手用力得抓在徐峰的胸肌上久久不能放开。

“噢,贱狗,主人要射了!!”

“唔!!”

徐峰只能呻吟着回应。

“噢!!!噢!!!”“唔!!!唔!!!”

陈志远和徐峰同时发出一阵身嘶力竭的嘶吼。

陈志远的动作戛然而止,一股浓稠的JING'YE从他马眼喷射而出,他舒服得直接闭上了双眼,尽情享受着胜利的战果,接着第二股JING'YE喷出,陈志远健壮的躯体一阵抖动,然后又是一股JING'YE喷出一阵抖动··又是一股···又是一股···

徐峰胯下的大屌也终于承受不了尿意,一股炽热而浓稠的白色JING'YE怒吼着从马眼喷射而出,直直得冲着天花板而去。他的18cm巨屌此刻就像一个炮台一样,不断得将重型火药全力发射而出。这极致的快感让他极力想要发出宣泄,可是他的嘴此刻正被陈志远死死按住发不出声音,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呜呜”的闷响。这种快感无法得到宣泄的憋闷又像一个循环一样,重新汇成一股暖流咆哮着冲回胯下,原本就要停止的火力此刻就像重新被点燃一样,又是一阵连环发射,巨屌像是一口气要把这辈子的弹药都喷完一样,没有节制的、不由自主的、无法反抗的将那粘稠的白色JING'YE怒喷到空中,直到这JING'YE变稀、变淡,直到这巨屌无力发射,直到徐峰再也不能动弹。

他此刻已经彻底痉挛。

陈志远只感到胯下的贱狗不停得在抖动,好像这辈子都没射过一样,有些好奇得睁开眼,发现徐峰已经有些虚脱,大腿根部连带着臀肌有些微微抽搐,似乎是痉挛的迹象。他身上高潮过后的潮红还没有褪去,只看到一大股一大股的JING'YE散落在他的头发上、脸上、胸肌上、腹肌上···

陈志远有些恋恋不舍得将自己的大屌从徐峰后穴中抽出,身体向前跨了一步,把半软着的大屌送到徐峰刚毅的脸庞面前。

徐峰只感到意识刚刚恢复,就闻到一股浓重刺鼻的JING'YE味道,他没有力气睁开双眼,却感觉到一根肥硕的肉屌在他面前,那个硕大的龟头已经抵在了他的唇间。他吃力得张开双唇

伸出舌头将这个半软着的巨物吞进口中,然后像是品尝美味一样一点点将大肉棒舔舐干净。

陈志远享受着徐峰温暖的服务,看到跪在一旁刚刚又自己打射了一次的骚0,粗壮的手臂伸出,一把揪在了骚0的头发上,按着骚0的头就贴在了徐峰的肚子上。

“贱货,把你峰哥身上的JING'YE都给舔干净了。”

骚0只觉得陈志远的语气是那么无可置疑,好像在这个房间里无论他说什么自己都会不由自主得乖乖照做,无法生出一点违抗的念头。于是他俯下身子,乖乖得用自己的舌头为力竭的肌肉猛男好好服务。
一场激烈的3P大战就这样进入了扫尾阶段。

十、猛男克星

江滨国际1F大厅的星巴克里,两个肌肉帅哥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聊天。

他们一个是高大阳光的年轻帅哥,一身运动系打扮格外活力,那双露在外面的粗壮手臂也格外吸引眼球,一对隆起的二头和三头肌则彰显着手臂主人强健的身材。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年龄稍大的成熟帅男。年纪约在30上下,那一对深邃的眼睛和迷人的胡须,再配上一身西装都几乎无法包裹的硕大胸肌,让路过的男男女女都舍不得移开双眼。

这对坐在星巴克的极品帅哥自然就是刚刚结束3P大战的陈志远和徐峰。

“这么说来,你刚刚用的就是这个药?”

陈志远有些惊讶的问道。

“没错,这个东西叫做‘猛男克星’,不是毒品,却有着相似的效果,应该是致幻剂的一种,但是副作用几乎没有。”

徐峰淡淡得笑道。

“难怪你他妈的今天这么骚,老子还没怎么操呢,就又是潮吹又是操射的。”

陈志远得意得说。

“我他妈才用了一点点,完全不敢多用。”

“哦?那你今天还流了那么多淫水,看看你刚才那贱狗的样子。”

陈志远玩味得说道,有些不太相信。

“哈哈,还不是阿远你的大JI'BA勾引的”徐峰爽朗得说道,“要是老子今天把这药全给用了,怕是几个你都不够啊。”

“真这么有效?”

“你小子还不信了是吧,有胆子你自己试试看?”

“免了吧,我今晚就有用处。”

“哦?这么快就想好目标了?”

“没错,那个家伙整天就跟老子玩暧昧不来实际的,我早就想让他跪在地上好好尝尝老子的大屌了,今天既然有你这东西,他是绝对跑不了了,怎么,峰哥,你也有兴趣?”

徐峰笑了笑道:“当然有兴趣了,可惜我晚上有事走不开,不然绝对要会一会这个连你阿远都搞不定的家伙。”

“放心吧,等调教好了下次我们一起操。”

陈志远说道。

“是你说的啊,我他妈下次就找你了。”

“放心,我先走了。”

陈志远接了个电话就出门去了。

徐峰看着陈志远宽阔的背影和挺拔的身材,心想着总有一天也要让这个桀骜不驯的猛男跪倒在自己胯下。

他一闭上眼睛就想到一个无比比刺激的画面:在一个狭小的房间内,陈志远跪倒在地上,他的运动裤被撕扯开来,一对白嫩的翘臀暴露在外面,翘臀上面有两个红红的掌印,显然是刚刚被人用力拍打过。而徐峰自己则跨步站在陈志远的身前,让陈志远的脸正对着自己那对肌肉发达的大腿,还有大腿中间那根异常粗壮的肉屌。肉屌勃起着却还没有全部硬起来,徐峰扶着它甩打在陈志远原本俊逸阳光的脸上,一声怒喝道:“乖乖过来舔老子的JB,然后撅起屁股求老子操你!”

徐峰只是想象着这样的画面就感觉胸中一阵欲火升腾,他的胯下又有些隆起,感到憋得难受。

正想把这故事继续下去的时候,他的电话响起来了。

“晚上10点来我这里,一切按计划进行。”

电话那头传来声音。

“这次就你和我?阿达不来?”

徐峰挑了挑眉毛道。

“今晚就我们两个,阿达说他加班没空,反正我们还是按照老套路,今天这个绝对极品,保证你操过忘不了。”

“哦?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徐峰被电话那头的人说得来了兴致,因为那个人眼光向来高傲,一般的货色他是看不上的,既然这次能给予这么高的评价,那么他们今天的猎物绝对不是凡品。

徐峰挂掉了电话,心痒得期待着夜晚的早点到来,因为那也意味着他们狩猎的开始。

陈志远此刻要是还在场的话他绝对会惊讶无比,因为徐峰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而屏幕还没有完全暗下去,屏幕上方的通话栏上赫然显示着两个大字“韩锐”!

十一、陈志远的计划
当陈志远赶到健身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这个时候的健身房器械训练区已经没有多少人,刚刚热火朝天的各路猛男秀肌肉的场景也已经消失,会员们都在更衣室进进出出,准备收场。
陈志远到更衣室找到自己的储物柜,刚脱下身上的外套,胸前那对巨大的胸肌就好像已经不受衣服控制一样跳了出来。仅剩的运动紧身衣把胸肌勾勒出饱满的曲线,两座山丘挺立在胸前让人看了热血沸腾。
只是这一个动作,陈志远就感到周围无数热切的目光。
而当他把自己的长裤脱下,露出被运动裤仅仅包裹着的胯下时,周围更是一阵骚动,仿佛都有人留下了口水。
“好大!”
“妈的,怎么那么大!”
“好想吃!”
周围的人都在盯着陈志远裆部那坨隆起暗自发出感叹。如果陈志远可以听到他们内心中的想法的话,他一定会被四周这些饥渴贪婪的欲望给瞬间淹没,不过即便他没有这种特异功能,他一样可以知道周围这群肌肉男在想些什么,他们那充满欲望的饥渴眼神一个个都在告诉陈志远他们就是肌肉骚货,他们想要疯狂得舔舐自己的大JI'BA,而在陈志远的眼中,此刻周围那些猛男不过是一条条肌肉发达的狗而已,凭着自己胯下的大肉棒自己想操哪个就操哪个,没有任何挑战可言。
尽管陈志远已经无数次享受过这种健身房帝王般的待遇,但是每次来他还是对此十分享受,因为这满足着他征服的欲望,满足着他大屌纯1的骄傲。
就在陈志远刚刚换衣服的这几分钟里,他已经扫视到好几个身材长相都堪称极品的贱狗在目不转睛得盯着自己胯下的大鸟看,当陈志远高傲的眼神扫视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无一不是充满了惊喜和强烈的渴望,那种想要0距离跪在自己脚下舔舐自己肉棒的渴望,这种对大屌的崇拜已经让他们之中的几个下体勃起了。
要是放在平时,陈志远还会考虑一下要不要给他们机会吞吐一下自己胯下傲人的巨物,考虑一下满足他们饥渴的骚穴,但是今天,他完全提不起兴趣来,因为今晚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健身房的另一个肌肉霸主、纯1猛男——韩锐!
陈志远看了看口袋中的一小包粉末,幻想着韩锐在喝下这种“猛男克星”之后的骚贱模样。
那一定非常有趣!
陈志远得意得笑着,他此刻已经迫不及待得想要看看这个一身肌肉、平时高傲无比的极品猛男会怎样沦为自己胯下的一条贱狗,想看看韩锐撅着结实有力的臀部跪在地上任自己拍打到红肿,想看看这个肌肉猛1在吞吐自己胯下巨屌的时候会怎样淫靡不堪,想看看自己用大脚拨弄这个肌肉狗的狗JB的时候会不会忍不住喷射耸动。
这些淫靡无比的画满像现场一样一幅幅一幕幕在陈志远的脑海间闪过,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连带着他18cm的肉屌也跟着微微勃起,让原本就只能勉强包裹住肉屌的胯下又是一阵隆起,看上去肥硕异常。
“操,这家伙的JB是有多大!”
“妈的,看的老子都想射了!”
“太大了,怎么会怎么大,好想被他插死!”
随着陈志远裆部的鼓起,整个更衣室里都蒙上了一层淫靡的气息,一个个全都欲火焚身,燥热不已。

十二、恶魔韩锐
正当这个时候,韩锐走进更衣室了。
他的脸上挂着惯常的职业微笑,微笑中有些痞痞的坏意,让人看了总是欲罢不能。
“你小子你今天怎么回事,换个衣服换了这么久。”
韩锐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移到了陈志远微微勃起的胯部,笑容更加痞气起来。
陈志远也不觉得尴尬,反倒被韩锐看得有些兴奋,他一看到面前这个高大挺拔的肌肉猛男,一股征服他的欲望就充斥了自己整个大脑,几乎要把大脑给塞爆了。
韩锐和陈志远来到训练大厅,此刻的大厅里已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气氛顿时暧昧起来。
“先来做个拉伸热热身。”
韩锐说着就走到陈志远的后面,从后背处架起陈志远的双手向外伸展。
因为韩锐比陈志远高一些,所以他很顺利得就完成了架起陈志远的动作,而他胯下的巨物则装作不经意得贴合在陈志远紧翘的臀部上。
虽然隔着一层运动衣,但是陈志远还是能够感受到韩锐胯下巨物的庞大轮廓和火热温度。他只觉得韩锐的大屌好像是故意在挑拨自己一样,随着拉伸的动作一会贴合又一会松开,若即若离十分诱惑。
陈志远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瞎子一样,任由韩锐摆布着自己的身体。
他的臀部不断传来触感,一会是韩锐大屌那硕大的龟头,棱角分明;一会是大屌的躯干,虽然软着却异常肥硕;一会是两个蛋蛋,巨大而沉重。
这种猜谜语一样的快感让陈志远的心中也生出一种难言的感受,好像觉得被巨屌摩擦挑逗也有一种别样的快感,一种和以前调教爆插贱狗不一样的味道。他觉得这好就像开奖,每一次碰触都有种兴奋的快感,又迟迟等不到开出大奖的快乐,但越是开不出就越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陈志远转念一想就为自己这种下贱的想法感到无比羞耻,脸上一阵火热,因为这是以前被自己调教爆插的贱狗才会有的想法,而自己一个超级猛1怎么可以有这种下贱的念头。
“绝对不行!”
陈志远摇了摇头,想要挣扎着从韩锐手中脱开,但是他浑身的勇猛和力气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使不出分毫,只觉得全身绵软无力,身后那巨物每一次摩擦都像是撩拨到了他内心的最深处的瘙痒,他只能咽了下口水,任由这种异样的快感持续发酵。
韩锐将陈志远的这些变化都看在眼中,他的身高优势让他能够俯视到陈志远胯下巨屌的不断隆起,自己每挑拨一次,陈志远的裆部就鼓胀一分,这种尽在掌握的绝对控制让韩锐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的征服欲望此刻也已经全部被点燃。
他兴奋得看着身前这个肌肉猛男被自己随意挑逗而全无还手之力,心想着一切尽然是如此顺利。他要陈志远这个自己垂涎已久的猛男今晚成为自己胯下的骚货,一条被自己巨根贯穿的贱狗,他要看着陈志远不断沉沦,看他在尊严骄傲和大肉棒中纠结取舍,看他为了舔舐自己的巨根而被迫下跪,看他阳光俊逸的脸庞被自己的JING'YE所掩埋。
想到这些,韩锐紧裹的裆部终于再也囚禁不住里面那条猛兽,肉屌像吹气球一样迅速膨胀起来,变大变硬。
突然硬起来的大屌硬生生得戳在了陈志远结实有力的翘臀上,这个突然的棒状巨物终于让陈志远的意识清醒了起来,他不想沦为身后壮男的贱狗,他想起今天的目的来,他是为了征服这条肌肉狗而来。但是潜意识里的想法却不由自主得跳到了脑海:好像韩锐胯下的东西分量不轻,十分巨大!
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让陈志远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同时涌上一阵燥热。

十三、韩锐的手段
“怎么了?”
韩锐明知故问道,还是一贯的邪恶痞气笑容。
“没事,我们接下来做什么项目?”
陈志远故作镇定得回答。
“今天是胸部练习,先从下斜平板卧推开始吧。”
说着,二人来到了卧推架前。
陈志远准备先用小重量的杠铃热热身,刚刚在斜板上躺好,就看到一对粗壮的大腿横在了斜板的前面。
虽然这样的画面陈志远已经看了无数遍,但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清晰得看到韩锐的大腿肌肉和线条。特别是在大腿中间还竖着一根被紧身运动裤紧紧包裹着的轮廓分明的粗壮巨屌,只是看了一眼,陈志远的眼睛就再也不能移开。
“靠,居然比我的还要大!”
陈志远的心中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了。
韩锐满意得看着陈志远脸上的表情变化。他一早就料到陈志远的反应,因为这是自己第一次把胯下巨屌的轮廓完全展示在陈志远的面前,之前的私教课程中,他一直都是穿着宽松的运动裤进行课程的,为的就是能够在今天将陈志远一击击垮。
显然,韩锐的目的达到了。
陈志远原本就是仰躺在斜板上气血逆流,现在看着这样粗壮的巨屌就在自己的面前,特别是那巨屌上暴起的青筋都被紧裹着的裤子给勾勒出来,这种强大的视觉体验再混合上脑袋里的缺氧,陈志远只觉得浑身发热发虚。
他的喉结动了一下,又咽了下口水。
韩锐把这画面看得明明白白,心底止不住的得意,暗想着再不用多久,这条肌肉狗就算彻底征服了。他一边想着,一边佯装着要帮忙扶一把杠铃而故意将身体下蹲。
韩锐的蹲姿让他的巨屌几乎贴在了陈志远的脸上,韩锐只觉得陈志远的鼻息无比粗重火热,一道道都喷在了自己的巨根上。
“没出息的东西,才这么两下就发骚了”
韩锐冷冷得想着,内心的得意越加浓厚。
陈志远只感到韩锐身上好像有一股特别的气味,说不上来是什么又格外得吸引自己。尤其是他中间那根粗壮到不能再粗壮的惊人巨屌,深深得震撼着自己的心灵。
“这哪里是人能拥有的巨屌,分明就是怪物!”
他觉得那个巨屌比自己胯下的肉棒更加粗、更加长、更加充满力量,估摸着应该在20cm以上。它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棒在陈志远的脸旁散发出阵阵热量。陈志远一边这样看着,一边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好像要不受控制得冲出去好好舔一舔这根庞然巨物,因为它实在太巨大、太诱惑、太让人情不自禁了。
陈志远只觉得胸中有一股邪火在燃烧,他努力想将这种想法压抑在心中却又憋得难受,在欲望的斗争中,仅仅做了几组就觉得气力不支,主动要求休息一下。
“我有点渴,去你办公室喝口水。”
陈志远迅速爬起来冲进办公室,几乎是落荒而逃。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但是心中的欲望却一点也消退不下去,只感觉浑身燥热难耐。
私教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冷静下来的陈志远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十分异常,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抵挡不了韩锐的诱惑,他只要看着韩锐的巨大胸肌和那根无与伦比的超长巨屌就感到无比难熬,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不断压垮自己。
他对这种挑逗和诱惑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同样的手段他曾经无数次使用在那些被自己爆插的贱狗身上。他知道只要自己的大肉棒挺立在贱狗身前,那些贱狗就算再骄傲再有尊严也会抵挡不了欲望的侵蚀而心甘情愿趴下来撅起屁股求自己操他们,而刚刚的自己几乎已经到了这最后的一步,险些就万劫不复了。
陈志远知道,只要韩锐再略施手段,自己肯定会斗争不过内心的欲望而跪在地上求着韩锐践踏自己,就像那些曾经被自己征服的肌肉猛男一样,成为可以随意凌辱的一条贱狗,成为发泄欲望的奴隶。到时候自己发达的肌肉会被韩锐踩在地上,自己骄傲的大屌会成为嘲笑的对象,因为这根大屌再也不是什么纯1的象征,而会被韩锐羞耻得把玩,被韩锐的巨屌操硬,甚至和那些被玩弄到近乎残废的贱狗一样被操尿操射。
陈志远还是无法直面这种情况的到来。他始终认定自己只能是纯1,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操贱狗,怎么可能有人可以将他征服。这种观念在陈志远的脑海中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他绝对不允许今天拜倒在韩锐的脚下,即便韩锐的JB是如此巨大,如此充满力量,如此让人无法抵挡。
虽然陈志远如此坚定的想要扳回战局,但是刚刚那些被韩锐当做贱狗一样调教的淫乱画面始终在他脑海挥之不去。他绝望得发现自己傲人的大屌早已可耻得硬到几乎颤抖,龟头的淫液把紧紧包裹着的运动裤都打湿了一片。陈志远觉得自己心理快将完全溃败乐趣,只有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口袋里那包小小的粉末上,趁着韩锐不注意,陈志远将这包猛男克星偷偷倒入了韩锐的水杯中·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Restore formatting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hare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