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SM - 鹹豆漿

免费安卓VPN💋稳定⚡️快🆓免费 👉👉👉点这里下载 ⏬⏬⏬

我被巨根警察操成淫0的过程


tizzyt
 Share

Recommended Posts

【这班人之中有你认识的人吗?」

    隔着透明玻璃站着六名高大的男生,可是看着他们的脸孔只有陌生的感觉,令我不禁焦躁起来,咬着乾枯的嘴唇。

    话说我只是一介普通的大学生,为什幺会遭遇这种事呢…

    事缘一个月前夜晚,我为学生补习后,抄捷径走过某个公园的时候被人从后袭击,除了被抢去身上的财物外,作为一个男生,还被对方强姦了。

    要是那是一名女歹徒就算了,但对方可是把用他血气方刚的*,把我的嘴巴和*蹂躏了一遍。

    说真的这并不是甚幺光鲜的事,心里挣扎了很久,才下定决心投案。

    当时为我落案的警员语气甚为冷淡:「都隔了一个月,也不能从你身上拿取犯人的体液样本,所以你也不要对抓住凶手有太大期望吧。」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都已经凉了半截,鼓起的勇气恍如付诸流水。

    幸好负责侦查的探员很热心,虽然详细问话的部分勾起了很多不愉快的回忆,但隔了几天就致电说抓到疑犯,让我到警署认人。

    「对不起…晚上公园很黑,我不太看到疑犯的脸…」

    负责的警员身型非常魁梧,最少也有一米九的个头吧,足足比我高出两个头,理着个很清爽的短髮让他立体的五官更加突出,黝黑的肤色充满阳光气色,身上的肌肉既结实又大块,令人自然有一份安心的感觉想依偎在上面。

    「这样就麻烦了,要是你没认出疑犯,就只能眼白白看着他逍遥法外了。」

    眉头紧皱的他神色烦恼地搔着头,举起的手可以看到他清楚鼓起的二头肌。

    虽然已经穿着加大码的制服,但他那雄伟的胸肌令他无法扣上最上面的两颗钮扣,整件上衣好像快要被他的好身材撑破。

    而且这样举起手令他的胸肌更是紧贴,*一边磨擦着衬衫竟然慢慢突起,貌似没穿内衣的他,透过那透薄的白衬衫,还隐约可以看到那深色的乳晕。

    当我看得入神之际,我的老二竟然呈然半勃的状态。

    啊…到底我在想甚幺东西!?

    我立即回个神来,把脸别向一边。

    「你没事吧?」他大概误会以为我是想起那天的事吧。

    自从那天被强姦后,我身上好像有甚幺奇怪的开关被按下了,

    「我知道这个可能是很过份的要求,但如果让你看到他们的…性器的话,会不会令你记起来呢…」

    先撇开我能否依靠这猎奇的方法唤起记忆不说,这可是侵犯疑犯和其他人的人权,我战战兢兢道:「你…你是说真的吗?」

    他一拍心口道:「包在我身上!」二话不说就冲到隔壁疑犯们身处的房间。

    对他这热心的行动,我真的心存感激,对他很有好感。

    我隔着玻璃也能听到他的嘶吼:「你们这班人渣,不要在我的面前谈甚幺人权,你们现在可是强姦案的疑犯,听说你们当中还有重犯,这次可就不是进牢里坐一阵子的事了。」

    嫌疑犯们本身都在鼓躁,但在他令人不寒而慄的严厉嗓子下,很快就搞定了这群人,他们开始徐徐地脱下裤子,六根*就这样展现在我面前。

    警员重新回到我身处的房间,「怎幺样?有印象吗?」

    「唔…」

    因为当时心里非常恐惧,所以当晚的画面也变得十分零碎。

    看到他热情的眼神,我不好意思辜负他的心意。

    「如果是勃起的状态,我可能可以…」我就这样向他解释。

    他立刻打电话到驻守隔壁房间的警员,没多久,六个男人就这样在警署里乾巴巴打起*来。

    他们胯下的猛兽渐渐剑拔弩张,又红又黑的大*直指半空。

    在他们各自大显神通的时候,我就发现他们有三个比其他人大,根据那天的回忆,我先把较小的三位淘汰掉。

    剩下的三位少说都应该都有二十公分以上吧,警员到底是在哪里找到这三个巨根男子。

    但只是看着那三根差不多长度的*,还是无法让我记起来。

    看在他真的很想为我抓到犯人的份上,连我也大胆起来。

    「我可以试着含一下吗?」

    反而是他担心我:「你真的可以吗…」

    我再三思量后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点头,但为了保护我的身份,警员还是先让他们带上眼罩。

    我蹲下来,第一名疑犯的*就在我面前摇晃,蠢蠢欲动想要享受免费的*,带着卑俗的语气道:「真的没有想到被当成犯人,还有人帮老子含呢~」

    「你要是犯人的话,看我怎样把你丢到牢房,然后让我里面的手足爆掉你的菊花吧!」疑犯在警员的恐吓下,疑犯立刻吓得缩成一团,噤不作声。

    我还是第一次这幺近距离看其他男人的*,这幺大的家伙,真的有可能塞进口中吗…到底含的一方乐趣在哪?但既然答应了警察先生,就硬着头皮上吧。

    我张开嘴巴,下巴因为惶恐而颤抖着,为了令自己适应,我推进得很慢,而且因为不想让牙齿碰到*而把嘴巴张得很大,可是这反而令口水在嘴角流下,使我十分狼狈。

    果不其然,甫把男士的性器含进去,那浓烈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扑鼻而来,就让我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晚帮学生补习后,因为时间太晚,第二天的课又得早起,所以我抄捷径穿过小社区中的一个公园。

    那个公园早上还是有很多区内的主妇带着她们的小孩来玩,但一到了晚上就了无人烟,因为听说有瘾君子出没,所以连流浪汉也少见。

    当时我还心想:只不过是街灯暗一点而已,那些恐怖的故事大概是甚幺家长编来骗小孩的吧。

    可是才在公园转个弯,就听到后面的草蕞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未把身子转过来,一个身影就迅速从后方赶至,他掩着我的嘴巴,我失去意识,待我回过神来时,眼睛已经被矇着。

    嘴巴有甚幺又粗又热的东西在来回*,我就已经知道心里不妙,这大概是男人的*吧。

    我可是男生啊!?为什幺会被盯上啊?

    正想反抗之际,就发现双手腿都被人绑着,就算没被绑着,可是四肢发软的我也反抗不了,但下体却硬绑绑,大概刚才掩嘴的东西渗了甚幺药物吧。

    那热滚滚的东西在我口中*,初时他猛力摇动腰胯,后来累了就直接抓着我的头,用来*他的老二,每一次都顶到喉咙最深的地方,但是想吐出来却被他硬抓着头髮,很快下一轮的攻势又来了。

    因为被矇着眼睛,而且又在做着不愿意的事情,时间几乎好像没有在我身上流逝的痕迹。

    但身体很自然地反应,嘴角累得口水直流,下巴也痠得要命。

    他下体剧烈的颤了几下,大股大股的*直接喷到我喉头,*独有的腥臭味道从喉头呛到鼻子,令我狂咳了好久。

    在我还在回想的时候,大概也没有三分钟吧,眼前疑犯的下体忽然抖了几下,我还来不及反应,更甭说要避开,几道*喷在我的脸上,令我既愕然又狼狈,警察先生立刻把我拉开。

    接着他冲向疑犯:「妈的!你是故意的吧!?就你刚才的行为我就已经可以控告你猥亵罪了吧。」他用力捏住他的子孙根,两颗卵蛋被压迫得变成紫红色。

    那名疑犯立刻态度软化:「疼、疼疼!是这妞的嘴巴太巧了,我的老二在里面好像快要融化一样…」

    他大概没想到这单案子的受害人是男生吧,要是被他知道刚才为他*的不是女生,不知道他会有甚幺反应呢。

    警员打了他一巴掌:「是谁准你绘形绘色描述出来?犯人就是你吧,你这个变态大概是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在脑袋回味了几次,现在一旦重温的时候就兴奋得立即*吧!」

    「不、不、不是啊…冤枉啊…」

    其余两名疑犯因为被矇着眼,也不知道发生甚幺事,但现场的气氛也令他们紧张得坐立不安。

    警员把脸转过来,望着还在清洁脸上*的我,示意道:是这人吗?

    我摇摇头否定,那天晚上我嘴巴至少*到痠软犯人才射出来,可不是像这种只有嘴巴硬*软的孬种。

    第二个疑犯的*也很长,可是一含进口中就总是觉得不对劲,怎幺好像这幺幼?

    那天晚上的应该是更加有份量的家伙,最起码把口腔全部填满,所以含了几下就把它吐了出来。

    现在只剩下一名疑犯了,万一要是连这个也落空怎办?一想到害警员失望的脸,心里就煞是焦急。

    可是,这根*看上起又长又粗,份量十足,是犯人的机率还是很高。

    上翘的*用力顶着上颚,好不容易才把粗大的*整根含进口中。

    这巨大的压迫感,那天晚上的记忆再一次被唤起。

    我不知不觉地落力地舔吮着那人的巨根,虽然那疑犯伫立不动,可是他全身的血液奔向下半身,口中传来血管强劲的跳动。

    要是让我喝下*的话,说不定可以认得出来啊…

    先撇开男女之间的相好没经验不说,男男间的*我更是没经验,含了几下他竟然软下来。

    虽然这不是甚幺值得自豪的事,可是看见对手没兴奋起来真的很伤人自尊的说。

    那边的房间凉飕飕的,空调开很大,相信他们都冷得鸡皮疙瘩。

    房间冷再加上三人都脱去裤子,三人的*隔着夏天单薄的短袖衣服,从那厚实的胸膛挺起。

    三人的身材都不错,虽然没有警员般壮,但还是比一般街上的路人强多了。

    我忽发奇想,大胆地用手指去捏那疑犯的奶头,他立即像被电击一样有反应,全身震了一下,*比刚才胀大很多。

    他大口地喘着气,*已经兴奋到肉汁乱喷。

    我继续落力地去舔他的*,技巧也被刚才熟习多了,连房间的其他人也感受到这淫靡的气氛。

    我的口水混和着前列腺液,那「啵啪啵啪」的响声传遍了房间。

    另外两名被剥夺视力的疑犯,他们只能凭声音判断房间里的情况,可是这反而令他们的想像力发挥到极限,半软的老二又再次硬挺。

    我的眼角瞥到好像连房间里的警员们的裤裆都胀了起来,尤其是负责我这单案子的健壮警员。

    他的胸肌、腹肌、手臂和大腿的肌肉本来就大块,把衫裤都撑得超绷紧。

    现在连裤裆的位置都明显突起,从那撑起的形状来判断,就知道裤子下的巨物尺寸惊人,那巨龙已经伸延到皮带下方,几乎就要挣脱那皮带的束缚探头出来。

    看到这养眼的画面,连我都忍不着勃起来,要不是在场警员这幺多,我真的会忍不住打起*来。

    我幻想着:要是眼前的人是警员的话,我该如何服侍他好呢。

    我叼着疑犯的*一吞一吐,舌尖朝他的马眼进攻,还不时会把卵蛋含进口中把玩。

    他已经气喘如牛,「不…不行了…」好像豁了出去一样。

    他抓住我的头猛往下体塞,整根*塞到喉头,到警员把他拖开的时候,大把大把的*已经被灌进胃里。

    他被拖开的时候,*还一直*,浓白的*通通落在我的脸上,这是我当天第二次被*。

    但是,就在他抓住我头的时候,我就已经确信他就是犯人,那姿势和犯人抓住我的头*自己的*的动作完全一样。

    我对着警员给了个肯定的点头,似乎连疑犯本身也知道被没戏唱了,低着头的样子实是沮丧。

    警员扶起我时在耳边低语:「你做得很好。」

    我的脸即时飞红,比刚才*的时候还要害羞。

    可是我的目光一直无法离开在我面前晃的裤裆,直至他押着疑犯离开时,我的目光还是死盯着他那圆润的屁股,我得花一点时间才能把摃起来的老二扳下去。

    第二天的时候,警员联络我说得做一次案情重组,一想到又可以见到他,我就忍不住搭起帐蓬,因为犯案时间关係,而且警员也担心重组时我会遭人白眼,所以我们约定了在晚上十时的时候在公园那边。

    自从案件发生以后,我都没有来过这个公园,正确来说,连公园附近的範围也没有靠近过,老是拐远路避开这个地带。

    「唷!等很久了吗?」警员依旧穿着紧绷的制服,后面拉着扣上手铐的疑犯。

    现在才看清楚他的样子,染了一头金髮的他穿着三颗漆黑的耳环,小混混的样子却有着一副结实的身躯加上高挑的身型,想必上过无数的女孩吧,为什幺会打上我的主意,到现在我还是搞不清楚。

    外型如此吸引的他,现在却因为头髮没有上髮蜡而软软垂下,十足丧家犬的样子跟在后面。

    我们率先到了公园一隅的游乐场,晚上尤其冷清,就是当时的案发地点。

    草青和泥土的味道传入鼻里,还是会令我有想吐的感觉,我浑身发颤,幸而警员他搂着我的肩膀,从他身上传来温暖的体温,才令我的心情平伏起来。

    我简单地描述了他先要我为他*的经过,警员拿起挂在心口的数码相机:「接下来得模拟并拍下当晚的的画面,作为提交检察官证供的一部份,当然,是用道具代替…」

    「啊?是这样吗?」

    「抱歉…事前没有和你沟通清楚…」

    疑犯色迷迷的在笑:「嘿嘿,原来还有这种事,就是说我还可以欣赏一次这妞的淫相吧?」

    他的视线扫视着我全身,彷彿被他视姦了一次一样。

    警员立刻喝止他:「你的眼睛和嘴巴给我放乾净点!」

    其实我对着警员时心跳早已好像小鹿乱撞,想到他透过用那又长又粗的镜头,拍下我被侵犯的画面,反而令我有一点兴奋,而且看着他为难的样子,我立即道:「其实我没甚幺所谓,只要拍的时候让他转过去就好了…」

    他在口袋中摸来摸起:「咦,明明放了进来怎幺不见了…」似乎没有找到那道具假屌。

    「这下麻烦了…如果要重新带他过来,手续又得重新办一次,这可能得拖一个月…」

    连我也慌起来:「那该怎幺办才好呢?」

    疑犯还在幸灾乐祸:「要不然我把*借出来也没关係啊~这不是更加真实吗?」他下体作状地顶了两下。

    如果真的要和犯人来一次的话,我宁愿要警员的好了,当然这也是我单方面的妄想,我大胆地斩钉截铁的道:「要是…要是警察先生的话,我可以…」

    警察先生虽然面有难色,可是也没有其他方法。

    他鬆开皮带的扣子,刚拉下裤裆那拉链,虽然还没有勃起,但胯下那一大包就已经呼之欲出地蹦跳出来。

    果然,警察先生的*没有令我失望。他脱下*,展现出那雄纠纠的*,未勃起就已经将近二十公分,足有婴儿手臂的粗幼已经比一般成人男子的还要大,难以想象他全勃后会是一副怎样的光景。

    连疑犯也看得傻眼,这大概对他自身那自豪的尺寸是很大的打击吧。

    警员*不好意思的样子,用大手遮掩着老二:「没吓到你吧?这家伙太大很噁心吧,要是你现在想打退堂鼓也可以啊…」

    看到他胯下那大家伙我高兴都来不及了,怎幺可以让飞到嘴边的肉给逃掉呢?

    但到我蹲下来的时候,那魄力十足的巨根还是会令人却步,我吞了吞口水,才能鼓起勇气把它的大屌含进嘴里。

    那梦魅以求的大屌就在我面前,因为尺寸太大的关係,他轻轻的一个动作都会令*左右摇晃,他还没来得及打开摄录机,我已经急不及待把它放进嘴里,趁他还没有胀大的时侯,我一口气含进了一大半,承托在大屌下面的舌头慢慢蠕动时,他*融化的表情。

    可是很快我就后悔了,那大屌在我口中迅速膨胀,还没来得发把它吐出,它已经探进食道,我的嘴巴被强行撑开至极限,颚骨好像快要脱臼的感觉,整根巨龙牢牢地盘据在我的口中,横蛮地佔据着口腔里的每一寸空间,那大屌很快就攀爬到喉咙深处,而且好像还要继续钻进更深地方的样子。

    「那我要拍照了。」

    他的大肉肠进退两难地卡在口中,我几乎被他的*呛到窒息,痛得眼泪口水直流。

    我心想:不要拍下我现在狼狈不堪的样子,可是我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呜呜声。

    我向上睨视着,只见警员他举起相机,对準我的脸孔。

    而且不断听到传来快门声,我就知道大量的照片正存进相机里。

    「这应该。」

    警员他把相机的画面转向我面前,液晶屏显至着他由上向下俯瞰拍摄的画面,但他雄伟的胸膛已经佔据了相片的下半,另一半则是我含着他*的画面:他粗大的*塞在我的口中,我近乎窒息满泛红的双颊、反白的双眼、还有纵横脸上的鼻涕和泪水,第一次看到自己*这样的表情,真的令人羞愧。

    连疑犯都在讚叹:「警察先生你还真是厉害,竟然可以让他*比之前还要淫蕩的样子。」

    不…不要说了…快、快点把相机移开…

    「拍了这幺多张应该可以了。咦…拔、拔不出来!?」警察先生现在才发现他的大屌卡在我的食道。

    他不知所措地道:「那…那怎、怎幺办好?」

    疑犯淫笑着提议道:「用他的嘴巴操到射出来软下来不就行了吗?」

    除了这个方法我也想不到其他法子,竟然顺着形势从模拟变成真实的*,我只好无奈地默默点头。

    警察先生的腰猛烈地顶撞了几下,竟然让原本只是进了一半的大屌,更加变本加厉地塞进四份之三,勃起后应该已经超过三十公分了吧。*恐怕已经快要顶到我的胃部了吧,但我的鼻尖和他裤裆的拉链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可想而知他的*有多大。

    他*上粗大的血管紧贴着喉咙,传来强烈脉膊的跳动。

    他的大屌忽然抖了几下,好像有甚幺喷出来,才几分钟难道就*了吗?大量的液体倒流,呛得从我的鼻孔和嘴角流出。

    原来这只是前列腺液,别人的前列腺液都是慢慢流出来,可是他解释因为他输出量太大,竟然直接都是用射的。

    在他那海量的前列腺液的滋润下,虽然幅度不大,但他的大屌也变得可以动起来。

    疑犯乘机地怂恿着他道:「你得更加粗暴地抓住他的头,直接把他当飞机杯就好了。」

    「是这样吗…?」警察先生凭他那粗壮的巨臂,轻易地抓住我的头,大屌前后活塞地操着我的嘴巴。

    「对喔,直至射出来之前都不可以把老二*啊!」疑犯好像很兴奋,狂热的气息从鼻孔粗重地喷出。

    幸好就在我快要窒息的边缘,他的头向后仰,结实的股肌用力收缩,双手固定着我的头,大屌在食道里跳动,每抖一下都如洩洪般在我口中喷出大量的*,射出的*恍如润滑剂般,再加上他的大屌又再胀大了一号,射了约五、六发,整根大屌就猛地从我口中弹出。

    他边弹出来的时候还在边*,一半的*在我口中爆发,另一半则落在我的脸上和衣服上。

    他*抱歉的表情,赶紧拿出面纸为我擦拭。

    接着我们转移到正戏的部份,疑犯一边描述,警察先生则一边按着他所言般重演,和那天晚上不同的是我正在享受着。

    可是拿着摄录机的他又要拍摄,又得负责过程重演,忙得不可开交,动作也变得很笨拙。

    疑犯只能眼巴巴看着我们二人交合,他的裤裆早就已经撑起得个乱七八糟。

    他于是主动提出:「要不然我帮你们拍摄吧。」

    警员可能心想他手上还铐着,就安心把摄录机交给对方,接下来他的动作就顺畅多了。

    他的手抚摸着我的身躯,粗糙的手指一根、两根探进我的*,不断在钻探更深的地方,不禁令人怀疑他的手指到底有多长。

    「对喔,得充分润滑过才插得进去呢,尤其是你那个尺寸…」他意有所指地把镜头移向胯下外露的巨根,还故意拍摄特写。

    他像旁白般加上独白:「不过这里好像已经等不及了,前列腺液已经流到遍地都是,可怜下面这小小的嫩草,因为承受不了液体的重量而纷纷垂下。」

    警员作势要敲他的额头,吓得他赶紧闭嘴。

    不过就如疑犯所言,警察先生站在我背后,那大屌频频向上翘,顶撞着我的屁股。

    他把手指*的一刻发出「噗嗞」一声,肠液从*流出,发出恍如红酒般开瓶的声音。

    疑犯立刻故态复萌:「看来这边厢也準备好了。」

    单是他的*顶着我的菊花,还没有*来时,就已经传来巨大的压迫感。

    他只是一挺腰,那痛楚已经彷彿要把我的*撕开,跟那天晚上完全是两码子的事。

    因为他尺寸实在太大的关係,而且*也只是第二次被开发,即使强壮如他,也费了很大的劲才插得进来。

    菊花皱摺一瓣瓣地被翻开,*被他的大屌撑开,可是才挺进一半,*就已经顶到花心,整根*纹风不动。

    疑犯讚叹着道:「哈哈,我真的甘拜下风了,怎幺可能有人隔着肚子也可以这幺清楚看到*的形状。虽然不服气,可是也没辙。」

    他的手抚摸着我肚脐附近,明显地看到一个圆鼓鼓的形状浮起,他的*压迫着我的直肠以至肚子,几乎就要捅穿我的肠子。。

    「你…你还好吧?」警察先生他温柔地问道。

    虽然我很想回答他还好,可是身体已经满头大汗,他*身体的一刻,我几乎以为自己要死掉。

    仅仅是这样*来,我就几乎要*到强制*。

    似乎被疑犯看出,故意挑剔着细节道:「那天晚上这个时候你还没有射啊,要是你现在射出来的话,又得重头拍摄一次啊。」

    先不管疑犯说的孰真孰假,可是才插入一下就*,在男生的角度也站不住脚,因此我拚命地忍着不射。

    可是*的声音实在掩饰不了,我像*的野猫般发出娇媚的声线。

    「我…我慢一点让你适应一下吧。」

    话虽如此,虽然他动作很慢,但那撕裂的感觉随着股间*的抽动有增无减,身体完全没有适应的感觉,而且疑犯还在一旁煽风点火,催促着警察先生他加速。

    「我那个时候才没有这幺慢呢。

    他的*可是在等着你猛操他啊。

    难道说你的老二只是中看不中用?」

    毕竟警察先生也是男生,而且血液里充斥着肾上腺素,被疑犯挑衅两句后,很快就沉不住气,*的动作也愈来愈快,他每一下都把*大幅度抽出,只剩下那硕大的*残留在*,然后再一次插到最深,直至*深深地陷入那花心,每一次的重击,我都感到插入的长度又深了一分。

    疑犯继续在抚摸我的肚皮,似是在感受着警察先生那强而有力的撞击传到他掌心,彷彿正用他的大屌透过我的肚皮和疑犯击掌。

    「我从后面举起他的一条腿,像公狗般猛尻他的嫩菊。」

    疑犯的描述绘形绘声,恍如一面镜子般反映着我和警员的交合。

    而且有些明明当天没有发生的场景,他却顺着势添油加醋。

    譬如说:「这个时候我的大屌一边在*他的*,右手在抚摸他,左手在*那一半外露的大屌。」

    要不是像警员他尺寸惊人,巨根足有三十五公分,都无法一根*上同时做到*和打*。

    「那我大约明白*的过程了。」

    形容的过程大约用了三十分钟,再这三十分钟里面警察先生不断地用他那粗大的大屌*我的*,重演着那侵犯的过程。

    可是以他那惊人的性能力,距离*还有一大段距离。

    他把我从背后便当的位置放下来,我浑身被慾火焚烧,十万个不愿意离开他的怀抱之中。

    那硬绷绷的*依然屹立在裤裆拉链的外边,虽然他的*粗得陷进了拉链的金属边,可是看他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丝毫不痛的样子。

    我已顾不得警员或犯人的眼光,被放下来的我故意把身子往后倚,让那硬绷绷的*在我背后磨擦,幸好警察先生也十分体谅,任由我玩弄他的*,想必他也是慾火焚身了吧,虽然这只是我私下的妄想,他只是在做份内事。

    「那当初的时候你是如何发现猎物?」

    「当时他在沙池那边脱了裤子,一边打*,还一边玩自己的菊花。」

    嗯?这怎幺跟当初的记忆好像有一点不一样。

    随他的便吧,反正现在我只想跟警察先生*。

    连警察先生也在我耳边低语:「你跟着他说的做吧,我的大*烫得要命,案件快点重演完后,让哥哥好好疼你。」

    他恍如梦呓般的声音,令我彷彿着了魔,按着犯人的说话做,我把裤子脱了,在沙池的边缘磨蹭起来,我张开双腿面向着警员和犯人,警员手上的相机从疑犯转到我的身上。

    一想到我的手指正在撑开那**的画面,正被相机鉅细无遗地拍下,就令我无名地兴奋,老二也开始变硬。

    看到警察先生因为看到我的挑逗,那软下来的*再一次重振雄风,旁边的犯人裤裆也开始撑起篷,我手下的动作也愈来愈煽情。

    犯人无可奈何的语气道:「你看,面对着这样的*,哪有不操他的份儿?」

    对啊,警察先生也来*吧。

    「原来是这样,很多谢你的合作。」警察先生把犯人的手铐脱掉,转而走过来把手铐套在我的手腕上。

    他冷冷地说:「整个过程根本就是你在诱惑着他,现在我要以有伤风化的罪外拘捕你。」

    这甚幺跟甚幺吗!?受害人和加害人的角色被完全重置,说好的*呢,一时之间我的脑袋变得很混乱。

    「看在你是初犯的份上,这次我就给你个小惩大诫,拿『警棍』打你的小屁屁几下好了。」

    背着相机的他,说到『警棍』的时候,意有所指地晃了几下他那大*。

    他的相机依旧照着我,我才发现相机的红灯亮起了,这表示从刚才开始就不只是拍几张照,他可是把我的一举一动全部拍成影片。

    「怎幺样?要是不认罪的话我就这样把你带回警署羁押,再找来你的父母保释你吧。」

    脱去裤子的我在沙池上的姿态根本就淫秽不堪,面对着警员的施压,以及那*的诱感,我只能傻傻地道:「我认罪…」

    他拍下我神色呆滞的认罪片段后,终于关上了他摄录机。

    他慢慢走过来,用他黑色皮鞋的前端刺激着我的*,先前那亲切的形象已经蕩然无存,「你说啊,你想我的『警棍』惩罚你甚幺地方。」

    可是更可恨的是我不争气地张开双腿,「警察先生,这里。」

    「即是哪里呢…」

    「菊…菊花想要…」

    「甚幺?我听不到?给我大声一点。」

    「我的菊花想要警察先生的大*!!」

    「真是个坏孩子呢,看来不好好惩罚你一下可不行吧。」

    他九十公斤的身躯压在我身上,三十五公分全勃的*一下子就捅进来一半。

    虽然他的腰间很粗,可是没一点赘肉,那结实的公狗腰一*起来可是能让所有人求饶,尤其我只是个入世未深的少年。

    才三分钟我就已经快要吃不消,老二都要被他顶到*,将快就到极限。

    「慢…慢下来一点…」

    可是他完全无视我的要求,壮腰反而愈渐加快,只是五分钟,他就已经把*到出精。

    警员道:「你还有需要道歉的对象吧。害人家背上这幺大的污名,你得拿甚幺来陪罪吧。」

    「我、我…我该拿甚幺陪罪好…」

    「这得看你的诚意吧。」

    「真的很对不起,要是你不嫌弃的话…」我向着(原)疑犯掰开自己的屁股,*正被警察先生*第三轮的菊花,作为陪罪的礼物。

    警察先生温柔地轻拨着我乱掉的前髮,「真是一个好孩子呢。」

    小混混他淫笑着走过来,早已脱掉裤子,那廿五公分的*已经蠢蠢欲动,警察先生他换了个*,让我躺在他的身上。

    可是菊花已经被警员他的大屌填满,小混混要把他的老二塞进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费了很大的劲才把第二根屌*来。

    啊啊…我的*正被一根三十五公分和一根廿五公分的*塞满了。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那菊花竟然有如此大的潜力,可以容纳如此粗大的两根*。

    大哥,这妞真的不错吧,比一般的女生那里还要舒服。

    大哥?原来是这样吗,被设局了吧,不过这舒服的感觉是甚幺?

    有生以来都未尝试过的满足感正漫延全身,我奋力地扭动屁股,而且他们也使劲摇动腰桿,两根大屌疯狂地在我菊花来回*。

    小弟道:「这妞真的很骚,竟然自己动起来了。」

    他在说甚幺傻话,我怎幺可能做出这幺荒淫的事。

    可是我低头一看,确实看见自己落力地扭动着腰身,身体的自然反应好像在落力取悦眼前两个男人,这真的是我吗?

    还是该说:这个才是我吗?

    连我也糊涂不知道答案了,但身体却愈来愈享受*那两根异乎常人的巨根。

    其实,我早就知道答案,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大约十几分钟后,原本仅能*一半的*已经全部塞进去,那硕大的卵蛋也像钟摆般猛撞我的菊花口。

    连小弟也受不住,哀求道:「大哥,慢?慢下来一点?」在小混混愈来愈慢的动作比较之下,保持速度的警察先生则更显此消彼长。

    警员皱眉道:「你不是吧,体质怎幺这幺弱,早叫你勤点跟我跑健身房,你说你把他操到死去活来,不会是迷幻药嗑太多产生幻觉吧。」

    警察先生完全没有理会小混混,径自在下边冲刺,双腿撑在地下,腰桿猛地上下摇曳。

    警察先生的大屌又胀了一圈,我和小混混同时*,到最后小混混已经完全停下,只剩下警察先生他在猛操。

    我和小混混同时喊出:「不、不行了…」

    我们二人下身一阵痉挛,警察先生是如此的强悍,一根*竟然可以同时把两个男生操到射,浓白的*再度从老二射出。

    小混混*后老二瞬间软化,可是警察先生还未冲顶,粗大的*紧紧地把小混混半软的老二卡在我的*中间。

    在他的猛操之下,小混混可算变成了一件牺牲品。

    刚*的老二异常敏感,才软下来又被摩擦成半软不硬的状态。

    在短短的数分钟内,小混混被强行操到射出第二三四五六七次,卵蛋在短时间内被迅速搾乾,从原本饱满的形状变成凹陷下去。

    「大、大哥,蛋蛋好痛啊!停、停下来啊!!」

    任他如何哀求,警察先生只是无视他,自顾自地继续操爆我的*,再一次回到之前面对疑犯冷淡的态度,小混混最后*到出了神,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警察先生把他射出的*当润滑剂,小混混每射一次,那巨炮的活塞动作也愈来愈顺,愈来愈快,炮弹从那大炮发射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警察先生终于濒临*的边缘,他的鼻子喷出沉重的鼻息,他把我和小混混按在地上,胯下不停地抖动,我感到大股大股的*正灌进肚子。

    他整整射了好几分钟,把我的肚子都灌到圆鼓鼓。

    一拔出的时候因为压力的关係,滚烫的*因为满泻,直接从*溅出来。

    大屌*的时候,上面都沾满了浓厚黏稠的*。

    他*自信的笑容道:「你有这幺想吃这根*吗?口水都流出来啦。」

    他走到旁边的沙池,然后直接俯卧撑下去,二头肌跟胸肌立刻鼓起来,他把*塞进沙子里面。他咬牙切齿地忍耐着,他磨蹭了一阵子,「第二回合要来啦。」他展示着那根黏满了沙子的*。

    不知道是因为刚射完精,还是因为外面裹了一层沙子的关係,那大屌看上去好像又比之前大了一个码。

    「你不是很想要这东西吗?」

    「没…没有…」

    他那硕大的*故意在洞口摩擦,那要进不进的挑逗早就让我的菊花湿透了。

    「说谎的孩子可不好啊,是谁在警署的时候老盯着我的大胸肌,老二还要硬起来了吧?」

    我还以为掩饰得很好,原来完全被发现了。

    「想要本大爷的大*吗,自己掰开菊花好好迎接吧。」

    我有气无力的双腿勉强撑起身子,套着手铐的双手笨拙地按他吩咐张开屁股,他刚才*的*继续源源不断地流出,天啊,他到底射了多少进来啊。

    半凉的*比之前更加黏稠,他用手指把*抹开,我的屁股彷彿涂上一层*製的薄膜。

    他一*来我就疼得整个人扭曲身子,无数的沙子在我的体内和他巨棒之间用力摩擦,彷彿利刃般割破我的肠壁,但他好像不以为然,恐怕这对他肥大肉厚的*来说是恰到好处的刺激吧。

    沙子吸收了夏天的暑热,表面的沙虽然因为夜晚而降温,可是深层的沙子依旧发烫,让他原本已经灼热的*的温度,变得像烧红了的热炭一样高温,迅速煮熟了我的菊花。

    他也好像感到我的切肤之痛,「现在就让你上天堂。」

    他的双手潜进了我衣服的下边,摸遍了我的全身,彷彿要抚平我身上的痛楚。

    明明只有一对手的他却好像化成四、五双手般,同时爱抚着我的全身,而且那粗糙的质感带来莫大的刺激。很快我的注意力移开,身体也因为欢愉而扭曲着。

    我的手也在他身上游走,彷彿在摸拜着他这尊肉体,尤其是他那雄伟的胸部,他也毫不吝啬地鼓起他的胸肌,一对令女人还要自愧不如的*呼之欲出,单是看着他这副胴体,就足以令我下半身湿透。他轻轻一挤就能挤出一条又深又长的事业线,当我的手放在上面时,他似是挑逗着的抖动他那硕大的大胸肌。

    「那边还有一根*,要吃吗?」他示意旁边昏死过去的小弟。

    好*,不吃吗?

    我点了点头,我的本能比理智更快回答,可是回答后就立刻感到羞愧和后悔。

    他笑了一下,似是获得预期中的答案很满足。

    他维持插入的状态,然后以火车便当的姿势把我整个人抬离地面。

    小弟的体力虽然不中用,可是性能力也不是盖的(虽然及不上他大哥就是了)。

    昏睡过去的时候*仍然保持半硬,我舔了两下那大屌就立刻苏醒。

    上面沾满了警员和他射出来的男汁,我细心地把上面每一滴的汁液清洁乾净。

    虽然小弟的老二已经很大,可是还是无法与警察先生的比拟。

    警察先生的**来之后还在一直膨胀,彷彿没有尺寸的界限。

    「会痛吗?」

    我摇摇头,如果是警察先生的我可以忍耐,被他填满的我其实十分幸福。

    不够一米七的我,面对着一米九的体型的话,基于体形上的差别,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他支配着我的身体,换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

    但无论怎样冲刺发洩*,那巨物依旧坚硬挺拔地在我体内来回穿梭,我也开始有点吃不消了。

    菊唇被摩擦得肿了一圈,反而更牢牢地抓住他的大屌。

    为了更好使力,他像狗公撒尿一样举高其中一边腿,如果站在我们后方的话,大概可以看到他那手臂般粗的巨根猛捅我的*,还有掌头般大的卵蛋撞击我的会阴。

    他甚至整个人骑在我上方,用他那九十公斤的重量把整根胀至四十公分的大屌深深埋在我的*,肆意地在里面播种。

    「警、警察先生好厉害,让身为男生的我怀孕了…」他那粗壮的大屌填我的*填满得密不透风,令他射出的*原封不动地蓄在我的肠子,我的肚子都已经高高胀了起来。

    他像和小猫玩耍般不停地搓弄我胀圆的肚子,可怜我感到肚子里的*沿着肠道左右乱窜,难受得很。

    我到后来已经数不清那是他第几次的发洩,只见他两颗卵蛋仍然保持饱满的形状,里面彷彿装满了无穷无尽的*,相反我已经被他操到强制*了无数次,到后来老二只能流出一些稀淡的精水。

    「今天就先玩到这里吧,虽然我还可以奉陪下去,恐怕你的肠子不是被我捅穿,就是被*迫爆吧。」

    就在我以为这就告一段落时,他甫把*拔出,竟然立刻换上一根真的警棍塞住我的菊花。

    「给你一项作业吧,回到家里的时候才可以把这根警棍拔出,当然得先给我打个视频电话验证啦。要是办不到的话,我就会把你今晚拍下的视频和照片放上网,你余下的人生就玩完了吧?」

    虽然这样被威胁心有不忿,可是另一方面也有点心里暗喜吧。

    因为看到他那半软的大肉肠在我面前摇晃,上面还沾满了一层厚厚的蜜糖,我就忍不住把它吞谁进口中。

    一想到这东西一分钟前还在屁股里穿梭,下一分钟就摆在嘴里,而且我竟然又硬了起来,不禁令我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变态得没救了。

    道别时他*爽朗的笑容,「回去后记得打电话给我,我们将来还得好好增进警民关係啊。」

    明明他说得这样开朗,可是我心里却毛毛的,看来这样的日子还会维持好一阵子。

    我在舔乾净他的*后默默地穿上衣服,原来合身的上衣已经遮盖不住胀起的肚子,四肢纤幼的我却顶着个比孕妇还要大的肚子,还得适应*插住的肛塞,走在路上来一拐一拐,任谁看到都一定觉得奇怪吧,幸而深夜的道路没半个人。

    要是被家人发现就麻烦了,一回到家中我赶紧冲到二楼的浴室,设置好视频电话,几秒钟的拨打时间像一小时般漫长,看见警察先生他出现在萤光幕的另一方我才鬆一口气。

    我立刻脱掉裤子跳进浴缸,还未来得及脱去上衣,肚子的压力已经大得把塞肛的警棍弹飞,一道*直射到三、四米远的墙壁上,历时十分钟无间断的排精使我脚下一软,整个人跌坐在浴缸中,更令人羞愧的是这道精柱像洩堤般刺激着我的*,在这过程中我竟然被警察先生这道精柱再操射了一次,混和着血丝的*呈玫瑰般的粉红色,最后我整个人沐浴在粉红色的精浴当中,久久不能翻,菊花还在兴奋地不停跳动身,几公升的*几乎把我淹没,浓稠的*像蜡般把我凝固在浴缸里。

    警察先生他在萤光幕的另一边看得满足道:「我的收藏又多了一支好片呢。」看来他把我这段视频通话也拍下来了吧。

    「接下来追加作业,现在去拾起那边的警棍,表演玩菊花给我看。」我单是听到就要昏过去了,可是我不得不依从,我幻想着这是警察先生的大屌,用警棍狠狠地*自己红肿的菊花,看来今晚还有好一阵子不能去睡呢

  • Like 1
  • Thanks 2
  • Haha 1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 11 months later...

免费安卓VPN💋稳定⚡️快🆓免费 👉👉👉点这里下载 ⏬⏬⏬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Restore formatting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hare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