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SM - 鹹豆漿

免费安卓VPN💋稳定⚡️快🆓免费 👉👉👉点这里下载 ⏬⏬⏬

英雄联盟同人—凯隐和劫的秘密


big dick daddy
 Share

Recommended Posts

  

凯隐是一个充满抱负雄心的男子,他强悍的内心为他带来了惊人的毅力,作为暗影魔法修炼者中的翘楚,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强悍的肉体与高超的暗影魔法,他付出了多少,但这个世人眼中的顶尖杀手,甚至连影流教派中的自己人都不敢直视的男人,却有着一个极为淫贱的秘密。

一个安静的夜晚,冰冷的银月悬在空中,仿佛带着寒气的月光照到了漆黑的房间中,一阵隐约的水波声后,一具结实性感的男性躯体,从平静的水面下升起,凯隐棱角分明的冷峻脸庞上还挂着一层水光,一滴滴的水珠从他厚实好看的下巴滑落,“啪啪”打在他坚挺厚实的胸肌上,他的乳头是深褐色,更是罕见的饱满型,奶头的部分十分多肉,但和他大块的胸肌放在一起,也不显得违和,只是总是赤裸着上身作战的凯隐,大概不知道自己可口的肌肉大胸早已在他的手下,甚至敌人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凯隐总是喜欢在深夜泡冷水澡,甚至冬天也不例外,影流教派身处艾欧尼亚的寒带,如今已是冷风刺骨的时节,不过也许对凯隐这样的肉体修行者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他细窄却有力的腰肢刚刚漫出水面,隆起如雕刻般的腹肌排列得十分整齐,再之下就是一层狂野杂乱的黑毛,湿淋淋的,从光泽上看起来是非常粗糙的,而再下面,则到了水里面,此刻的水面正回荡着波纹,因此只能看见一大团深褐色的肉团,它的影子虽然歪歪扭扭波动着,但却是非常硕大的一片,凯隐从少年时期便极其克制自己的欲望,再加上本就优秀的雄性基因,他的胯下好物如今大概已经极为发达且成熟了。

“该死,那感觉……”凯隐用低沉的声音闷哼两声,他似乎在忍耐着什么,但并不是肌肤感受到的寒冷,他并没有颤抖,更像是由身体内部产生的问题。

“拉亚斯特,我想,今晚必须那么做了。”凯隐皱着眉头,他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念头,把粗壮的手臂往后伸去,修长的手指直探自己圆翘的臀部而去,同样的,伸到水面下的手指变得模糊了,看不清他做了什么。

“哦——它在发烫,它里面正在分泌液体,我能感受得到!”凯隐英俊的脸庞染上了难为情的红晕,他所指的究竟是什么呢?

凯隐似乎再也等不及,要做他所指的那件事,他赤裸着,全身还湿淋淋的,却已经等不及擦干,两条修长粗壮的腿便急迫的向屋子的另一头迈去,那湿哒哒的大屌也肆意的摇头晃脑,像是一只沾满墨水的大肉笔,在地面上洒下一长串摇摆的水线,在那个角落里,正静静依靠着凯隐那把邪恶的武器,拉亚斯特,这绝不仅仅是一把专门收割性命的镰刀,它本身就是一个生物,瓦罗兰这一方世界上最为臭名昭著的存在,暗裔,差点导致整个世界走向毁灭的罪恶。

“你要是胆敢再把我放进你骚臭的屁眼里去,我绝对会把你从肠子深处切成两半!”拉亚斯特的声音洪亮而有力,如果这声音属于人类,那么一定属于一个长相凶狠的高大男人,拉亚斯特作为一把粗长狰狞的镰刀,身体却是由坚硬的神秘材质与血肉组合而成,因为它曾是天神下凡般威武的人型生物,在战场上将人类当做蝼蚁般碾碎屠杀的存在,最终被封印在了这把镰刀之上。

镰刀上那颗猩红而诡异的眼睛看向了凯隐,这个钻研暗影魔法的年轻天才,此刻正不知廉耻的抚摸上了自己粗长可怖的棒身,他平日里握着自己斩杀敌人,让自己品尝滚烫的鲜血,可现在,他正把自己倒立成了一个角度,把自己粗长棒子的那端对准了他深邃的臀缝。

“我不得不承认,在我被封印之前,我的确俘虏过几个你这样姿色的战士来服侍我,但他们都是一次性用品,那时的我阳具就像神殿的石柱一样粗长,他们瞬间就在屈辱与高潮中尖叫着丧命。”拉亚斯特回忆起了以前的事,但那些与现在不同,因为凯隐现在只是把自己当成了性玩具,这是莫大的耻辱。

“是吗,是吗,那么再次展现一下你惊人的性能力吧,好吗?”凯隐将自己两只粗壮的长腿站开,像一个荡妇一样摇摆着自己饱满结实的翘臀,扶着拉亚斯特坚硬的大棒底端在自己的屁眼上磨蹭,拉亚斯特清楚的感受到了他紧致屁眼上的那些褶皱,以及干净屁眼里淡淡的肠液的骚味。

“你要知道,那些被我砍掉脑袋的那些人,也就是你曾经的那些敌人们,他们的灵魂也都被我吸收,正看着呢。”拉亚斯特此话不假,那些曾经有资格和这个天才一决死战的英雄、枭雄,正透过拉亚斯特那之猩红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凯隐可口的大屁股,大袋的睾丸,以及高高翘起的发达肉棒。

“既然他们已经死了,那他们就永远不会泄露我的秘密,我不在乎。”凯隐并不在意那些亡魂在想些什么,他此刻只想解决自己的问题,关于他那颗正越来越酸痒的屁眼的问题。

“是吗?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便让你感受一样他们的愤怒。”拉亚斯特在这把镰刀里已经呆了无数年,将粗大棒身的一部分让给那些亡魂来控制,一点也没有难度,他相信,那些愤怒的灵魂一定会变成尖针或是刀刃,来割破凯隐那摩擦着棒头的屁眼,这些全凭那些热血战士们灵魂的意愿。

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拉亚斯特底端的粗长棒子,竟然一下子变得弯曲上翘,并且还变得比原先更加粗长沉重,这和拉亚斯特的设想大相径庭。

“天啊,他们想操你!他们变成了一根马屌一样粗长的坚硬阳具!”比钢铁还要坚硬的材质变得光滑且反光,在月光下闪烁着淫荡的色泽,这是一根非常狰狞的阳具,它的龟头就像是一片成熟盛开的大蘑菇,棱角处又深又厚,上翘的屌型配上粗大的尺寸,难以想象它能发挥多么可怕的威力。

突然,它光滑多肉的龟头上多了一滴水珠,这水珠是从哪里来的?

凯隐喘着粗气,他厚实的胸膛上下起伏着,粗尖的喉结上下滑动,那双帅气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手下败将们变成的超大阳具,他们年轻帅气的脸庞浮现在凯隐的脑海中,凯隐想知道,当自己屁眼中分泌出的骚水滴在他们身上时,他们在想什么?

这思考很快有了答案,那巨大阳具的马眼细微的张合了两下,随后从深邃的缝隙中汩汩涌出了一股粘稠的淫丝。

“他们夸奖你的逼水很美味,凯隐,他们想尝尝更多。”拉亚斯特转达着灵魂们的话。

“当然,请继续转述他们对我的赞美,或者辱骂,拉亚斯特。”凯隐舔舐着自己薄薄的下唇,他紧紧皱着眉头,将自己已经湿润的屁眼凑近了大阳具,真是可怕,这个大阳具的龟头和凯隐的屁眼,此刻就像是一座攻城锤硬要插进一个渺小的钥匙孔。

“他们说你比诺克萨斯最下贱的男妓还淫荡,你的大屁股又结实又多肉,正适合当做男人的性玩具,应该每天都淋满精液,布满牙印才对!”拉亚斯特简直忙不过来了,那些灵魂肮脏而下流的话语就像洪水一样袭来。

凯隐听得兴致勃勃,这让他自己的大肉棒也更加坚硬,这些话都让他感到无比的刺激,也更让他饥渴难耐。

“竟敢说我是男妓?你们不过是我的手下亡魂,我能用镰刀解决你们一次,就自然能用屁眼再摆平你们一次……”凯隐深吸一口气,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开始往拉亚斯特上坐去,巨大的阳具一点点消失,凯隐的屁眼一点点扩张开来,那些肉粒和褶皱都一点点消失了,凯隐英俊的脸庞变得扭曲,他大张着嘴,无声的尖叫着,他满足极了,但也绝不能让影流教派的其他人,听到自己后穴被扩张开的淫叫,特别是自己的师傅,劫。

自己的师傅劫,可是名副其实的影流之主,察觉到一丁点动静,都能从阴影之中现身,更是哪里有黑暗,哪里就有劫的眼睛,如果师傅一下子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中,那么自己该如何解释?

“如果你的师傅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也会忍不住和你做爱,称赞你是出色的男妓的,凯隐!”拉亚斯特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凯隐肌肤上的汗水,他对男人的美色向来都很推崇,等他的封印解开的那一刻,他一定会好好享用男人的肉体,聆听他们婉转的淫叫。

“什么?他们真这么说?”凯隐涨红了脸,关于他师傅的事情,是最能触及他羞耻感的底线。

“不,这是我说的!”拉亚斯特淫笑着说。

“我想我的屁眼已经快要裂开了,天呐,实在是太大了。”凯隐伸手摸了摸自己臀缝外剩余龟头的分量,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已经到达极限了,可是这根粗大阳具的龟头竟然还剩下一半在外面。

“你能做到的,凯隐,还有更大的挑战在等着你,这就让你放弃了吗?”这是劫曾经对凯隐说过的话,作为凯隐的救命恩人以及师傅,高大健壮的劫就是凯隐的英雄,近乎于神圣的信仰。

现在,这句话再次在凯隐耳边响起。

一个眨眼间,凯隐就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的身上有浓郁的麝香气息,如此熟悉而诱人,凯隐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师傅,瞬间感到无比的恐惧。

“不,师傅!我!”凯隐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就这样保持着手握拉亚斯特的姿势,让那巨大的阳具顶在自己的屁眼上。

“我说,还有更大的挑战在等着你,这就让你放弃了吗?”劫厚重有力的手掌扯住凯隐的头发,用粗暴的力量强迫他的头低下,映入凯隐眼帘的是一个沉甸甸的柱子,哦不,阳具,只不过像柱子一样,黝黑,反射着油光,仅仅是一个照面,凯隐就闻到了那股极为刺鼻的骚臭,以及更加浓郁百倍的麝香味。

“哦!师傅!天啊!”凯隐的眼睛简直都要冒出爱心,不止一次,他都梦到师傅的裸体,可如今真正见识到师傅胯下的宏伟,竟然比他任何淫荡的幻想都要夸张!凯隐的嘴角竟然流出一道唾液,直径滴落到劫肉柱般的阳具上,凯隐吞咽着口水,他鼻孔大张着,陶醉的呼吸着师傅下体浓郁的臭味,他迫不及待想把这根大肉棒放进自己的嘴里,至少尝试着放进嘴里。

“我告诉过你,要先着眼于力所能及的事。”劫皱着眉头,他轻而易举的把结实的凯隐搂到了怀里,凯隐在战场上也算是高大的刺客战士,可仍矮了劫半个头,滚烫的大肉棒顶在凯隐的身上,凯隐又惊又喜,因为自己坚硬的大屌也挨着师傅的肉棒,只是和师傅狰狞的兽屌比起来,自己引以为傲的巨根就像是一个秀气的装饰品。

劫伸出一只手来,将凯隐的大腿把住,随后蛮横的让凯隐的一只腿被掰了起来,对于一个刺客来说,柔韧性是无比重要的,而这样一个动作,对于劫和凯隐来说,则是一件极为久远的事情,曾经,当凯隐仍是个健壮的少年,劫便这样怀抱着他,掰着他的韧带,这对于任何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都是极为痛苦的事,凯隐也不例外,他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用手抵住劫结实的胸膛,想要推开师傅,可劫稳稳的把着他修长的腿,给他带来一波又一波的痛苦,就在那个过程中,凯隐的内心却莫名感受到一阵快感,感受着劫支配着自己的身体,带给自己的痛苦与恐惧,他却因此而感受到快乐。

当劫成功把凯隐的脚拉过头顶,他却发现,自己怀中俊朗的少年,竟用坚硬兴奋的肉棒顶着自己的小腹。

如今,凯隐已经拥有了更加健壮结实的肉体,却能轻松的完成各种柔韧的动作,劫满意的看着自己一手栽培的完美刺客,他一身有力的肌肉都紧绷着,当自己的视线对上他的眼睛,凯隐的神色是惊慌中带着几分期待,当凯隐饱满帅气的脚掌出现在劫的面前,他没有理由不品尝一下。

“啊,师傅!”当师傅滚烫湿软的舌头贴上凯隐的脚底,凯隐赶紧咬紧了自己的牙冠,因为他害怕自己会一下子缴械投降,自己被刺激得呼之欲出的阳具一下下跳动着。

“你大脚上的汗臭味仍然很浓郁,即使你刚刚才洗过澡,你还是一个体味浓郁的小男生,是不是啊凯隐?”劫将舌头伸进凯隐脚趾的每一个缝隙,没有错过任何的角落。

“我想人们不应该叫你影流之镰,而是影流之穴,这名称要令人感兴趣多了。”劫握住了拉亚斯特,他的动作让凯隐屁眼里的那半团龟头旋转了一些,这让凯隐的穴口又被扩开几分,凯隐无法相信,自己的师傅竟然就这样调戏着自己。

“我可没有允许你碰我,劫。”拉亚斯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阴沉。

“我想你没有资格左右得了我,拉亚斯特,现在,请你好好的充当我开发凯隐骚穴的工具。”劫平淡的语气让拉亚斯特陷入了沉默。

“你做什么都很有天赋,凯隐,哪怕是在性这方面。”劫接着说,

“我愿意帮助你开拓你的屁眼,作为交换,让我尝尝你这两颗大粒的奶头,它们和你饱满的胸肌真是绝配,唔——”劫埋下头,舌齿并用的折磨起凯隐的乳头,就像电流穿过了凯隐的全身,他雄性的本能让他结实的肉体抗拒着被奸淫的快感,可当他知道吮吸自己乳头的是劫时,他只能无奈的将手放在劫的脑袋上,同样的,当劫扭动着手里的拉亚斯特,凯隐能感受到自己结实臀部被一点点的挤开,自己的屁眼正体会着前所未有的宽度,那无疑是很痛苦的,可当这跟劫从乳头给予凯隐的快感结合在一起,就像是当初劫帮助凯隐拉韧带一样,那种变态的享受又出现了。

“天啊老师,我想它彻底进去了,我的屁眼毁了,被撕成两半了!”凯隐的这些话,可不会让劫停手。

“你喜欢这种感觉,不是吗?母狗?”劫松了嘴,他已经把凯隐两颗饱满的乳头吸咬得红肿,用鄙夷蛮横的语气问他。

“是的,老师,我喜欢屁眼被撕开的感觉……”凯隐眼角流下泪水,他无力的靠着劫结实的身体,劫能感受到,自己阳具紧贴着的凯隐的肉棒,正一股股抽射出粘稠的精液,全都射在了自己的阳具上。

“那么接下来,我来让你体会一下,远超射精的快感,凯隐,你的屁眼会被我完全摧毁,它会体会到被捅破的滋味,感受一下它,我硕大的肉棒,它可是把盖伦和赵信都送上高潮的阳具。”劫曾执行过一个秘密的任务,而那次任务则给他带来了意外的惊喜,一次疯狂的双飞,他仍忘不了那两个结实翘臀争抢着在自己眼前晃动,哀求自己内射他们的画面,德玛西亚的皇子可真是一流的调教高手,甚至教会了盖伦和赵信同时用嘴清理肉棒上的精液,一左一右的吮吸着自己的肉棒,连睾丸袋也不放过。

凯隐没有了反应,他的身体突然变得滚烫起来,那是一种非比寻常的温度,如果硬要说,那想必是熔岩一样的温度。

“我想我应该谢谢你,劫。”拉亚斯特一直在寻找着夺舍凯隐的机会,就在刚刚,凯隐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提防自己,任由自己插在他被扩大到极致的屁眼内,果真是个下贱愚昧的男妓。

“凯隐”猩红的眼睛盯着劫,红色的物质开始包裹住他的全身,片刻后,仿佛“凯隐”整个人的骨骼都变得不同了,不但高大了近一半左右,身上的肌肉与体型,都不是原来所能及的,一股凶神恶煞的气质从“凯隐”的身上涌现出来,或者说,从拉亚斯特身上。

“什么?”劫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可已经为时已晚,他和拉亚斯特隔得太近了,眨眼之间,劫已经被钳制住,即使修炼遁形术的大师,劫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逃走。

“作为帮助我解开封印的奖励,我会让你成为我重新降临后的第一个男妓,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超越射精的快感,对吗?”拉亚斯特凶狠的用嘴扯开了劫的衣服,劫的身体十分健壮,饱满的肌肉也肉感十足,可现在在拉亚斯特的身下却像个无助的玩具,拉亚斯特终于能够理解凯隐对劫的着迷,他成熟的男性肉体散发着肉香,下体的雄臭味却又那么浓郁。

“那么你的屁眼会是什么味道呢?劫?”;拉亚斯特把劫的两只腿捏住,然后把他倒着提起来,劫这时往下一看,差点吓昏过去,那是一根接近他小腿尺寸的阳具,深红色,还长满了隆起的软刺。

劫的双腿被拉得笔直,他的后穴从没给别人看过,因为他有一根骇人的大肉棒,只有他操别人的份,如今他性感的大肉臀暴露了出来,他圆滚滚的大屁股远比凯隐的性感,那颗紧致的处男屁眼也暴露无遗,拉亚斯特满意的伸出他的舌头,那是一根细长却粗糙的舌头,布满了腥臭的唾液。

“不!我从没被任何阳具操过,你的阳具会把我撕成两半!”劫奋力的挣扎着,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处于这样的境地,可事实是,他的处男屁眼正被一根滚烫粘稠的舌头撬开。

“唔——”拉亚斯特似乎是尝到什么美味一般,他越发满意劫的身体,因为这个威严的影流之主竟然好好清理过他的肠道,正像是随时预备着被使用屁眼的男妓。

“不!不要吸我的屁眼!”劫无助的推着拉亚斯特的头,可他却越发兴奋,嘴唇覆盖在劫干净紧致的屁眼上哧溜的吮吸,口腔里的粗糙舌头侧快速的进出着,激烈的挑逗着劫屁眼里的敏感粉肉。

“你知道有趣的是什么吗?千年前那些人类勇士比你还要激烈的反抗,可当他们尝过和暗裔交配的甜头,他们甚至愿意在曾经属于自己的军队面前吮吸我的大肉棒。”拉亚斯特想起那件事,那位将军跪在自己面前,用力吞吐着自己的阳具,把自己被捅开得合不上的大逼洞正对展示给昔日的手下们,并在深喉时前后摇晃着身子,把被拉亚斯特穿满铃铛的大卵蛋摇得叮当响,响彻整个战场,那场战斗的结局是,拉亚斯特一边操着那位将军,一边全灭了那个军队。

“你也不例外,劫,你的穴肉正紧紧咬着我的舌头,它告诉我它想要。”拉亚斯特看着劫紧闭的屁眼,他迫不及待想看看它变成一个红肿的大洞的样子。

劫的双腿被压到了他自己的头顶,他的屁股高高撅着,即使他自己不愿意承认,他的大肉棒此刻也正勃起着,身为影流的主人,他从来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死神,何尝如此被凌辱过。

“放心吧,我是个温柔的主人,我是不会让你破处时就那样痛昏死过去的,你会十分清楚的享受到被我临幸的乐趣。”拉亚斯特提着劫就走到了刚刚凯隐泡澡的池子边,他从嘴里的獠牙落下一滴绿色的毒液到水里,那是让人感到麻痹的毒液。

劫以为拉亚斯特会把自己放到水里,可拉亚斯特一个俯身,却自己喝起了池子里的水,咕噜几声后,池子就见底了。

“不!”劫羞怒的想要夹紧自己的腿,却只是徒劳,只能看到他修长大腿肌肉绷紧的痕迹而已,拉亚斯特将嘴对准了劫的屁眼,开始吐出水来。

劫的肚皮很快变得像怀孕一样,鼓起来,他憋红了脸,感受着自己肠道的酸胀,明白自己此刻有多么下贱和悲哀,可那些毒液真的起了作用,拉亚斯特把劫举到半空中,屁股正对着池子,池子里便下起了小雨。

从劫紧致的屁眼里喷出一股股的水流,嗤嗤的喷泉因为角度甚至在半空中拉出了一道抛物线,劫羞怒的哀嚎着,可是他的肉棒却兴奋的跳动着。

拉亚斯特缓缓将他放下来,劫一下子愣住了,他低头一看,自己巨大的阳具正一下下抽射着精液,非但如此,自己已经排出了大量液体的肚子还是有些鼓胀,拉亚斯特感受着劫肠道一阵阵痉挛,他已经一下子得到了劫的贞洁。

(完)

突然的结尾是因为我自己?了,所以就不写了,有想看其他英雄的同人可以留言我,不过不知道我会不会再来这个论坛

image.png

  • Like 1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免费安卓VPN💋稳定⚡️快🆓免费 👉👉👉点这里下载 ⏬⏬⏬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Restore formatting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hare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