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SM - 鹹豆漿

极品骚0约战两个大猛1,挑战双龙爽到飞起


天空不流泪
 Share

Recommended Posts

 自从搬家之后,距离远了和医生大叔渐渐不方便约了,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中间当然还有新的大鸡巴来填充我饥渴的小骚洞,但是对医生大叔的大鸡巴我还是念念不忘呀。直到最近偶然微信上打招呼,叙了一番旧情之后话题当然还是转到啪啪啪上面咯。医生大叔问我想他了没,我说“当然想啊”,“切,逼都被别的男人操松了吧,你会想我?”“是被不少男人操过啊,不过还是你最棒呀,一想到你的大鸡巴我小菊花都会流水儿呢”“小骚货,估计一根鸡巴都满足不了你了吧,要不要我再叫一个猛1一起操你?”之前和医生大叔一起玩的时候他就老想找人轮我,我怎么说也是一个纯洁的人呀,一直不同意,现在心里却是有点儿痒痒的。“你有认识的猛1啊?怎么样?”“一个壮男,鸡巴又粗又硬,包你满意”“你们玩过?”“嗯,一起操过他的小0”“哇啊啊,那小0不是爽死啦”“对啊,不过没你骚,我还是最喜欢你叫床的骚样儿,要不要找个机会约一次?双龙你”“双龙啊?好怕怕”“切,之前玩你的时候,骚逼都能进四根手指了,最近又被那么多男人开发过,肯定没问题”“我怕应付不了你们两个猛男的蹂躏呢,要不我塞个0号胶囊试试?”“你还有胶囊?越来越会玩了嘛,塞上啊,越骚越好”说起0号胶囊还是上次和一炮友玩的时候他想拳我我没敢,他说下次塞上胶囊我就会求着他拳我了。最近买了一颗一直没机会用,这次豁出去了,谁让我想被大鸡巴轮奸呢。随后医生大叔和壮男约好周六一点在壮男家里轮操我。“到时候好好发挥,把你的骚劲儿都释放出来”“好哦,吸干你们,谁怕谁嘿嘿”。

        等待的时间总是那么难熬,每每想到要被大鸡巴轮奸就瘙痒得不行。头一天晚上洗澡的时候仔细把菊花周围的细毛毛刮干净涂上乳液滋润着,明天你可是要吞吐两根大鸡巴的哦。周六睡个懒觉起来吃点水果面包和牛奶,不敢吃太多怕到时候不舒服,然后灌肠把里里外外都洗干净,想要完美的性爱事先的准备必须要到位嘛,最后涂点润滑液把胶囊推到菊花深处去,准备就绪时间也差不多了,出门坐车送菊上门去呀。路上可能胶囊外壳还没软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等到下车走进壮男家小区的时候效果上来了,可能也有心理作用,感觉心跳得好快,菊花里像是有股热流要喷出来,腿也有点软软的。说好让壮男在楼下接我的,等了一大会儿也没见到人影,原来我晕晕乎乎把楼号都搞错了,幸好没有乱按门铃不然进错门就惨啦,凭我这会儿的骚劲儿见个男人估计就坐上去了。

        当我慢慢走到壮男家楼下,远远就看到一个寸头男穿着背心短裤站在那里,说实话像T台上模特那种人鱼线身材虽然好看但总让人觉得不真实,反而是这种家常装束,肉肉壮壮的稍微有点肌肉线条的男人最让我着迷。尤其是寸头壮男裸露的小腿,白白的壮壮的一层薄薄的腿毛,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壮男看了我一眼,我笑笑,他也不说话就转身往楼上走,我像个娇羞小媳妇一样跟在后面,壮男穿了一双人字拖,随着上台阶的节奏啪啪啪响,浑圆粉红的足跟在我眼前晃,我感觉菊花里的骚水都快把内裤弄湿了,不管了,等下我要把这双粗壮的白脚放进嘴里舔,什么面子羞耻,今天我就是一个让男人轮操的骚逼。

        进门脱了鞋子,寸头男问“洗过了吗”,我说“嗯”,他一把把我摁着跪到他的裆部,唰一下拽下短裤“给老子舔”原来他里面连内裤都没穿,一条半硬的鸡巴打在我的脸上,温温热热的,男人独有的淡淡麝香味儿让我深深迷醉。还等什么,朝思暮想的大鸡巴就在眼前,我一口吞下,感觉大鸡巴在嘴里迅速滚烫坚硬,寸头男摁着我的头在他的鸡巴上前后套弄,每一下都深深插到我喉咙里去,估计胶囊真的有用,我没有一点干呕的感觉,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吞食,咕叽咕叽进出的声音伴着我唔唔唔的满足的呻吟,房间里淫荡的气息越来越浓。我尽情品尝着这份滑爽和坚挺,寸头男长出了一口气“真他妈会舔,先让我操一会”可是医生大叔还没到呢,我毕竟是他的0,没有他的同意,我不能让别的男人先插我的小骚逼。

        这会儿药效也越来越明显,我感觉菊花都在轻轻地抽搐,一股滚热的骚水快要喷出来,我说“医生还没到,我先蹲一下”吐出鸡巴爬起来冲进卫生间,就听寸头男在外面骂了一声操。我这边一股水箭滋进马桶里,因为事先灌过肠,并没有什么脏物,就是一股清白的汁水,估计是药物刺激分泌的肠液。骚水排出去我立马感到菊花里一阵空虚,迫不及待想要大物来填充、摩擦,身体发热出了一身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双颊潮红,眼睛异常地水灵,就像书里写的“艳压桃花”那种状态,哈哈,话说我要没点资本也勾引不到那么多优质鸡巴不是?我打开淋浴准备冲洗一下,就听到门口有动静,应该是医生大叔到了。果然一会功夫大叔就脱得光溜溜的钻进来,两年不见看得出大叔日子过得不错,一身白白的肌肉饱满结实,因为个子高,加上工作的关系,一股伟岸儒雅的精英气质。说起来大叔是我的爱称,其实人家也不过35岁,正是年富力强如狼似虎的年纪哈哈。大叔鸡巴还没完全硬,微微翘着,跟他身上白皙的肤色对比,显得颜色深一点,果然是一根探过无数骚洞的利器。

        “小骚货,胶囊塞好了?”大叔说着站进来跟我一起洗,唇轻轻吻上来,两手捏住我胸前两点小粉红慢慢揉。哦哦这是要把我融化了吗,我紧紧勾住大叔的脖子,两条舌头亲密纠缠,大叔的鸡巴完全硬起来,顶在我的肚子上。“乖,给我舔舔”,我顺势蹲下来,水流打在大叔勃起的大鸡巴上,有一种雕塑般的美感。大叔的鸡巴跟寸头男是两种不同的类型,寸头男鸡巴粗粗的,龟头又圆又大,整体好像棒球棍的形状,含在嘴里特别充实。大叔的龟头没有那么大,但鸡巴更长,微微向上弯起,每次都能直捣我的G点,一条隐隐的青筋隐伏在皮肤下面,整根大鸡巴像一条怒挺的青龙等着我来安抚它的狂躁。我张开嘴巴,慢慢将大鸡巴整根吞入,感觉龟头冲过咽喉插入食道,那种轻微的窒息感让我浑身瘫软,简直要爽晕过去,大叔扶住我的肩膀把鸡巴抽出一点,趁我大喘一口气之后又狠狠地插进来,我抱住大叔的大屁股配合着他的抽动,大叔不再像刚才那么怜香惜玉地温柔,大鸡巴粗暴地在我嘴里出出进进,这样更激起了我骨子里的淫荡,我要吃鸡巴,吃天下所有男人的大鸡巴。

        大叔爽得忍不住噢噢噢叫起来,“小骚货,两年不见口活又进步了啊。舔过多少男人的鸡巴练出来的?”我哪里还腾得出嘴巴来回答,吐出大鸡巴一口含住大叔两颗圆圆的卵蛋,吞吐舔舐,撩拨男人最柔软的地方。大叔的鸡巴涨的更大了,像条铁棍硬邦邦地翘着,挑起的角度能有45度,大龟头紫红发亮。这时寸头男等不及了在外面叫“骚逼洗完了没,快出来让老子操”,大叔哈哈笑起来,一边帮我擦干一边在我大白屁股上拍了一把“等下让他先操你,让你尝尝新鸡巴的滋味”。

        我走到房间里,寸头男头枕着两只手躺在床上大鸡巴一柱擎天,可我的眼光却被他搭在床边的两只大白脚吸引,寸头男感觉到了我的渴望,抬起脚向我勾了勾,“想吃爸爸的臭脚?跪下来舔”,这时药效差不多完全发挥出来了,那种对性爱的渴望像潮水一般冲刷着理智的堤坝,羞耻对我来说更有一种异样的快感。我跪在床边,捧起寸头男粗壮的白脚,从脚底一点一点舔到脚趾,滚烫的舌头在每一根脚趾间缠绕游走,男人专属的淡淡气味让我欲罢不能,我一口将五根脚趾吞入,半只脚掌探进口腔,那种微微窒息的感觉比吃鸡巴深喉更为强烈,我一手在自己的乳头上揉捏着,嘴里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呻吟。大叔擦干身体走出来,一边欣赏着我的骚样,一边把手指插进我那早已汁水泛滥的骚洞里。“还学会舔脚了啊?等会给我舔舔啊”“今天这个逼真骚”,寸头男抽回左脚把右脚又插到我嘴里。“是吧,长得又帅身材又好”大叔已经往我菊花里插进了四根手指,那种酥酥麻麻的充实的快感暂时解了一点饥渴,可是不够深入啊,我想要大鸡巴深深地插入狠狠地撞击啊。我忍不住张口叫起来“我要,我要”“小骚货,要什么啊”“要老公大鸡巴操我”“操你哪儿?”“操我骚逼,我的骚逼就是给你们这些男人操的”大叔拿起一个套子扔给寸头男“你先操他,骚逼流了好多水”。

        寸头男站起来往大鸡巴上戴套子,大叔躺上床,我跪在床上将头深深埋进大叔两腿之间,把大龟头吸吮得紫黑锃亮。大叔拿起床头的RUSH给我足足地闻了两大口,一股热流噌地窜上头,击碎了我残存的最后一点理智廉耻。“啊......操我……老公大鸡巴操我……”大叔把我的脸按到他茂密乌黑的毛丛里,大鸡巴全根插入口中,寸头男“啪啪啪”拍打着我翘得半天高的大屁股,掰开两只臀瓣,“嗞”的一声,巨大的龟头挤开骚洞口,一枪到底。啊,好爽,好满足,我上下两个骚洞都得到了充实。大叔耸动着腰部,大鸡巴“噗吱噗吱”在我的嘴巴里进进出出,寸头男更是一点也不怜惜,狠狠操着我的骚菊花,“啪啪啪啪”肌肉撞击的淫声响彻整个房间。我夹紧菊花的嫩肉,肠壁感受着大鸡巴带来的每一次摩擦,淫水滴滴答答把下面垫的褥子湿了一大片。“操,真是个极品骚0,流这么多水,又滑又紧”。“好好操,不操死他他还要找别的男人”,大叔边说边把大脚伸到我嘴边。大叔的脚掌修长脚趾精致干净,比起寸头男的粗壮另有一种魅力,我一边卖力地舔食一边后悔,两年前怎么就把这么美好的部位错过了呢?寸头男闷头苦干一口气操了好几百下,汗水滴在我背上臀瓣上又随着撞击滴到床上。

  • Like 1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免费安卓VPN💋稳定⚡️快🆓免费 👉👉👉点这里下载 ⏬⏬⏬

大叔揉捏着我早已充盈凸起的乳头问“爽吗?”,我唔唔唔地说爽,“哪里爽?”“骚逼爽,被大鸡巴操得好爽”“想不想让我鸡巴操你?”“想,老公大鸡巴轮操我”,大叔撕开一个套子戴上说“换我操他”,寸头男的大粗屌“啵”地一声从我的菊花里抽出去,我感觉菊花里一阵难忍的空虚,一道热流从菊花口流出来淌到蛋蛋上再滴到床上。“操,出这么多水,老子又要洗床单”“嗯~谁让你操那么猛了”我骚贱地勾引寸头男,大叔一把把我翻过来拖到床边,我两手抱住膝盖,身体呈W型,被操开的骚菊花饥渴地等待着下一轮的猛烈抽送。大叔却悠闲地赏起菊来,“骚逼被操多了吧,都黑了”“哪有”“这两年被多少男人操过?”“四五个吧”“不说实话,弄他”寸头男笑了一下狠狠捏起了我的乳头,痛感伴随着快感我忍不住大叫起来“啊啊啊......十几个被十几个男人操过”“有没有3P轮操啊?”“嗯嗯,被一个90后一个中年男人轮操了”“下次把他们都叫来,排队操烂你好不好?”“好好......就喜欢被男人轮操......老公快操我......受不了了......菊花好痒......”大叔啪啪啪在我屁股上抽打着,大鸡巴慢慢探了进来。

        虽然时隔两年依然熟门熟路,大叔一路畅通无阻地全根而入,龟头轻轻顶住我菊花最深处的一点硬核,那种酸酸麻麻的快感像涟漪一样一圈一圈扩散开来,我忍不住浑身颤抖。寸头男用脚捂住我的嘴巴,拧开RUSH塞到我鼻孔里,我身不由己呼哧呼哧地吸了好几大口,“啊啊......啊......”欲望像狂潮一样淹没了我,意识里只剩下对男人鸡巴的渴望,寸头男趴在床上,把刚刚从菊花里拔出来的大鸡巴插进我嘴里,大叔站在床边,大鸡巴打桩机一样一下一下狠狠撞击,大龟头每一下都顶在硬核上,我已经叫不出声了,软绵绵的肉体任凭这两个男人操弄蹂躏。

        大叔用鸡巴操弄我的菊花还不够,手指也开始加入战团,一根,两根,手指和大鸡巴一起试图把我的骚洞洞口扩张得更大一些。

医生大叔左右两根中指用力把我的骚洞往两边括,大鸡巴噗吱噗吱地操干着,每一下都狠狠顶到硬核上,我忍不住了,乳白色的阳精一股一股浓浓地淌到肚子上,我要爽飞了,想要大声浪叫,可是嘴巴被寸头男的大鸡巴堵得严严实实,咕叽咕叽干得我喘不过气,只能呜呜呜地呻吟着,口水不受控制地流出来滴到床单上。“小骚货,被操射了?还想不想老公继续操?”想啊,我想啊,我想被男人的大鸡巴狠操啊。虽然被操出了精液,可体内的骚劲儿却更加强烈了,我嘴巴忙着说不出来,只能两手揉捏着自己的奶子,两眼看着大叔求操。

        “菊花操开了,应该可以双龙了。”大叔拔出鸡巴,把我拖到床头,寸头男平躺下,捧起我的屁股往他鸡巴上坐。我已经完全沦陷了,现在就是一个任人玩弄的骚逼,菊花噗吱一声就把寸头男的蘑菇巨根整个吞没,寸头男抱住我趴在他身上,将插了一根巨鸡的骚洞暴露在大叔面前,我能感觉到大叔的大鸡巴在洞口摩擦着寻找进入的缝隙,可我毕竟是第一次,要吞入两根鸡巴不是那么容易。寸头男拧开RUSH又灌了我几大口,一股热流冲上头脑,欲望就像原子弹爆炸一样爆开了我身体的极限,我肛门肌肉不受控制地放松到最大状态,大叔一点一点地将鸡巴完全挤了进来。“啊...啊啊啊...”好痛,说实话真的好痛,可是燃烧的欲望让我舍不得停止,我抱着寸头男的脖子浑身颤抖,大叔在后面没有动,双手轻轻揉捏着我的两片臀瓣。

        慢慢地痛感消失我开始有点儿享受这种从来没有过的充实,洞口的嫩肉被完全撑开,摸着软软滑滑的没有一丝褶皱,有点点痛有点点麻心里还有点害怕,这时候大叔不管我那么多,一下一下慢慢操弄起来,“哦哦...爽...好爽...嗯..我要...我要老公大鸡巴...”豁出去了,操吧,操烂我的骚菊花,今天就让你们这些臭男人爽个够。这时候我已经不是我了,我是一个要千人捅万人操的烂货,不要停,狠狠地操我。事后大叔告诉我,我当时叫得像个正在交配的小野猫,叫得他浑身痒痒的恨不得操死在我身上。嘿嘿,那必须的呀,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吞下男人的鸡巴。只是当时的我已经想不了那么多,只知道享受两根鸡巴同时操弄的快感,寸头男也在下面开始发力,和大叔保持统一节奏一下一下往上顶,“靠,还没操过这么骚的0,今天爽翻了。”“比你老婆还骚吧?等你老婆出差回来,让他好好跟这骚逼学学。”

        “好,他下周回来,到时候多叫个猛一,干死这俩逼。”两个男人一边干我一边约好了下次的淫荡聚会。我还能说什么,当然是接受咯。这时我已经完全适应了两只大鸡巴在我的小穴里进进出出,“老公操我……两个大鸡巴老公操我……哦哦哦......”我肆无忌惮地大声淫叫,小穴分泌出更多的淫液,大叔也毫不留情,每一次都把鸡巴全根抽出去再狠狠操进来,和寸头男的鸡巴一起摩擦着我的肠壁,冲撞我的硬核,我无法形容那种爽,就像坐在一团云彩上,一股电流从肛门冲击到头脑,欲仙欲死,这就是欲仙欲死的感觉吧。不知道被操了多少百下,寸头男一声低吼“不行了......靠......这骚逼……我操……”我能感觉到寸头男大鸡巴突然膨胀,精液隔着套子一股一股射进我的菊花里,那种成就感无法言说。“我要......老公......我要吃你的精液......”“骚逼......给你”寸头男骂了一句,拔出鸡巴,将灌满精液的套子倒在我的脸上,滚烫浓稠的精华糊住了我的眼睛,一路向下流到嘴里、下巴上、胸上,男人精液特殊的气味让我疯狂。大叔把我翻过来平躺在床上,肩膀架起我已经发软的双腿,对着我悬空的屁股开始冲刺。“啊啊啊......操我......老公操死我……操我骚逼……”我手里蘸着寸头男的精液捏着自己的奶子,硬核被大叔大鸡巴一下一下狠狠顶着,爽得浑身发抖,我要射了,要被大鸡巴彻底操射了。寸头男看着我的骚样子,又把rush拿来给我灌了几口,把粗壮的大白脚伸到我的嘴里,我大脑瞬间空白,嘴里无意识地舔吃吞食,双手死死掐捏着自己的乳头,大叔啪啪啪啪进入最后的冲刺,我的肠壁像是着了火,前列腺一阵痉挛,我喷了,乳白的精液混着淡黄的无法描述的液体喷满了我的胸我的小腹,“骚逼……张嘴”大叔大吼了一声,拔出鸡巴对准我的嘴巴,一股一股的精液“啵啵”冲击着我的上颚,舌根,热热滑滑的口感让我欲罢不能,一口一口吞咽下去,大叔,我肚子里也有你的种了......

  • Like 2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 2 years later...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Restore formatting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hare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