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SM - 鹹豆漿

体训队公用男具


JIROUCONGBAI
 Share

Recommended Posts

转发

Portal Search Calendar Help

 

  Search Hello There, Guest! Login Register Login with Facebook

世界各地同志熱點 Global Gay Spots

 

 ■中國 China:香港 Hong Kong 上海 Shanghai 北京 Beijing  台北 Taipei ■日本 Japan:東京 Tokyo 大阪 Osaka 京都 Kyoto  

  ■韓國 Korea: 首爾 Seoul 釜山 Busan ■泰國 Thailand:曼谷 Bangkok 清邁 Chiangmai  

  

●用戶現在可使用Facebook登入 Users could now login through Facebook  ●HKGAY.net定時發出認證電郵,以保持會員質素 We sometimes send verification email for maintaining qualities of users  ●點此查閱HKGAY.net的用戶協議  Click here to view User Agreement of HKGAY.net  ●點此查閱HKGAY.net的隱私政策  Click here to view Privacy Policy of HKGAY.net

 

 Hot Search: #台灣通過同性婚姻  #【大愛同行】香港國泰男男廣告 #Gay Massage 同志按摩 #港男HEHE率漸高的原因 #Adam Feng 小鮮肉營養師(1) #周奕瑋,周遊東京 #我發現我老豆係HEHE  

HKGAY 同志資訊平台 › Main Discussions 主版討論 › Boys Love Stories 男同志小說 / BL漫畫 + Tumblr sharing   

 體訓隊公共玩具 (超長文)

Thread Rating:

1 2 3 4 5

Thread Modes

體訓隊公共玩具 (超長文)

 

 

 

 

bitchee  

Member

 

Posts: 52

Threads: 6

Joined: Oct 2016 

Reputation: 0

#1 03-17-2018, 10:55 PM (This post was last modified: 03-17-2018, 10:57 PM by bitchee.)

力哥,今天輪到我操你了吧?”

王浩剛回到寢室,就把上衣脫了,渾身上下只穿著一雙球鞋和訓練短褲,露出體育生特有的精壯肌肉,靠在門框上壞笑着。

“操,日子掐得真他媽準!”

同樣是體育生的嚴力也把上衣一甩,露出黝黑油亮的肌肉,往床上一趟,說道:“來吧,速戰速決,老子還要洗澡去上晚自習呢!”

“不急,先等會兒。”王浩開始脫鞋。

“我操,你他媽又要玩那一套!”嚴力一看到王浩開始脫鞋,就罵道,“夠了沒啊!”

王浩在嚴力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回罵道:“你管老子!躺好了!”

王浩鞋子一脫,寢室裡頓時瀰漫著一股腳臭味。但是在場的兩個人都沒有說什麼,反而有些期待。

王浩穿著一雙黑色船襪,訓練了兩個小時,早就濕透了,散發着體育生特有的腳臭。他把腳一伸,放在嚴力面前。嚴力心領神會,抓住那只大臭腳就舔起來。

“誰他媽讓你隔着襪子舔了!”王浩一腳踩在嚴力臉上,“把老子襪子脫了,套你狗鸡巴上,再舔!”

“操,逼事真多!”

嚴力罵了一句,把王浩的襪子脫了,然後站起來,一把拉下自己的短褲。

王浩一看就冷笑起來,嚴力褲襠裡早就濕了,碩大的鸡巴硬得根鐵棍似的,一翹一翹往外冒着淫水,包皮都包不住。

“嫌麻煩你他媽別硬啊!”王浩看著自己的襪子套在那根健壯的鸡巴上,“每次聞到老子腳味就硬得什麼似的,有種你他媽別舔!”

嚴力理直氣壯地一挺鸡巴,叫道:“老子就舔了!”

“老子就不給你舔!”王浩伸出腳,總腳趾夾住那根比自己還粗壯的大鸡巴,“今天就給你擼管,其他的別想!”

兩個大男生小孩兒鬥氣一般來回著,隨着王浩在嚴力鸡巴上那幾下套弄,腳下的襪子已經徹底濕透了,混合著腳汗和淫水的味道,讓王浩和嚴力都興奮極了,嚴力的呼吸明顯粗壯起來,皮膚也開始發紅。

“想不想舔老子的腳啊?”王浩開始誘惑他。

“想!”嚴力聞着那股男人的腳味,臉上已經潮紅一片。

“想就說點好聽的!”

嚴力想了想,說道:“浩哥,我想舔你的腳!”

“你他媽這是求人的態度?”王浩用腳趾狠狠地夾了一下嚴力套在襪子裡的鸡巴,讓這個健壯的體育男生渾身一抖。

嚴力“啪”的一下跪了下來,上半身跪得筆直,喊道:“浩哥,求你讓我舔你的腳!”

“老子腳這麼臭,你想舔?”

“我就喜歡腳味!”

“媽的,真賤!”王浩一腳踩在嚴力鸡巴上,另一隻腳伸到他嘴邊,“雙手背在後面,給老子舔爽了!”

嚴力嗤笑說道:“哪回沒給你舔爽?”

說完,就含住王浩的腳趾,舌尖在趾縫間來回掃弄,將上面酸臭帶鹹味的腳汗舔乾淨。

“日,真鸡巴舒服!訓一天了就等着你給老子爽爽,比按摩還舒服。”王浩一邊感受着腳趾在嚴力嘴裡的濕熱溫暖,一邊用還穿著球鞋的那只腳踩着嚴力的胯下。

球鞋的鞋底當然比鸡巴要硬,嚴力被踩了一會兒就喊道:“受不了了!”

套在襪子裡的鸡巴早就淫水流得到處都是,把襪子浸得更濕,散發着腳汗和淫水混合的雄性腥味更是極大的刺激,嚴力乾脆一把扯下襪子,丟在一邊。

王浩一腳踩在他的腹肌上,罵道:“哪個準你把襪子取下來了!”

嚴力吐出嘴裡的大腳,氣喘吁吁地回答:“浩哥,受不了了,就這麼踩吧!隔着襪子太鸡巴折騰人了!”

王浩就罵道:“媽的,你就這麼賤!”

嚴力呼哧呼哧喘着氣,做了個鬼臉。王浩看到後更加來勁,狠狠踩在那根份量十足的雄性生殖器上,將它踩到貼著地面摩擦。

“啊……好爽……浩哥你的腳真他媽的棒!”

“狗日的還話多!老子踩爛你的狗鸡巴!”

 

 

 

王浩壓住那突出包皮束縛的龜頭,碾在地上,用鞋底感受着面前這個高大帥氣的隊友鸡巴的硬度。踩了幾下,又玩出了新花樣,繞過了龜頭,而是踩住那柔軟陰囊裡的兩顆睪丸。”

“狗日的卵子還不小,長這麼大的卵子有什麼用,老子給你踩爆!”王浩嘴裡罵著,其實不敢下死力,萬一真把他踩出個好歹來,教練不滅了自己,隊裡那些性格火爆的混蛋們肯定弄死自己。

“啊……踩我鸡巴……踩龜頭……把我卵子踩爆……使勁……”

嚴力的鸡巴被王浩的大腳踩着,早就爽得忘乎所以,嘴裡含着王浩的每一根腳趾瘋狂吮吸,手也開始揪住自己的乳頭搓揉。

“操,受不了了!”

王浩一把拉起嚴力,將他翻了個身。嚴力肌肉飽滿的臀部就翹了起來,正對著王浩。王浩哪還忍得住,一把拉下訓練短褲,就把硬挺的大屌直直朝那臀肌縫隙間插去。

“媽的,急個鸡巴!”

嚴力被王浩一插,根本沒進去,一下急了,趕忙雙手掰開臀肌,露出中間的屁眼來。王浩也不是第一回看到嚴力的屁眼了,但是每次都覺得真他媽性感,不多不少的黑毛,還有那抓着健壯臀肌的雙手。就是這雙手,骨節粗大,手指也很長,每次在籃球賽裡搶到不少分。而現在這雙抓球的有力雙手正抓着自己的屁股,將屁眼掰開!

“要不要潤滑?”王浩問。

“潤滑個屁!趕緊插進來!”

兩人這麼一通激烈活動,都是汗如雨下。王浩見嚴力屁眼周圍早就被汗水浸過,也勉強算潤滑過了,便長槍一挺,直直插進去。

“喔……”

王浩呻吟一聲,不說別的,嚴力屁眼裡實在是太緊太熱了,女人根本不能比,更何況,這樣雄健的身體被操着,比操女人有滿足感多了。看著自己雄壯的大屌沒入那樣緊窄的地方,王浩還是感覺很神奇,就算做過了好多次也一樣。

雙方都適應了彼此的大小之後,王浩就開始衝刺了。

“啊……啊……啊……”

睪丸撞擊在嚴力臀肌上的啪啪聲混合著兩人的呻吟喘息,在寢室裡來回縈繞,還好現在寢室裡的人都去教室準備上晚自習了,不然肯定忍不住加入進來。別的不說,兩具健壯性感的身體在寢室裡做這種事,是個人都忍不住。

王浩每次都深深捅到底,扒出來的時候,剩一截龜頭在嚴力屁眼裡,然後再連着帶出來的鮮紅嫩肉一起狠狠頂進去。來來回回操了二十分鐘,王浩當然是爽得不行,嚴力也漸漸的感覺到小腹裡面彷彿有灼熱的氣流在亂竄。

“力哥你屁眼真鸡巴緊!爽死了!”

王浩原本是後入式操着嚴力,操得高興了,乾脆一把將嚴力抱起來,像小孩把尿一樣,就這麼抱到了寢室陽台上。寢室就在二樓,下面要是有人抬頭,就能看到,對兩人來說刺激極了。王浩將嚴力肌肉飽滿的雙腿分開,架在寢室陽台的圍欄上,然後兩人對著外面,繼續狂操起來。

“力哥你裡面……好熱……好多水……舒服死我了……”

王浩舔着嚴力的耳朵,灼熱的呼吸噴在耳朵上,讓嚴力咬起牙齒來。

啊!啊!老子被男人操屁眼的樣子都被看光了!

這個念頭在嚴力腦子裡來迴轉動,讓他興奮到了極點。被踩得滿是灰土的鸡巴高高翹起,直指自己的臉,淫水流到了腹肌上,而屁眼隨着王浩鸡巴的抽插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要多淫蕩有多淫蕩。

又操了十來分鐘,嚴力覺得自己的屁眼都麻了,而小腹深處一陣熱流,瞬間衝上腦子。他腦子一片空白,然後就是鸡巴的猛烈噴發。

一股接一股的白漿噴出,落在胸肌腹肌上,最遠的一道打在了他的下巴上。

老子被操射了!

“力哥你被操射了,怎麼樣,爽不爽?”王浩一邊在他耳邊說話,一邊故意挺了挺腰,“要不要我射在你屁眼裡?”

“爽……個鸡巴!就你那根小牙籤,想讓老子爽?”嚴力伸手比了個中指,“老子要是操你,讓你爽一百倍!”

“操!嘴巴比鸡巴還硬!”

王浩知道嚴力一貫狂傲嘴硬,不和他扯皮,而是拿出實際行動,一下又一下狠狠頂着他屁眼深處,讓抱著的這具健壯身體上下挺動。

“操爛你……把腳分開點……對,讓對面能看到你的鸡巴和屁眼……日,真他媽緊,老子這個星期的濃精全都給你!”

王浩抬頭低吼一聲,脖子上青筋暴起,腹肌一陣抽動,將積攢了一週的精液全部注入嚴力屁眼裡。

“日,射在裡面又要弄出來!”

嚴力掙開王浩的臂膀跳下來,捂着屁股就往廁所裡跑。王浩跟着趕進去,就看到嚴力蹲在廁坑上,右手從背後伸到屁股,正一下一下摳挖着屁眼裡的精液,而他自己胸肌腹肌上還掛着自己的精液,連下巴上都有。

嚴力摳出最後一坨精液,隨手甩在地上,王浩就說:“轉過來讓我看看。”

嚴力轉過身,王浩就把腳伸了過去,大腳趾朝那合不攏的屁眼裡插去。由於被他操開,又有精液潤滑,噗嗤一下就進去了。

“力哥,你的屁眼在吸我的腳趾耶!”

“滾!拿出去!”

王浩依言把腳趾抽了出來,上面沾着黃色和白色的粘稠濃漿,散發着莫名的氣味,不好聞,卻也不令人反感。他壞笑着把腳伸在嚴力面前晃了晃,什麼都不說,意思卻很清楚。

嚴力有些不耐煩,但還是張嘴把王浩腳趾含進嘴裡,把上面粘液都舔乾淨了才吐出來,自顧自去洗澡。

溫熱的水氣中,兩個健壯的身軀若隱若現,摻雜着某人的無賴打鬧。

“力哥,明天再讓我操一回吧?”

“滾你媽的,這個星期你的份額沒了,等下周!”

“力哥……”

“滾!

 

【二】

晚上的寢室裡,已經洗澡的男生要麼無所事事的躺在床上,或者在陽台上抽菸打鬧。

嚴力做完教練吩咐的事,洗完澡從浴室出來,穿著一條籃球短褲,露出肌肉結實的身體。

“別說,力哥身材好啊,走來走去不怕人看。”

睡在嚴力上鋪的賴寧說道,他比嚴力瘦,個子高高的,平時也玩得來。

嚴力聽了,壞笑着做了個健美動作,說道:“老子練體育就是給人看的!”

寢室裡一大幫男生就起鬨,都過來摸嚴力肌肉。嚴力也不反抗,反而是雙手抱在腦後,讓他們摸自己的精壯身體,從胸肌腹肌到大腿手臂,每一寸都被人摸過了,當然,大家還是有些謹慎的,沒有往他籃球褲裡伸手。

“操,這胸肌,比有些女人奶子還大!”

“那你以後別摸女人的奶子了,摸力哥胸肌就行。”

一幫半大小子好奇而興奮的觀賞觸碰着嚴力的身體,嚴力也不反對,不如說,他相當自豪和滿足。

這才叫男人!

摸着摸着,嚴力的雞巴就勃起了,男生們起鬨更加厲害。

同寢室的趙陽就故意說道:“身材好有什麼用,聽說肌肉男的雞巴都很小!”

其實都一個寢室這麼久,大家的身體也都彼此見識過了,嚴力這樣從來沒什麼羞澀的體育生更是被人裡上下看了個遍,“尺寸大小”怎樣,大家也都有數。趙陽這麼說,就是為了激他。

嚴力果然露出一個鄙視的壞笑,雙手比了中指,將腰胯朝前一挺,說道:“老子雞巴會小?”

說完,將籃球短褲往下一扒,裡面什麼都沒穿,腹肌下方的黑毛叢中,一根粗軟的大屌垂下來。嚴力還嫌不夠明顯,將腰身晃了晃,那根雞巴立刻甩起來,確實粗大。

“誰知道硬起來是不是也是一個長度,搞不好是死雞巴一根!”

這句話一出,男生們就是一陣哄笑。這句話也沒錯,雖然彼此的雞巴什麼樣都看過了,可是多少還是有些羞澀,不至於真的挺起一根硬屌來回走動。

嚴力卻較真起來,握住那粗軟的雞巴甩了甩說道:“老子弄硬了,敢不敢比!”

男生起鬨越發激烈,有比較精明的立刻把寢室門鎖上,不讓“肥水”外流。

嚴力環視一週,壞笑着開始捋動自己的雞巴,這個年紀的體育生性慾旺盛,用不了幾下,那根雞巴就高高翹起,大砲一般,龜頭露出了包皮。

賴寧仗着和嚴力關係最好,也最玩得開,從上鋪一躍而下,伸手握住那根大砲,只能剛好握住。

“真他媽大!”

賴寧驚嘆了一聲,感受着手底下灼熱飽滿的觸感。

嚴力得意的笑了一下,被自己兄弟這麼承認,他感到很爽。

但是賴寧有些小心思起來了,畢竟身為男人,自己的生殖器官不如兄弟的大,是件很丟份的事情。在這樣莫名的心思下,他乾脆抓住嚴力兩顆沉甸甸的睪丸搓揉起來。

“喔……”嚴力呻吟一聲,卻沒有阻止。

近距離接觸同性生殖器的機會比接觸異性的機會還要少,男生們興趣來了,見嚴力也不反對,紛紛湊上去,揉捏着嚴力的雞巴。

“力哥,你雞巴怎麼這麼大啊?”

“老子天生的,怎麼樣,服不服?”

“是不是體育生都這麼大啊?”

“有一些大小也很普通的。”

“力哥……”

“力哥……”

嚴力回答不及,乾脆將雙手抱在了腦後,讓室友們用最直接的方式去感受自己的身體。這讓他感到自豪和滿足,這麼棒的身體,就該拿來讓人稱讚羡慕!

玩着玩着,嚴力的雞巴反應越來越強烈,馬眼微微張開,開始往外冒淫水。

“操,弄了老子一手!”

賴寧第一反應就是把手上的淫水甩掉,但是鬼使神差的,他伸手把那透明粘液摸在了嚴力臉上,連嘴角都有蹭到。

賴寧這個動作做完才覺得不妥,有點擔心嚴力發火,可是嚴力沒有任何惱怒的意思,反而壞笑着,伸出舌頭將那一點黏在嘴角的淫水舔去。

賴寧還沒回過神來,就聽到趙陽一聲驚呼:“力哥你屁股裡是什麼東西?”

這句話一下子炸了鍋,嚴力反而很淡定,說道:“是教練讓我做的‘額外訓練’。”

說完,轉身彎下腰去,雙手掰開臀肌。

男生們看到,長着一些雜亂毛髮的股縫間,在那緊閉的屁眼裡,有個黑色的東西,像是塑料的。

“擦!力哥你屁眼裡塞着肛塞?”

這個年齡的男生們看的毛片多,馬上有人猜到是什麼東西,只是覺得驚訝,像嚴力這麼健壯暴烈的男生會在自己屁眼裡塞上肛塞。

“看看看看!我日,真的能塞進去啊?”

嚴力見室友們好奇心都被勾起來了,乾脆背靠着牆坐了下來,將雙腿抱住分開,露出屁眼來。這樣一個健壯的體育生做出這種動作,男生們心裡有些怪異的刺激感覺,卻又有些模糊。

“嗯……啊……”

嚴力深吸一口氣,小腹的肌肉猛然收緊,肛門肌肉也蠕動起來。男生們湊過去,想看清楚男人屁眼的張合。那窄小的出口裡探出一截黑色塑料,上面有些扭曲的紋路,慢慢的往外面滑出來。

嚴力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起來,然後腦袋後仰,喉嚨裡發出一聲低吼。與之同時,緩慢張開的屁眼突然整個被撐開,裡面的東西被撐得直接噴了出來,落在地上。

那是一根塑料做成的假雞巴,長度和粗細都很可觀,不知道嚴力那看起來不怎麼大的屁眼是怎麼容納得下的。

“媽的,看清楚了吧?”

嚴力還在喘着粗氣,一下子把肛塞噴出來,對他來說有些吃力,而屁眼仍然張開着,露出裡面的鮮紅腸肉來。

賴寧第一個蹲下去,伸手把指頭伸進了嚴力的屁眼裡,摳挖了一下,就壞笑道:“力哥你屁眼裡和女人的屄一樣。”

“操,賴雞巴你瘋了,髒死了!”

趙陽一臉嫌棄,但是忍不住看賴寧的手指在裡面摳挖。

“力哥的屁眼能塞進這麼大的肛塞,也能放進真的雞巴吧?”

嚴力瞪起眼睛,罵道:“媽的,別想啊!教練知道了不弄死我!”

“切,”賴寧眼睛一轉,“那別的地方呢?”

“別的地方……”嚴力撓撓頭,“好像沒說過。”

賴寧立刻扒下內褲,將雞巴對準嚴力,壞笑着說道:“那,力哥,幫我舔一下雞巴好不好?”

“媽逼,這麼小還讓老子舔!”

其實賴寧的雞巴也不小,而且因為他高瘦的體型,看起來比實際還要長一些。嚴力雖然是抱怨,還是張嘴把那根有些反應的雞巴含了進去。

“含緊了!”賴寧長舒一口氣,被嚴力嘴巴含住舔吮的感覺真他媽棒極了!

嚴力的舌頭靈巧地從賴寧的龜頭上掃過,圍繞着冠狀溝來回打轉,時不時還用牙齒輕輕咬咬包皮,讓羅鵬爽翻了,才剛過了幾分鐘,賴寧就忍不住,射在了嚴力嘴裡。

“操,這麼快,賴雞巴你早泄?”嚴力喉頭翻滾了一下,將賴寧的精液都吞了進去。

“操你,是你嘴巴太爽了!”賴寧面子上抹不開,瞪起眼睛,“你他媽才早泄呢!”

賴寧和嚴力在這裡鬥嘴,其他的男生也忍不住了,親眼看到一個體育生給同性口交,感覺比看A片還刺激,褲襠裡的雞巴早就一根根挺了起來。

“我也要!”

“別和老子搶!”

“媽的!”

……

 

等嚴力給寢室裡七個大男生口交完,時間也過去了蠻久,一個個大小夥子在嚴力嘴裡射完精,都心滿意足的躺回床上,只有賴寧還在摸着嚴力的身體。

“操,被你們一弄,老子也想打一槍了。”

嚴力抱怨一聲,握住了自己的粗壯雞巴,開始捋動,而另一隻手則是揪住乳頭搓揉着。

“力哥我來幫你。”賴寧畢竟第一個射在了嚴力嘴裡,作為兄弟來說還是很有感覺的。

“那你就用那個東西插我屁眼吧。”

賴寧撿起地上的假雞巴,見上面的粘液都幹了,說道:“不用潤滑劑嗎?我看著A片裡都要這個啊。”

“那你就舔舔啊,”嚴力故意擠眉弄眼道,“不敢啊?”

“操,哪個不敢了!”

賴寧嘴上硬撐,實際上心裡還是髮毛的,又看到嚴力挑釁的壞笑,心一橫就把假雞巴插進了嘴裡。

出奇的是,沒有什麼讓他噁心想吐的味道,只是有種怪怪的鹹味,賴寧胡亂的舔了幾口,就把那根假雞巴舔得油光發亮。

“屁眼要不要舔?”說完這句話,賴寧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又怕弄疼嚴力。

“哥們兒屁眼還不是你想舔就舔的。”

賴寧就低下頭,伸出舌頭往嚴力緊壯的臀肌中間伸去。舌尖在那小穴口舔過,引起微微的蠕動,和肛塞上的味道差不多,只是濃一些。

舌尖感受着那排泄器官的微小褶皺,賴寧小腹又一陣火熱,剛剛射過精的雞巴有些抬頭。

“臥槽,賴雞巴在舔力哥屁眼!”

“你媽逼,老子舔舔兄弟的屁眼怎麼了!”賴寧回罵道。

男生們不說話了,津津有味地看著這一幕精采的現實版毛片,而且是自己的兄弟們正在幹的事,更加增添了許多刺激。

“舔深一點……啊……賴雞巴你舌頭也不賴啊!”嚴力腦袋後仰,那雙長跑練就的健壯長腿乾脆架在了羅鵬肩膀上,享受着自己哥們兒的服務。

賴寧見舔得差不多了,嚴力的屁眼已經張開一個小洞,就把假雞巴抵在屁眼上,往裡面一插到底。

“我操!賴雞巴你下手輕點!”嚴力一聲呻吟,雞巴跳了幾跳,把一條淫水滴在腹肌上。

“操你媽,逼事真多!”賴寧吐了口唾沫,抓住那根假雞巴,往外緩緩抽出一截,再慢慢頂進去,來回多次以後,嚴力受不了了。

“啊……啊……要射了!”

嚴力性感的胸肌已經鼓起,結實的雙臂快速抽動起來,沒多久,一股濃漿噴射而出,射到了賴寧臉上。

“日,射老子一臉!”

賴寧把臉上的精液抹下來,見嚴力嘿嘿壞笑,乾脆抹在他胸口。

“我日,力哥你被舔屁眼那麼爽?”趙陽早就看呆了。

“爽啊!”嚴力嘿嘿一笑,“要不要試試?”

“操,老子才不要被男人玩屁眼。”趙陽咕噥。

“你不來就讓開!”賴寧一把推開趙陽,“力哥,老子剛才可是舔了你屁眼,不給哥們兒舔一下?”

嚴力二話不說,直接拉開賴寧的雙腿,毫不客氣地往賴寧臀縫間啃去。賴寧嚇了一跳,心想這雞巴混蛋怎麼和狗似的,但是馬上,從屁眼傳來的不是被咬的疼痛,而是被舌尖上下左右來回舔吮,甚至繞着肛門打圈,還探進去轉動。

“我操……啊……力哥你真他媽會舔……舒服……”

“賴雞巴你屁眼好鹹,”嚴力壞笑着說,“是不是拉屎沒拉乾淨。”

“操你,那叫男人味!”賴寧臉上一紅,像他這樣的直男確實不怎麼注意肛門的清潔,經常是沒洗到。

就在這時,熄燈時間到了,寢室突然一黑,一大幫看熱鬧的大小夥子都罵起來,卻只能各自回到各自的床上。

“日,正爽呢。”賴寧嘟噥了一聲,鬱悶地爬上床,突然又來了個主意。

嚴力把假雞巴塞回屁眼,剛爬到床上躺下,就看到賴寧把腦袋從上鋪探下來,壞笑道:“力哥,我想撒尿。”

“去唄,和我說幹什麼。”

“我想尿你嘴裡。”

“操,得寸進尺了啊!”

“你他媽就說幹不幹吧!”賴寧也知道這個要求有些過了,但是很奇妙的,他覺得兄弟不會拒絶他,於是又補了一句,“大不了下回老子讓你撒!”

一陣窸窸窣窣,嚴力爬到賴寧床沿,說道:“快點!老子明天早起體訓呢!”

賴寧興奮極了,立刻爬起來,跪在床邊上,對準嚴力的臉,一把扯下內褲,將雞巴伸到嚴力臉前。

嚴力含住那半硬的雞巴,然後就是一震熱流噴湧,射進自己口腔深處。他大口大口吞嚥着咸騷的尿水,但還是有一些順着喉嚨流到了胸肌上。

“呼……”嚴力喝完賴寧噴出的尿水,長舒了一口氣,然後摸了摸胸口的液體,“媽的,又要摸黑去洗!”

賴寧嘿嘿一笑,出於某種感覺,低下頭來在嚴力臉上親了一下。

“日你媽,你幹嘛?”

“謝你的。”

“滾蛋!”

忍無可忍的趙陽坐起來,罵了一句:“我日,早知道老子就不去廁所了!”

黑暗裡兩人同時罵出一句:“你媽逼做夢!”

 

【三】

嚴力是體訓隊專用的泄欲對象,這件事在體訓隊裡是個人人知道的事情,但是對外,只有最親近的幾個才清楚,比如羅鵬。而嚴力也不是一開始就這樣,而是經過了一次不同尋常的體檢。

體育生的體檢其實不是很少見的事情,但是這回體檢,教練特地從一週前就開始交代,誰要是敢違背要求,就讓他吃不了兜着走,因此,體育生們還是很在意的。

一個星期不准許手淫或者打炮,體檢前一天的訓練也停了,而且不能進食,對於性慾和食慾旺盛的體育生們來說有點難熬。

到了體檢那天,幾個人來到空教室,醫生和教練還沒有來,一幫大男生開始聊天。

“力哥,你多久沒和你媳婦兒開房了?”

嚴力一臉鬱悶地回道:“媽的,她不是老子媳婦兒,就玩玩而已,早分了,老子已經兩週沒做了!”

幾個玩得好的就壞笑着去摸他褲襠,嚴力也不躲避,而是把褲襠拉開,讓兄弟們看裡面的東西。

“玩什麼呢!嚴力你又鬧是吧?”教練一走進來,就看到嚴力挺着鸡巴給人摸,“是不是擼炮了?”

“沒有教練,”嚴力平時性格火爆,但是在教練面前還是很收斂的,“沒敢。”

旁邊的男生們就偷笑。

“笑個鸡巴蛋!”教練一瞪眼,體育生們都老實了,“醫生怎麼說,你們就怎麼做,老子還有事情,不陪你們一幫逼小子在這兒,別給老子出亂子!”

說完,又轉身和穿白大褂的年輕男人說:“這幫逼小子就是欠操練,李醫生,就交給你了啊,你放心,哪個敢搗亂,告訴我,回頭我整不死他!”

“聽到了沒有!”

“知道了,教練!”體育生們齊聲吼道。

教練一走,體育生們就開始嬉皮笑臉起來,繞着醫生,看他拿出許多瓶瓶罐罐和儀器。

“醫生,這是要檢查什麼啊?”

嚴力嬉皮笑臉湊過去,換來醫生一句:“指檢,生殖器。”

體育生們開始咋呼。

“什麼是指檢啊?”

“就是把手指插進你……哈哈哈哈!”

“操,別說得那麼噁心!”

醫生弄完了消毒準備,轉過身來,說道:“誰先來?”

體育生們都沒答話,誰也不想被人捅進屁股。

醫生早就知道這樣的情況,隨手指了指嚴力說道:“就你了,把褲子脫了。”

“啊?”嚴力有點後悔先前嘴快。

“力哥你是不是萎了?”

“操!你他媽才萎了!”

嚴力沖說話的哥們兒一瞪眼,乾脆俐落的把褲子往下一扒,還嫌不過癮,乾脆把上衣也脫了,赤條條站在空教室裡,對著一幫子體訓隊兄弟豎起中指。

“過來站好,雙臂平舉。”

嚴力依言站好,醫生就開始摸他的鸡巴,時不時捏捏睪丸,摸了幾下,嚴力就尷尬地有了反應,鸡巴開始一點點勃起。隊友開始發笑起鬨,嚴力只能做個發狠的表情。

醫生剝開嚴力的包皮,嚴力低頭一看,自己的龜頭異常濕潤,上面有一些淡黃色的粘液,散發着年輕雄性的腥臊。他也是放得開的人,乾脆不再想辦法平息體內的慾望,任由鸡巴完全勃起。

“過來趴下,四肢撐起來。”

嚴力挺着鸡巴走過去,中途還朝兄弟們甩甩硬挺的鸡巴,然後在拼起來的課桌上趴好。與其說是趴着,不如說是跪着,體育生飽滿健壯的臀部就正對著醫生。

醫生帶好手套,在嚴力屁眼上抹了些酒精,又在手指上塗了液體石蠟,就往他屁眼裡塞去。

被酒精冰得一涼的屁眼微微張合,然後就是冰涼的觸感,嚴力感覺到,醫生的手指在自己屁眼周圍來回按壓,感覺有些羞恥,可是挺舒服的。

按了一會兒,嚴力覺得屁眼都被揉鬆了,“噗”的一聲,醫生的手指插了進去。突然被插入,嚴力原本勃起的鸡巴迅速軟了下去,體育生們聽到那聲屁響,又看到嚴力鸡巴軟了,笑得東倒西歪。

“力哥,你鸡巴怎麼軟了?”

“是不是陽痿啊?哈哈哈哈哈!”

嚴力臉上掛不住,只能瞪起眼睛:“媽逼,笑什麼笑,沒放過屁啊!等老子完了……嘶!”

醫生正在嚴力肛門內摸索,嚴力倒吸一口氣的聲音讓醫生停了一下,然後問他:“怎麼了?”

“沒,沒什麼。”

嚴力嘴上說沒什麼,可是剛才醫生似乎按到哪裡,他小腹就是一陣酸脹,卻不難受,反而有點憋得慌。

操,這感覺,怎麼那麼彆扭……

不等他感嘆完,醫生又在裡面一陣摸索,嚴力這次感受得清晰多了,渾身一緊,連肛門都收緊起來,將醫生的手指夾住。

“力哥你怎麼了,是不是很舒服啊,哈哈哈哈!”

“舒服你一臉!老子是疼的!”

偏在這時候,醫生問道:“是舒服還是難受?”

嚴力張了張嘴,醫生露出在口罩外的眉毛眼睛皺了起來,換上了嚴肅的語氣:“同學,體檢要求完全真實的報告,你想好了再說!”

“不難受……”

“那到底舒不舒服?”

“舒、舒服……”

這丟份兒的回答一出來,體育生們就是一陣哄笑,偏偏醫生還繼續提問。

“是怎樣的感覺?形容一下。”

嚴力彆扭了一下,就乾脆放開,大大咧咧地回答道:“就是這裡有些酸脹,好像有什麼要出來一樣。”

“哪裡?”

“這裡。”嚴力指了指濃密陰毛上方的某個部位。

醫生按了按,然後在嚴力肛門裡繼續摸索,再次按了下去。

這回嚴力就感覺更加強烈,一股暖流從小腹流向睪丸,然後,原本垂軟下去的鸡巴就挺了起來,而且一種溫熱的感覺瀰漫著,讓他臉上騰地燒了起來。

“哦哦哦,硬了!”

“不愧是力哥!”

醫生小聲問道:“是這裡?”

嚴力點點頭。

醫生的手指繼續按壓着肛門內的那個部位,沒按一次,嚴力的鸡巴就挺一次,體訓隊的兄弟們早就笑得不行,紛紛圍過來近距離觀看。

嚴力阻止不了,只是那奇異的感覺好像一把火,燒得他鸡巴發燙。慢慢的,他的鸡巴眼兒開始往外冒水。

“操,力哥流水了!”

“真的啊,怎麼搞的?沒有碰他鸡巴啊?”

“多久沒射了啊,流這麼多!”

“不是說兩星期嗎?”

隊友兼兄弟們的對話在耳邊繚繞,被人指檢抽插着屁眼,卻在眾目睽睽下勃起了,這種新奇刺激又混合著羞恥的體驗讓嚴力開始真正變得興奮,呼吸也急促起來,鸡巴更是止不住的流水,在課桌上沁了一大片。

“好了,下一個。”

醫生用酒精洗了洗手套,下一個檢查的是王浩。嚴力硬着鸡巴,在兄弟們的哄笑聲裡迅速起身,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醫生手指的感覺還留在屁眼裡揮之不去,一時竟讓他有些恍惚。

王浩一脫鞋,屋子裡頓時充滿了濃郁的腳臭味。

“操!好臭!”

“浩哥你個鸡巴腳這麼臭!”

王浩嘿嘿一笑:“昨晚沒有換襪子。”

一群隊友就損他,嚴力聞着那味道,其實平時也不是聞少了,他自己的腳就很臭,而且體育生訓練完都他媽一個樣,腳臭襪子臭,褲襠裡騷。要說平時聞慣了的味道,這時候聞起來卻有些讓他更加恍惚,似乎那味道讓他有些迷戀。

操,老子聞這逼的腳味會興奮成這樣?

轉頭看去,王浩站在課桌前,醫生正在摸他的鸡巴。

嚴力走過去,壞笑一聲:“浩哥,把你襪子給我!”

“日,你要老子襪子幹啥?”

“別他媽廢話,給老子先!”

王浩咕噥了一聲,把腳上的襪子脫下來,做了個投籃的動作拋出去,嚴力接住襪子,隨便套上內褲,說了句“我去廁所”,就往廁所裡去。

這時候廁所裡沒人,都還在上早自習,嚴力努力忽略掉廁所裡的臭味,找到靠裡的隔間蹲了下來。

從褲兜裡掏出王浩的襪子,嚴力的鼻子一下子被那股體育生的腳臭味塞滿了。他對這味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那是男生們在體育場上光着膀子,穿著跑鞋,頂着烈日揮灑汗水之後的味道,那是雄性的味道,也是他們的驕傲。

嚴力把鼻子埋在襪子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胯下還沒有軟下去的鸡巴硬得鐵棍似的。

“啊……操死你、操死你……腳這麼臭……老子的鸡巴操死你……操……”

嚴力一邊聞着襪子的臭味,一邊把內褲褪到了膝蓋,握住高挺的鸡巴,快速捋動着。

這樣性慾旺盛,性能力也強的體育生,爽爽左十多分鐘算是基本,如果用平常的方法,在廁所裡呆的時間久了,搞不好會被人發現。

操,要是老子被人發現用浩哥的襪子爽爽左,不丟臉死!

這時候,他又想起醫生手指的觸感來了。

猶豫了一下,嚴力就放開了,反正是爽爽左想爽一爽,自己插自己屁股也不是什麼大事。

這渾身肌肉的體育生在淫水流得一塌糊塗的鸡巴眼兒上一抹,想想又覺得不夠,乾脆把手指含進嘴裡舔濕,然後伸到背後捅了進去。

“哦……”

 

屁眼被撐開的感覺是從未有過的刺激,嚴力不管背後牆壁上濺滿的尿漬,靠上去彎下腰,一隻手抓着充血的鸡巴捋動,一隻手狠狠插着自己的屁眼,插了幾分鐘,已經能伸進中指的兩個指節,包裹着碩大睪丸的陰囊垂在大張的雙腿之間,隨着手臂的動作而晃動,汗水順着渾身肌肉的溝壑滴落,散發着油亮的光。

“哦……哦,要射了……啊!啊!啊!”

終於,頂不住射精的慾望,嚴力屁股一緊,緊緊地吸住手指,尿道口大張,一股接一股粘稠熾熱的精液噴了出來,落在自己的胸肌和腹肌上。由於太長時間沒有發洩,精液已經粘稠得像豆腐腦一樣,掛在他飽滿的肌肉上。

“呼,真鸡巴爽!”

隨手抹掉身上的精液,又聞了聞那濃厚的雄性味道,嚴力握住還硬挺着的鸡巴,朝廁坑裡“滋”的一聲噴出一道尿柱。撒完尿抖了抖鸡巴,這才回去。

檢查完的王浩靠在桌子上等他回來,也沒穿衣服。見到嚴力,一把攬住他的肩膀,奸笑道:“拿老子襪子幹嘛去了?”

“爽爽左……操!”

嚴力避開王浩朝他鸡巴伸過來的手,目光看向王浩也勃起的鸡巴,壞笑道:“你的狗鸡巴也硬了。”

“老子等你回來再去!”_

王浩搶過自己的襪子,忽然回頭問了一句:“真的那麼爽啊?”

嚴力臉上的壞笑越發明朗起來,卻不招人討厭:“試試不就知道了!”

 

【四】

訓練完的田徑場上,太陽即將落下,只剩下了兩個身影,一個是嚴力,一個是教練。

“教練,什麼事啊?”

嚴力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加量訓練,他渾身都被汗水浸透了,田徑短褲緊緊裹在腰胯上,顯出鸡巴和屁股的形狀。

“和你說的這個事很重要,”教練一反常態,眉毛皺起來,“找你也是避開了那幫小子。”

“說吧教練,只要我做得到的,都行!”嚴力捶捶胸口,厚實的胸肌被砸得微微凹陷下去,又馬上彈起。

“這件事有關體訓隊的成績,所以很重要,”教練皺眉看著面前這個年輕卻發育充分的肌肉小子,“而體育成績除了平時訓練一環之外,還有一個就是性慾的控制。”

說到這裡,教練有些猶豫,似乎難以啟齒。

“操,教練,有什麼你就說,咱都當你是大哥,有什麼不能說的!”

或許是嚴力這句話起了些作用,教練咳了一聲,然後繼續說。

“老子知道你們這幫逼崽子管不住鸡巴,一天下來滿褲襠的騷味,就想著操屄,但是能接受你們的女生也不多,主要還是爽爽左。”

嚴力知道教練說的是對的,他們這樣的體育生,學習成績普遍不太好,雖然身材好,但是也少有特別有錢的那種,再加上性慾上來了什麼都不顧,的確不是什麼好的戀愛對象。

“老子也知道你們有些人去大保健,”教練說到這裡,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他媽的也不怕得病!”

嚴力嘿嘿一笑,有點不好意思,這種事他也幹過。幾個玩得好的體育生勾肩搭背,仗着略顯年少的健壯軀體和褲襠裡勃發的慾望,跑到洗腳城洗他們訓練完的大臭腳,洗着洗着就摸到了鸡巴上,然後呻吟或者低吼着在洗腳妹手裡噴發出濃厚的雄精。

“為了控制這種現象,我和李醫生商量後決定,選出一個人來解決體訓隊的性慾問題。”

“怎麼解決?”

“就是和隊友打炮,口交,操屁眼之類的。”

“選我?”嚴力愣了一下。

教練點點頭。

“根據李醫生體檢的情況來看,你最合適。”

見嚴力臉色有些尷尬和疑惑,教練補充道:“也不是誰都行的,這是我和李醫生商量調查之後的結果。而且你不用擔心,只有體訓隊裡面才這樣,平時訓練的時候你們還是哥們兒,不會因為這個發生什麼變化。”

“首先,要有人承擔這個任務,就必須在時間上和體訓時間不衝突,並且隨時都能到場,這麼一想就只有體訓隊內部人員,其次,要理解和支持這個任務,不會半途而廢。”

說到這裡,教練嚴肅地看著嚴力的眼睛,問道:“你喜歡體育嗎?願意為它付出一切嗎?”

嚴力一愣神,想起每天在烈日下光着膀子奔跑,和兄弟們勾肩搭背,盡情揮灑着汗水,發出刺耳粗獷的大笑,堅定地點了點頭。

“那為什麼我最合適?”

“這個,李醫生說,首先是身體素質,身材不用說,你小子鸡巴在隊裡也算數一數二,”說到這裡,教練看了一眼嚴力濕透的褲襠,嚴力壞笑一下,抓了抓褲襠裡的鸡巴,換來教練一記爆慄,“而且,你在隊裡比較玩得開,和大家關係不錯,李醫生說,這樣大家比較容易接受。而且你性格傲氣,容易引發同性的征服慾望。

教練說了這麼一番話,嚴力只覺得心頭一陣興奮,自己要承擔這麼重要的任務,雖然很辛苦,但是卻很值得!

“這是犧牲,更是奉獻!你願意承擔這個任務嗎?”

“教練,老子幹了!”

“很好,”教練拍拍嚴力的肩膀,“那晚自習你到五樓的廁所來,我和李醫生在裡面等你,有些東西還要進一步檢查,老師那邊我幫你請假,你先去吃飯去吧。”

半個小時後,嚴力出現在了五樓,連衣服都沒換,就穿著訓練時候的運動背心和短褲,結實的胳膊和雙腿都裸露在外,散發着運動後的汗味。

五樓的廁所水上不去,所以是空置狀態,這時候也不擔心有人過來。

李醫生和教練都在裡面,嚴力說了句“教練好,李醫生好”,李醫生點點頭,捏了捏嚴力結實的胳膊,對教練說:“真是個不錯的苗子。”

嚴力呲牙一樂,捶了捶胸肌,發出砰砰的聲響,說道:“那是,咱隊裡就我最牛逼!”

“就你逼事最多!”教練瞪了嚴力一眼。

“那好,你同意先前教練和你說的嗎?”

“有什麼不同意的,都是兄弟!”

“很好,”李醫生讚許地看了嚴力一眼,“去那邊檯子上躺着,有些東西還要檢測一下。哦,對了,衣服脫了。”

嚴力三下五除二脫得精光,甩了甩鸡巴,露出一身精赤的腱子肉躺了下去,只是脫鞋和襪子的時候,味道真的很大,他也覺得不好意思,撓頭嘿嘿一笑,又穿了回去。

李醫生沒有在意這一點,只是對他說道:“抱住你的雙腿,然後拉開。”

嚴力依言照做,把長跑的兩條健壯大腿抱住分開,這麼一來,不僅鸡巴給人看了個清清楚楚,連屁眼都暴露出來。不一會兒,一個冰涼的東西開始按壓他的屁眼,並且試着往裡面頂。

嚴力有些不適應,但是想到那天李醫生的手指在自己屁眼裡按下去的感覺,主動收緊腹肌,將屁眼放鬆。

“什麼感覺?”李醫生一邊按壓着,一邊問。

“有點痛……有點脹……啊!”

嚴力一聲低吼,腹肌驟然收緊,把李醫生的手指夾住。

“現在呢?”

“啊……酸酸的,有點麻,熱……”

嚴力仰起頭一看,自己的鸡巴有些勃起的跡象,想要掩飾一下,畢竟教練在,被看到勃起多少有點彆扭。

可是李醫生的手指似乎帶著魔力,幾次按壓下去,嚴力就感到小腹的酸脹慢慢擴散,鸡巴開始流淫水,不斷喘息呻吟起來。

“呼……啊……”

“媽的,叫成個鸡巴樣!”教練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往嚴力胸肌上擰了一把。

“嘿嘿,教練,真他媽爽!”嚴力呲牙一笑,“要不試試?”

“試你媽逼!”教練笑罵道,“老子待會兒還有活幹!”

正好,李醫生抽出手指清潔乾淨。

嚴力極了:“我操,李醫生,這就不幹了?!”

他委屈地看了看自己雙腿間高翹的鸡巴,正一股一股往外冒淫水。

“接下來是實際體驗,”李醫生笑了起來,“我和你教練商量後決定,還是教練來,畢竟比較熟悉,也容易接受。”

“臥槽!教練?”

教練雖然瞪着眼睛,可是嚴力這樣相處久了的還是發現,教練耳朵紅了。

可是嚴力剛剛覺得好笑,心裡一下子又糾結起來。體訓隊裡沒什麼秘密,大家都一幫大老爺們兒,誰的鸡巴沒看過?每天訓練完後,教練撒尿的時候,一幫大小夥子趁着教練不能動,跑過去圍觀。教練扒下籃球褲,卡在飽滿健壯的臀肌上,把鸡巴從內褲的束縛力掏出來,一根黑粗的軟鸡巴啪地甩出,引起體育生們怪叫和起鬨。

教練也不在意,反而是任由他們看。“滋”的一聲,粗黃的尿柱從鸡巴眼兒裡噴出來,射在廁坑裡,濺得到處都是,帶著熱氣的騷味一下就充斥了整個廁所,一群光着膀子的體育生就起鬨,還有膽子大的伸手去摸教練鸡巴。教練瞪着眼,乾脆放開了讓這群逼崽子摸,讓他們看看什麼是發育成熟的男人生殖器!摸着摸着,就開始感嘆教練一身腱子肉,黝黑油亮,散發着雄性的魅力:飽滿的胸肌撐起衣服,還能看到上面凸起的乳頭,結實的胳膊下,濃密的腋毛從籃球背心裡冒出來,還滴着汗。汗水一直往下流,把教練的籃球短褲打濕一截,鬆鬆垮垮的貼在腰肌上,健壯的大長腿上都是剛硬的腿毛,連那雙踩在籃球鞋裡的大腳都是那麼陽剛帥氣!

這才是爺們兒的身體!夠壯!夠性感!

教練一泡尿拉得久,每次都要一分鐘才能撒完,完事後抖抖鸡巴,再收回去,周圍一幫逼崽子們臉上滿是滿足,為能夠看到教練這麼陽剛的雄性排泄的場面而讚歎。

教練偶爾也使壞,故意甩動鸡巴,先前手賤去摸教練鸡巴的被尿了一手,一邊呸着,一邊壞笑着往身邊的哥們兒身上抹。

教練的鸡巴,又黑又粗,往外噴射男人的濁液,力度驚人。被這樣一根大水管子捅進屁眼,他媽的不得疼死啊!

教練看出嚴力大的猶豫,一腳踩在嚴力腦袋邊上,揉了揉褲襠裡的一大包,斜眼看下來:“不敢?”

嚴力聞着教練籃球鞋裡冒出來的濃郁腳味,也被勾得蠢蠢欲動,臉上現出一個痞笑。”

“操,誰他媽不敢了!教練你今天要不操死我,老子跟你姓!”

被教練這麼剛健硬朗的霸氣男爺們兒操,也不虧!

教練見嚴力抖狠,也起了興頭,一把將上衣甩了,然後脫下籃球短褲,裡面沒有穿內褲,鸡巴垂在濃密的陰毛裡晃來晃去。

嚴力看著教練的身體,這健壯的雄性軀體他看了不止一兩回,次次都被折服!那飽滿厚實的胸肌,還有八塊腹肌上,一條毛髮一直連到小腹,健壯的雙腿間粗大的鸡巴,都那麼讓人敬佩!

搞體育的都是信奉先做再說,教練直接握住了嚴力兩塊臀肌,把臉湊到中間,開始舔那毛髮叢生的屁眼。”

“哦……”嚴力怪叫一聲,“教練和女人做的時候是不是也會舔屄啊?”

“你個逼崽子,老子和女人打炮的時候還沒你呢!”教練罵了一句,用舌尖舔吮着嚴力的屁眼褶皺,“你小子屁眼比女人的屄還咸,操!”

嚴力嘿嘿一笑,享受着平時威嚴的教練在自己屁眼上來回舔弄,將雙腿掰得更開了些。

“媽的,教練你真會舔,屁眼舒服死了,對,進去點……”

教練雖然是第一回和男人做,但是他這麼爺們兒的貨色,早就不知道打了多少炮了,對怎麼舔舔哪裡熟得不能再熟,舌尖在嚴力屁眼繞了一會兒,就往屁眼裡面探去。

“哦……爽……哈……”

嚴力呻吟起來,鸡巴的淫水在腹肌上流成了一灘,教練見差不多火候到了,離開他的屁股,把胯下硬起來的大水管子朝那微微張開的屁眼裡捅過去。

被那大龜頭一撞,嚴力本能的夾緊括約肌,教練一下竟然沒操進去。

“媽的,你個屁眼真鸡巴緊,老子都他媽進不去!”教練罵了一聲,伸出兩根手指,同時插進嚴力屁眼裡,反方向用力掰開,“放鬆點!”

嚴力渾身肌肉都繃緊起來,脖子上青筋畢露。雖然疼,還是對教練露出一個挑釁的笑。

被硬掰開的屁眼裡,鮮紅的嫩肉蠕動着,教練再罵一聲,將龜頭抵住嚴力屁眼,舔了舔嘴唇。

“進來了啊?疼你就叫!”

“操,老子叫一聲就是沒卵子的孬種!”嚴力豎起中指。

“你小子自找的!”

粗長的鸡巴毫不費力的捅了進去,嚴力渾身一緊,然會放鬆下來,朝教練咧嘴一笑:“沒感覺!”

“媽的,嘴硬!”

教練虎吼一聲,將嚴力穿著籃球鞋的雙腳放在肩膀上,狠狠挺刺起來,碩大的睪丸撞在嚴力臀肌上,啪啪聲響不絶,每一下都深深插進嚴力屁眼深處。”

“怎麼樣?”

“還是沒感覺!”

嚴力嘴硬,其實教練每一下撞擊,都讓他屁眼疼痛得裂開一樣,在疼的同時,卻又被那飽滿粗壯的感覺把屁眼塞得滿滿的,說不出的舒服。但是身為男人的面子抹不開。教練也知道這一點,只是他也是個粗獷的男爺們兒,不會稍作退讓,而是在行動上繼續加力,一定要將身下的這個陽剛體育生操服了!

就在這時候,一邊旁觀的李醫生開口問道:“同學,你現在是什麼感覺?說實話,這個是要計入評測結論中的。”

嚴力一邊喘着粗氣,一邊小聲罵了一句髒話,最終還是老老實實回答道:

“呃……教練的鸡巴好大……屁眼都要……呼……操穿了……”

“還有別的感覺嗎?”

“麻……熱……感覺要尿但是尿不出來……”

李醫生點點頭,不再問話。

教練嘿嘿一笑,問道:“是不是被老子操得腿都軟了?”

嚴力毫不示弱地回瞪一眼:“老子還能跑10000!”

這個健壯的體育生牛氣上來了,雙腿纏住教練的腰肌,雙手抱在腦後,叫囂道:“教練,看我做仰臥起坐!”

“媽的,來五十個先!”教練也欣賞這個不屈的健壯男生,這是同性之間對彼此的認同和互相吸引,於是停下動作,等着他做完。

這身結實的肌肉!這根健壯的鸡巴!這是他教出來的學生,和他一樣的有種!

“一,二……”

嚴力抱住後腦勺,一下一下挺起身子。由於沒有着力點,要依靠雙腿夾住教練的腰胯才能挺身,比平時訓練的動作難度大多了。但他一心想要讓教練服了,或許在他內心深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是,他渴望得到教練的認同,證明他比其他體育生更出色!

“四十九……五十!”

嚴力鬆開雙手,躺在水泥台上,渾身幾乎虛脫了,強行進行這樣的動作確實很消耗體力,何況他屁眼裡夾着教練的大鸡巴,每此腹肌收緊,都感覺到那根火熱滾燙的大水管在裡面被自己的腸道包得緊緊的,真他媽刺激!

教練也差不到哪裡去,每次嚴力挺起身子,鸡巴就隨着肌肉的動作緊緊吸住,感覺又緊又熱。

“還來不來?”教練問。

“繼續來!教練你鸡巴都還沒軟,”嚴力拍了拍胸口,胸肌上早就滿是汗水,“說實話,要是隊裡那幫傻逼要幫老子開苞,老子絶對不幹!教練這樣的才行!牛逼!”

在嚴力心裡,要讓自己躺下來掰開屁眼挨操,那必須是比自己更男人、更霸氣的爺們兒!教練這樣的男人,鸡巴大,身材好,又威武霸氣,大家嘴上不說,但是其實都很崇拜教練,也一直把教練當做自己的目標,期望自己能有教練那樣的氣魄和身體。被教練操,不丟人!嚴力心甘情願被教練操,換個人來,他肯定揍死對方。

教練對這種心情理解,當年,他也是那樣,被自己教練的威武氣魄折服,想要成為那樣的男人,現在他終於變成了這樣的爺們兒,被下一代崇拜、模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教練你摸我肌肉!”嚴力喘息着叫道,“用力摸!”

“媽的,逼崽子屁事真鸡巴多!”

教練脫下球鞋,把襪子也脫下,塞到嚴力嘴裡,低聲吼道:“老子要發力了!”

嚴力含着教練的襪子,感受着嘴裡的酸臭腳味,猛點頭。

他媽的,教練的腳味,真鸡巴夠勁兒!

“啊!啊!小逼崽子屁眼真他媽緊!”教練一隻手抓住嚴力兩隻手按住,不讓他摸自己鸡巴,另一隻手在他的胸肌上狠狠搓揉着,掐出紅印來,撞擊在嚴力屁股上的力道也到了最大程度,每一下都帶出一截腸肉,再狠插回去。

嚴力的臀大肌開始顫抖,全身上下都是汗水,後仰的姿勢下,喉結上下翻滾,鸡巴一下一下跳動着,拚命搖頭,連額角的青筋都爆了起來。

“唔……唔……”

教練一把扯出嚴力嘴裡的臭襪子,吼道:“叫什麼叫!”

“要出來了……呃!”

一股接一股濃精猛烈噴發,最遠的射到了嚴力和教練的臉上,至於胸肌腹肌上更是不計其數,白花花一片。

“逼崽子服不服?”教練舔舔嘴唇,罵道,“被老子操射爽不爽?嗯?爽不爽?”

“嘿嘿,教練,老子就服你一個!”嚴力呼哧呼哧喘着粗氣,伸手抹了一把精液,伸到教練嘴裡,“教練,嘗嘗我的精味!”

教練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被嚴力把手指插進了嘴裡,頓時滿嘴的澀味。

“呸!操!你小子找死!”教練瞪起虎眼,但是想到自己也操了這個健壯的體育小子,也就沒真的發火,而是順勢舔乾淨嚴力的手指。

“老子也要射了!”

教練低吼一聲,猛地頂住嚴力的屁股,等再拔出來的時候,嚴力合不上的屁眼裡流出粘稠的白漿。

“我日,教練你精子真鸡巴多。”嚴力抬起頭看著自己屁眼,用手抓住兩瓣臀大肌一擠,剩餘的精液慢慢地往外冒出。

“李醫生,可以了吧?”教練直起身來,光着身子對著李醫生。

“可以了,”李醫生點點頭,“等我確定了他的訓練內容之後,就可以進行訓練了。”

“還不快謝謝李醫生!”教練拍了嚴力屁股一巴掌。

嚴力站起來,朝李醫生敬了個禮,說:“謝謝李醫生!”

李醫生收集完數據之後,就離開了,廁所裡只剩下兩個赤裸的健壯男人,清理着“戰場”。

“別他媽亂動!弄不乾淨!”教練怒吼一聲,掰開嚴力的雙腿,然後貼在臀縫上,張嘴吸住屁眼,把裡面的精液吸出來,不斷發出“滋滋”的聲音。

嚴力嘿嘿一笑,拍了拍自己健壯的臀大肌,感受着教練在自己屁眼上的輕柔動作,提議道:

“教練,下次咱們再做一次吧,我在上面!”

“滾你!”

 

 

 

【五】

“力哥,今天教練要給你特訓啊?是不是你擼多了被教練發現了?”

嚴力伸出中指,朝隊友做了個鄙視的動作,然後不自覺的抓抓屁股。等到弟兄們都各自回了寢室或者去了食堂,嚴力才往體育館裡走去。

體育館的更衣室這時候都沒人,平時一幫子體育生在這裡脫得精光,互相偷襲彼此胯下的鸡巴,然後才穿好訓練服往體育場去。房間通風和照明都不好,一股汗味和腳臭,怎麼都散不了。

嚴力深呼吸一口空氣,感受着兄弟們的腳味和汗臭,想著自己和哥們兒的胡鬧。

自從上次被教練操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星期,李醫生也把訓練的項目給了他,除了肌肉訓練之外,其他的項目也很辛苦,但是不得不說,體育生的身體素質和意志力真他媽不是蓋的,硬是一週之內出了些效果。

今天是教練第一次驗收。

教練還沒來,嚴力做了五十個深蹲,摸了摸屁股,這才滿意地坐下來。

正好,教練走進來,見嚴力已經到了,問道:“今天的任務完成了沒有?”

嚴力拍拍胸脯:“都完成了!”

“你個鸡巴崽子別嘚瑟,”教練當頭就是一個爆慄,“老子先驗收了再說!”

嚴力抓起訓練服聞了一下,然後雙手背在後腰上,等待教練的驗收。

嚴力嘿嘿一笑,露出滿口好看的白牙,把褲子一脫,蹲了下來。這麼一蹲,那根粗軟的鸡巴幾乎垂到地上,嚴力舔舔嘴唇,忽然做了個意想不到的動作。

他把雙手抱在腦後,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低吼一聲。

“啊!”

一個白色的東西從他屁眼裡崩了出來,在地上滾動着,滾到了教練腳邊。

“噗。”

又一個。

“噗。”

再一個。

嚴力抱著腦袋蹲在地上,伸出舌頭喘着粗氣,看起來就像一條渾身肌肉的壯實大狗。

教練撿起地上的東西,那是個乒乓球,上面沾着嚴力的腸液,在更衣室唯一的日光燈管下散發着淫靡的光澤。

“三個?”教練眼睛眯起來,像一頭發怒的豹子,“訓練了一週就他媽能塞三個?你他媽吃屎去了?”

說完,一腳踩在嚴力的胯下。

體育生這幫逼崽子從來就不省心,教練安排下去的任務能完成,但是其他的都是能躲就躲,文化課老師拿他們沒一點辦法,他們只聽教練的,對其他人的命令能應付就應付。訓練的項目是李醫生給的,嚴力這樣桀驁不馴的肌肉猛貨怎麼可能全力以赴。

教練摸出一張紙,摔在嚴力臉上,吼道:“念第五條!”

嚴力拿起那張紙,念道:“五,肛門力度訓練:每天早晨在肛門裡塞入乒乓球進行學習和訓練,晚上睡前取出,數量從一個乒乓球開始,逐漸加塞,最終以五個為標準。”

“聲音大一點!”

“五,肛門力度訓練:每天早晨在肛門裡塞入乒乓球進行學習和訓練,晚上睡前取出,數量從一個乒乓球開始,逐漸加塞,最終以五個為標準!”

“你他媽現在屁眼裡能塞幾個?”

“報告教練,三個!”

“你他媽是不是練體育的?這點鸡巴事做不好!”

教練一腳踹在胸脯上,把這個健碩的體育生踹得差點摔倒,胸前的背心上留下好大一個腳印。”

“今天開始,老子親自訓練你!滾過來趴好!”

嚴力望向教練,滿是汗水的臉上露出一個野性的笑容:這他媽才是他想要的!被教練辱罵著,制定下一項項高難度的任務,逼着他全部完成。每次都要他卯足勁,拼盡全部力量才能完成,結束訓練的時候,渾身肌肉都痠痛,提不起半點勁,褲襠裡的鸡巴卻因為充血越發堅挺,把訓練短褲頂起一個帳篷。他就握住鸡巴,用盡最後一點力氣,瘋狂捋動着,最終噴射得滿身都是。

嚴力興奮地轉過身,把屁股對住教練,教練粗大的手指立刻捅了進來,在屁眼裡一攪:“他媽的怎麼這麼松?”

“操!教練,老子臀大肌這麼發達,怎麼可能松!教練,你看我的!”嚴力說完,不知道哪裡摸出來一根粗火腿腸,剝開包裝紙,就往屁眼裡插去。

“嗯……啊!”

火腿腸被肛門夾住,立刻斷成了兩截,這時候,教練的臉色才好看一點。

“怎麼樣教練?我屁眼緊吧?”見教練怒氣漸漸消了,嚴力才鬆了一口氣,壞笑着拍拍自己的臀大肌,“教練,就這臀大肌,這屁眼,一個字,緊!”

嚴力倒不是吹牛逼,屁眼裡塞着三個乒乓球過了一整天,在強行噴出來後還能夾斷火腿腸的,括約肌確實強勁有力。李醫生的報告裡指出了這一點,這個毛頭肌肉小子的括約肌和身上其他地方的肌肉一樣,緊,有力!

教練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笑罵道:“媽的,訓練你都練屁眼上了吧!”

嚴力嘿嘿一笑,正準備說話,門外就進來另一個人。

來人個子比嚴力矮一些,但身材也是一樣的健壯精猛,大概剛剛踢完足球,穿著足球服,渾身都是汗。見嚴力光着屁股蹲在地上,也一點沒覺得不對,徑直走進來,看見一邊的椅子上放著兩截火腿腸,抓起來就往嘴裡塞。

“媽的,剛踢完球,餓死我了,教練,這玩意兒我吃了啊。”

“陳路你他媽還有力氣踢球?”教練笑罵了一句,“是不是訓練還沒做夠?”

“嘿嘿,運動運動有益身心健康嘛,”陳路嚥下火腿腸,然後覺得味道不對,罵了一句,“我操,這什麼鸡巴味道,壞了吧?”

“哥屁眼裡的味道,喜歡不?”嚴力咧嘴一笑。

“媽的,力哥你真鸡巴噁心!”陳路只當他開玩笑,嘴裡咬着火腿腸,用腳去撩撥嚴力的鸡巴。

“好了,別他媽廢話,今天找你來是有事情!”教練瞪起虎眼,兩個玩鬧的體育生都老實起來,陳路更是三兩口就把火腿腸嚥了下去。

“你先把訓練內容第二條唸給陳路聽!”教練示意嚴力。

嚴力拿起訓練內容,大聲念道:“二,熟悉隊友的一切,包括聲音、氣味、身體等,着重加強對隊友的襪子、內褲等衣物的辨認和適應,可以與第四條結合起來進行訓練!”

“第四條是什麼?”陳路壞笑着問。

“四,口交技術的訓練,包括舔隊友的生殖器、肛門,腳和其他部位。”

“操!這什麼鸡巴訓練?”陳路驚了一下,轉頭看教練。

“陳路把鞋脫了!”教練命令道。

“是!”陳路大聲回答,同時把鞋子甩掉。

體育生就是這樣,就算不解,但是教練的命令,都要一絲不苟的完成!

陳路今天穿著一雙白襪子,只不過,襪子的腳尖位置已經發黃,顯然是很久沒換了。陳路剛脫下鞋子,房間裡就有一股濃郁的腳臭味瀰漫開,但是嚴力不覺得難聞,那是自己兄弟的味道!男人的味道!

嚴力露出一個野性的笑容,把陳路的腳抓住,然後舔了一下發黃的腳尖。

“媽的,既然是力哥你的特訓,就好好聞聞!哥們兒的腳,隨便聞!”陳路抬起大腳,踩在嚴力臉上,淫笑起來,“力哥,我腳夠不夠味兒?”

嚴力臉上被陳路的腳踩着,說不出話來,只是朝陳路豎起中指。

“操,還他媽不服!”

陳路被挑起好勝的心理,非要讓這個狂傲的兄弟服了!熱騰騰的白襪大腳踩在嚴力臉上,腳掌蓋住了嚴力的鼻子和嘴巴,讓他沒法呼吸。

“服不服?”

過了快一分鐘,陳路鬆開腳掌。嚴力臉上赤紅一片,兄弟的腳味讓他窒息,渾身肌肉都冒汗,血管一條條暴起。但是體育生肺活量不是蓋的,稍微喘幾口氣,就又恢復了臉上的痞笑。

“舒服,把老子踩得蠻爽!”嚴力把舌頭伸出來,壞笑着一指胯下,碩大的鸡巴不知道什麼時候勃起了,直直地指着陳路,“還有什麼放馬過來!別他媽讓哥們兒看不起!”

“操,誰他媽準你硬的?教練,這傻逼硬了,老子能玩他不?”

教練有些無奈,說道:“別弄過火!”

陳路轉過身,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來,叫道:“過來!”

嚴力一臉不屑地走過去,在陳路面前蹲了個馬步,挑釁地看著陳路。

“待會兒讓你求老子!”

陳路撂下狠話,把襪子脫了,光腳頂住嚴力的下巴。

“先舔舔!舔舒服了讓你見識一下爸爸的精妙腳法!”

嚴力低頭,壞笑着含住陳路的腳趾,吮吸着那雙球場上來回奔跑的大臭腳。

“我日,真鸡巴舒服,以後踢完球不洗腳了,力哥你幫我舔唄,哈哈!”

陳路舒服地呻吟了一聲,低頭一看,嚴力的鸡巴顫動着,馬眼一點一點往下流着淫水,逐漸在地上流成一灘。

“日了,力哥你鸡巴水這麼多!”陳路用球鞋頂起嚴力的陰囊,“這麼大的卵子裡面全都是騷水!”

陳路興奮的用腳尖磨蹭着嚴力的睪丸,用自己踢球的大腳肆意玩弄着體訓隊兄弟的驕傲,將鞋面上抹上一層淫水。另一隻腳踩在嚴力的胸口,不斷踩着他的飽滿胸肌。

“靠,老子腳法怎麼樣?”

“操你,就你那點力氣,沒吃過飯!”嚴力抓起陳路的襪子含在嘴裡,故意用鸡巴蹭了蹭陳路的腳,淫水流得到處都是。”

“老子還不信了!”

陳路低頭一看,露出一個痞笑。

“操,不是被老子踩爽了,摸你屁眼干鸡巴!不准摸!”

嚴力的手繞到後面,正有一下沒一下摸着自己屁眼,陳路一腳踹開他的手,兇狠地問道:“摳進去沒有?”

嚴力舔舔嘴唇,壞笑道:“想玩爸爸屁眼直說啊!老子準了!”

“操!要你準!”

陳路興奮起來,腳尖頂在嚴力屁眼上,狠狠摩擦着。粗糙的鞋面和柔嫩的屁眼彼此交合,令這個健壯的肌肉體育生仰頭嘶吼起來。

“啊!啊!頂老子屁眼!頂進去!”

“頂你媽逼!想要自己操!”

陳路另一隻腳夾住嚴力粗壯的鸡巴,狠命捋動,腳背上沾滿了嚴力的淫水。

“操!嘗嘗你自己的鸡巴水什麼味兒!”

陳路把腳伸到嚴力嘴裡,嚴力壞壞一笑,品嚐起自己的淫水味道。健壯的屁股被抓球的大手掰開,屁眼來來回回摩擦着陳路的足球戰靴。為了泄欲,這個精猛的肌肉小子,用自己的屁眼狠狠操着兄弟的足球戰靴,發出年輕雄性的低吼。

“啊……老子要射了!”

嚴力低吼一聲,勃起的粗壯鸡巴猛烈跳動起來,每跳一下,就有一股精液噴射而出,落在陳路足球短褲的褲襠處。

“日了!力哥,你他媽全射老子鸡巴上了!”

嚴力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撓撓頭,蹲下來,把陳路短褲上的精液全部舔乾淨。舔着舔着,陳路忽然把褲子一扒,褲襠裡憋了好久的鸡巴彈出來,甩在嚴力臉上,發出“啪”的一聲。

“操!”嚴力罵了一句,抹去甩在臉上的淫水。

“力哥,給我舔舔唄。”

“求爸爸啊!”嚴力痞笑。

陳路怒了:“求你媽逼,老子踢一場球憋了這麼久了!”

嚴力不逗他了,張嘴吸住陳路的鸡巴,一會兒舔舔龜頭,一會兒舔舔尿眼,連睪丸都沒漏過。

“哦……舒服……力哥你真會吸……啊!”

陳路堅持了十幾分鐘,射了嚴力一嘴。

這幫體育生就是這樣,性慾起來了,互相把咸腥的生殖器放到對方嘴裡,呻吟嘶吼着釋放自己的雄精。而對方也樂意吸着兄弟的鸡巴,品嚐着兄弟們在訓練場上訓練後的男人汗味,把兄弟射出的濃稠精液都吞下去,那是對兄弟的認可。

“教練,你也硬了。”嚴力嚥下陳路的精液,偏頭看向教練的褲襠,只見前段濕了好大一塊,還在不斷往下沁。

“操,誰讓你叫得那麼爽!”教練瞪了陳路一眼,把鞋子一脫,“給老子也舔舔!”

“嘿嘿,遵命,教練!”

昏暗的更衣室裡,第二波戰鬥開始

【六】

週日的籃球場上,本來應該沒有任何人,可是現在,圍着一個籃球架,站了十多個男生。

“嘿嘿,力哥,你這樣好性感啊!”

染着茶色頭髮的高大男生捏了捏嚴力的胸肌,壞笑着打量這個田徑隊的體育生。

“老子還有更性感的,要不要看?”嚴力伸出舌頭喘氣,臉上始終掛着痞痞的笑容。

只不過現在,他的雙手抱在腦後,雙腳張開,呈現一個大字,站在籃球架下,周圍的十幾個男生,都是高高大大,穿著籃球服,帶著戲謔的笑容看著他。

“哈哈,你們體訓隊的人是不是真的可以隨便和你玩?”高大健壯的男生湊過來壞笑道,“那力哥你屁眼不是被他們操鬆了?”

“哈,怎麼可能,”嚴力不屑地豎了個中指,“就那幫傻逼的小鸡巴,都塞不滿老子的屁眼,想操松老子,做夢!”

說完,還拍了拍緊壯的臀大肌。

“我檢查看看,”男生壞笑着,把手伸向嚴力的嘴巴,“先舔舔,省得老子手指插不進去。”

誰知嚴力淫笑道:“老子屁眼現在濕的,用不着潤滑!”

男生罵了一聲“操”,從嚴力後腰插進褲腰,然後就是叫起來:“我日,他媽的褲襠裡濕得一逼!”

嚴力不屑的笑笑,他從早上開始,得知教練的訓練任務後,就興奮得不行。屁眼裡早就淫汁氾濫,褲襠裡應該是一塌糊塗。

姜鵬伸手,插進嚴力屁眼,立刻被緊緊吸住,拔不出來。姜鵬也是個較勁的性子,當即

  • Like 1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免费安卓VPN💋稳定⚡️快🆓免费 👉👉👉点这里下载 ⏬⏬⏬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Restore formatting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hare

×
×
  • Create New...